"字而有灵,是因为你的爱,给了你的作品生命。"



[漫威]:盾铁主,ALL铁
[星际迷航]:AOS spirk
[碟中谍]:EBenji only
[NARUTO]:SasuKaka

[Pindams] 《Stella》 02

☆、02

 

*

 

连着打了好几个哈欠,Chris困得连眼睛都有点睁不开了。此消彼长的疲累感和浓浓的倦意不断地侵袭着他的大脑和四肢,他的脚像灌了铅一般,拉扯着他轻飘飘的身体,每迈一步都是东倒西歪。Patrick有点不放心这位新朋友,这个时间点缆车早已经停止运营,路上车辆稀少,徒步回到镇子里至少得一个半小时。他看着Chris半眯着眼睛一脚深一脚浅地往楼梯口走,最后还是叹了口气,在Chris失足踏空从楼梯上跌下去之前拉住了他的胳膊。

Chris迷迷瞪瞪地转过身,有些不明所以地望着Patrick。他的眼睛在微暗的光里呈现出一种比平日里更为深沉的蓝,半睁半闭,睫毛细细密密地颤抖着。Patrick有些发愣,万籁俱寂的夜里,他仿佛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一声一声,一下一下,敲击着他的胸膛和耳膜。他沉溺在那一方深海之中,水藻交横,捆住他的手脚,却有一只细幼的蝴蝶在擂鼓般的心跳声中破茧而出,轻轻振翅。

他的手向下滑了滑,捏住了Chris的手腕。

Chris歪头,好像想说些什么,却被一个突然的哈欠堵了回去。

Patrick看着他张开嘴巴皱着鼻子的模样,分明不算好看,落在他眼里却有几分可爱。Chris见抓着他的人莫名其妙勾了勾嘴角露出个笑脸来,有些迷茫地使劲眨了眨眼睛。方才眼底泛上来的水雾都被逼到了眼角,化作了一滴泪,欲坠未坠。

Patrick着魔似的伸出手去,温热的指尖轻轻抹过Chris的眼角。Chris被他这个意料之外的动作惊得往后退了一小步,脚下一空,整个人就往后仰了过去。

抓着他手腕的Patrick一个没防备,差点被Chris扯着一起栽下楼梯。好在他关键时刻稳住了脚下,硬是力挽狂澜地将Chris拽了回来。Patrick这一把拽得有点狠,Chris困得迷迷糊糊没什么力气,像一根软了的面条似的倒在了他身上,硬生生将Patrick压得坐倒在了地上。

这一下总算让Chris清醒过来了,他连忙爬起来,手忙脚乱地想扶起Patrick。Patrick呲牙咧嘴地摇了摇头,这下摔得够狠,尾椎骨撞在地板上,疼得他连出声的力气都没了。

“你没事吧?”Chris俯下身,带着几分愧疚地望着Patrick。他有些不知所措,想打电话叫救护车来,摸出兜里的手机却发现没电了。就在Chris六神无主像个无头苍蝇一样乱转的时候,Patrick终于熬过了那一阵。他长长呼出一口气,哑着嗓子回了一声:“Chris,我没事,你现在可以扶我起来了。”

Chris闻声,连忙又拉又拽地将Patrick扶到了那张折叠床上。见他蹲在床边很是关切地望着自己,Patrick不好意思揉受伤的地方,只得咬着牙慢慢挪动身体,确认骨头没有出问题。

Chris是个身高超过一米八体型匀称的成年男性,Patrick很怕他这一扑把自己扑成尾椎骨裂。好在人体的骨头没有那么脆弱,依Patrick为观星多年野外奔走积累的急救经验,他明天起床屁股应该会很痛,但尾椎骨是完好的,已经算是万幸了。

“我没事,真的没事。”Patrick对着Chris笑了笑,他原本想留Chris在这里过夜的,但是现在看来好像有点不太方便了。

Chris对Patrick的伤势很是不放心,不过Patrick一再向他保证自己明天一定活蹦乱跳,Chris也不好多说什么。临走前,Chris向Patrick保证明天一定还会来看他。两人约定了见面的时间后,Chris披着月色向镇子的方向走去。

夜里的气温比白天低了不少,Chris只穿了一件单薄的格子衬衫,一出门就被冻得打了个哆嗦。他抬头看了看头顶漆黑的天幕,星星点点的光温柔地散布其上。在今天之前,Chris从未对离他如此遥远的星空有过什么浓厚的兴趣。如今只要一看见那些一闪一闪的小东西,便不可避免地想起了方才Patrick为他拭泪的那个动作。

一触即离。

可那短短一瞬产生的感觉,却好像在Chris的大脑里生了根。即便现在冷得手脚冰凉,却总觉得眼角那一块皮肤上还残留着Patrick温热的体温。

Chris回到旅店时已经是深夜,中途又下了一场小雨。他浑身湿漉漉地钻进房间,洗了个热水澡还是觉得不舒坦,扁桃体似乎在隐隐作痛,显然是要发炎的前兆。他又折腾了半天,翻出行李箱里的药吃了,才把自己裹进被子里沉沉睡去。

这一觉一直睡到第二天十一点,日上三竿,Chris才昏昏沉沉地醒了过来。他嗓子又干又疼,几乎发不出声音。浑身上下的力气仿佛被昨天夜里那场突如其来的雨抽干了,Chris挣扎了半天穿上衣服,叫了客房服务。

约好的中午十二点一起吃午饭,等Chris拦到车赶到山下的缆车站时却已经快到了应该吃晚饭的时间。天文台毕竟不比旅馆,Chris也没指望着Patrick能在那里等他一天。他拎着打包好的食物坐着缆车上山时,其实已经做好了Patrick不在的准备了。

顺着那个旋转楼梯爬上二楼,Chris一抬眼便看见Patrick坐在一张折叠椅上对着他挥了挥手。Patrick嘴唇周围有一圈新长出来的胡茬,头发乱糟糟地翘着,手里捧着一本看封面就很深奥复杂的天文学书。

“抱歉,我来晚了。”Chris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他迈上最后一级台阶,举起手里的东西,“我带了汉堡给你,不过可能有点凉了。”

Patrick听出了他嗓音中的暗哑,再加上Chris脸上带着淡淡的不正常的潮红。他很快便联想到昨夜的气温和那一场雨,心里立刻有了猜测。

“感冒了?”Patrick让出了椅子,Chris把汉堡递给他,同时有些不舒服地皱着眉头点了点头。

“大概是昨天淋了雨吧,早上起来有点发烧,所以才来晚了。”Chris舔了舔有点发干的嘴唇,“我以为你早就回去了。”

“我就住在这,回哪去?”Patrick咬了一口汉堡,口齿不清地回了一句。他方才抱着的那本书现在就扔在距离Chris不到一臂距离的折叠床上,Chris征得他的同意后拿了过来,随手翻阅了起来。

书里除了插图之外的东西Chris都看不大懂,他本科是学英文的,和天文完全不挂钩。Patrick也看出来他就是看个热闹,于是三两口解决了那个汉堡,收拾了一下折叠床后问Chris:“要不要休息一会儿?”

Chris是有点不太舒服,刚退下去的烧似乎隐隐有卷土重来之势。Patrick倒了一杯水给他,他吞了两片药后听话地闭上了眼睛。

耳边有Patrick翻书的轻微响动,这声音像是有催眠作用一般,Chris听着听着竟然真的睡了过去。等他再睁开眼睛时,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完全全暗了下来。

Patrick端着一碗乱七八糟的炖菜走到床前,Chris坐在那张吱嘎作响的折叠床上狼吞虎咽地吃完了它。炖菜虽然卖相欠佳,但是味道很是不错,Chris忍不住开口称赞了两句Patrick的厨艺。

Patrick倒是不以为然地耸耸肩:“这是我唯一会做的东西,学了十几年才勉强可以入口。”

Chris吃饱喝足伸了个懒腰,望向屋顶上的那个“裂缝”。他扭过头去问在一旁准备洗碗的Patrick,“今天可以看星星吗?”

Patrick听到他的声音,抬起头来看着他。其实今天的天色不是很好,不适宜观星。不过望着那双漂亮的蓝眼睛,那个简单的“No”在舌尖绕了又绕,却还是没能说出来。

“当然可以,我们昨天不是说好的?”Patrick回答道。


希望金主爱我 @雪山狼狗 虽然我已经渣了

评论(9)
热度(3)

© 黑暗中的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