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而有灵,是因为你的爱,给了你的作品生命。"



[漫威]:盾铁主,ALL铁
[星际迷航]:AOS spirk
[碟中谍]:EBenji only
[NARUTO]:SasuKaka

[EBenji] 不算番外的番外-没什么正经名字

正文

**

脑子短路的番外。

**

宿醉的后果是什么?绵软的四肢,剧烈的头痛,还有一个来自多年暗恋对象的早安吻。

Ethan的手指带着晨起跑步时沾染的凉意,力道适中地为Benji揉了揉快要爆炸的太阳穴。Benji还因为那个吻有点发愣,他短暂地失去了关于昨晚的记忆。直到能缓解头痛的魔法手指离开他的皮肤,他才如梦初醒一般,费力地爬了起来。

“Ethan?”Benji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他浑身酸软的厉害,脑子也一片空白,“早上好?”

“早上好。”Ethan看起来心情很好,精神也很好,也许是因为折磨了他们半个月的任务终于完成在即的缘故。Benji没忘记今天上午是他和Luther的主场,不用看表他都知道自己睡过头了。这让技术官多少有点不好意思,他随便抓了抓睡得翘起来的头发,然后准备下床穿衣服。

当着同性的面换衣服在IMF外勤小组是一件很常见的事,没什么值得遮掩和害羞的。不过Benji通常会在这种情况下为自己保留最后的尊严——一条内裤,即便他知道就算他脱光了站在Ethan面前对方也不见得会多看他一眼,但是……没什么但是的,他就是没法光溜溜地站在Ethan面前。

等等。

光溜溜地站在Ethan面前。

Benji把刚伸出去的脚缩回了被子里,他强忍着把自己包裹起来的冲动,开始在房间里寻找他的睡袍。

床上?没有。沙发上?没有。地板上?居然也没有!

技术官瞪圆了眼睛,不可置信地又搜索了一遍。他一边看一边向着另一侧挪了挪屁股,然后尴尬地发现自己居然连内裤都没穿。这不科学,Benji想,他没有裸睡的习惯,所以到底是谁——

一件棉布质地的纯黑色睡袍落在了他肩上,Ethan非常自然地拨开堆在Benji腰间的被子,帮他系好了腰带。看着还在发愣的恋人,Ethan忍不住提醒道:“已经八点半了。”

“啊?哦。”Benji点了点头,手不由自主地拨弄着睡袍的腰带。谢天谢地,早餐服务让Ethan离开了床的周围,他抓紧机会想从行李箱里捞一条内裤冲进洗手间去,却在下床的那一瞬差点跪倒在地毯上。

这太奇怪了。Benji能明显地感觉到他的大腿肌肉在打颤,小腿也好不到哪去。他甚至还从睡袍的缝隙间看到了些青青紫紫的痕迹,所以他昨晚是和谁打架了吗?

Ethan把餐车推到沙发边上就看到Benji瘫坐在地毯上正在翻行李箱,他走过去时对方正扶着床沿努力地想站起来。Ethan顺手捞了他一把,打横抱起还捏着一条灰色内裤的Benji,把他又放回了床上。

“抱歉。”Ethan俯身,唇瓣擦过Benji的额头,“我昨天晚上可能有点……失控。”

Benji眨了眨眼,头疼在这一刻离他远去了。

酒精害人!他崩溃地想,我昨晚居然和Ethan打了一架!不过为什么Ethan看起来这么神采奕奕,而我却丢脸地差点摔倒?

Benji突然不想去洗手间了,他怕在镜子里看到自己鼻青脸肿的样子。

技术官绝望地想把自己埋进被子里闷死,却被超级特工无情地挖了出来。又一次被打横抱起的Benji条件反射地搂上了Ethan的脖子,他凑近Ethan才发现对方露出来的一小块肩膀上有几道不太显眼的抓痕。

说真的这一点都不像打架留下的痕迹,倒像是别的什么让人脸红心跳的事情。Benji为他在喝醉了的情况下也记得以打架为借口在Ethan身上留下暧昧印记而惊讶,不过最让他震惊的还是此时此刻镜子里的自己。

没有想象中的青紫的眼窝,或者被牙齿磕破的嘴唇。他身上只有从脖颈一直延伸到睡袍领口内看不见的地方的吻痕,Benji不顾Ethan在旁,一把掀开了自己的睡袍下摆。

大腿内侧的情况也差不多,甚至还多出了几个牙印。Benji两腿发软,他再没常识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昨晚的记忆终于在他彻底清醒过来后逐一归位,Benji的耳朵很快地烧了起来。他不敢看Ethan,也不敢看镜子里的自己。他现在晕乎乎的像是踩在云朵里踩在棉花上,Ethan就在他背后,环着他的腰,看着他接过挤好牙膏的牙刷。

Benji的手在发抖,幸福感和满足感吞并了所有的情绪,完完全全地主宰了他。这一切就连他最美的梦里都不曾出现过,他飞快地瞥了一眼镜子,Ethan正嘴角带笑地,充满爱意地凝视着他。

刷着牙的Benji用空着的左手拽住了Ethan的T恤下摆,Ethan对此习以为常,只是用嘴唇蹭了蹭他的耳尖作为回应。他们像黏在了一起似的,一分一秒都不愿意分开,就连开会也要手牵手出现。这对于小组内其他组员来说绝对是一种折磨,视觉和精神上双重的折磨。

“这是情侣的特权和自由!”Benji在Luther第七次向他们投来欲言又止的目光时大声说道,“而且我们并没有影响任务进度,我已经黑进那颗该死的卫星了,Luther如果你能少看我们几眼的话你也可以做到。”

Brandt没有对此发表任何看法,他不是技术人员,但是手指也在键盘上敲打个不停。如果Ethan肯放开他的男朋友绕过去看一眼的话,会发现Brandt正在皱着眉头试图说服部长把他调到CIA的内勤组。

“在你无法反抗特权的时候,你能做的只有逃跑。”BY 全小组最有远见的William Brandt。

 

END

评论(14)
热度(122)

© 黑暗中的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