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而有灵,是因为你的爱,给了你的作品生命。"



[漫威]:盾铁主,ALL铁
[星际迷航]:AOS spirk
[碟中谍]:EBenji only
[NARUTO]:SasuKaka

[MI系列/EBenji]Extremely Fortunate/所幸 01

ABO+哨向设定,和原设定不一样的地方都是私设,Mpreg预警

梗来自 @钱能通神  文来自我。

考据来自网络和 @雪山狼狗  实地考察。

被雷到概不负责,更文速度取决于我有没有作业或者论文要交。

**

第一章

 

Benji把笔记本电脑放在了阳台的小茶桌上。桌面上铺着一块米色的桌布,上面还有一盆蔫头蔫脑的花。花的叶子黄了一半,几朵刚冒头的花骨朵干巴巴地勉强挂在细瘦的枝干上,Benji放茶壶的时候不小心碰到其中一朵,它立刻跌落枝头仰面朝天掉进了湿润的泥土里。

“是不是活不了了啊……”Benji自言自语地用手指拨了拨一片发黄的叶子,那片叶子也立刻掉了下来,盖住了那朵花。

年轻的Omega向导挫败地叹了口气,他看着这株面黄肌瘦的植物,不敢相信半个月前它还顶着伦敦深秋的寒意团团簇簇地开了一把。Benji不太擅长照料这种娇贵的植物,养砸了也是意料之中,不过想起自己信誓旦旦的保证他多少有点脸红。

亮着的电脑屏幕右下角弹出了一封新邮件提醒,Benji顺手点了进去。发件人Nancy和那行代表未读的粗体字让他的太阳穴狠狠地跳了两下,他意识到今天是提交申请的最后一天了,但是他依旧没有确定自己毕业典礼观礼的邀请人名单。

他没有什么亲人,Benji的父母已经过世有些年头了,抚养他长大的祖母也在去年夏天离开了他,只剩下远在苏格兰的叔叔,鉴于他们过去相处的并不好,Benji老早就把他从名单上划掉了。他想邀请的朋友自从三月份给他发过一封邮件说自己要消失一阵子后,至今都还是失联的状态。而他的Alpha——或许应该换个称呼,他的男朋友,那个理所应当值得第一张入场券的人,从半个月前离开这间公寓到现在连条短信都没有发给过他。

他们之间唯一的联系只剩下那个微弱的精神链接,除了这个精神链接和衣柜里几件还残留着淡淡的Alpha信息素的T恤外,Benji几乎找不到任何证据能够证明他有个男朋友。这种感觉糟糕透了,他半夜惊醒下意识地想找那个熟悉的怀抱时都会怀疑所有的一切究竟是真的发生过还是他臆想出来的。

电脑叮咚响了一声,Nancy的第二封邮件迫不及待地跳了出来。Benji叹了口气,在回复框内敲下了Ethan Hunt的名字。

他还没想好要怎么跟Ethan交代自己养死了Ethan很喜欢的那盆花,也不知道要怎么向Ethan解释他弄丢了Ethan的杯子和剃须刀,Benji甚至不知道Ethan还记不记得他们的约定——十一月十七号,在谢尔登尼安大剧院,Ethan答应了Benji会来参加他的毕业典礼。

这将会成为Benji至今为止的人生中难得的高光时刻,他希望Ethan能在场见证一切。在他假装随口向Ethan提起这件事时,Ethan正在更换灯泡。公寓里一片漆黑,唯一的光源,一只小小的手电筒被Ethan叼在嘴里对准了灯泡的接口。

“我申请了十一月的毕业典礼。”Benji举着新灯泡仰起头看着站在椅子上的人,他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屏住了呼吸,“十一月十七号,就在牛津,我们可以一起搭火车过去。”

Ethan没有立刻回话,他接过了Benji手中的灯泡把它拧了上去,然后示意Benji开灯试试。Benji想提醒他还没有回答自己刚才的问题又觉得这听起来太过刻意太过期待,只好踩着拖鞋挪到墙边去按下了那个白色的正方形开关。

光线重新填满客厅的角角落落的那一瞬,Benji条件反射地挡住了眼睛。他听见Ethan从椅子上跳下来的声音,然后听到了Ethan向他走来的脚步声。乌木混合着些许茶香的气息包围了他,Benji试着睁开眼睛,暖融融的顶灯光下,Ethan的手搭在他肩上正在冲着他微笑。

“好啊。”Ethan说。Alpha的嗓音一如既往的温柔清澈,他甚至附赠了一个吻当做约定成立的印章。Benji被亲得晕晕乎乎地挂在他身上,他们跌进松软的沙发里,Ethan揽着他的腰。Benji懒懒地趴在Ethan的胸口,一抬眼就能看到他还泛着水光的唇。

Ethan是个过分好看的Alpha哨兵,即便他们初次见面是在一家酒吧后门的暗巷里,Benji也依旧在第一时间注意到了这一点。他当时就靠在距离Benji不到三米的一个大集装箱边上,橙色的路灯光勉勉强强能照得清他的侧脸。Benji因为空气中混乱的Alpha信息素而警惕地抓住了自己的单肩包带子,那双蓝色的圆眼睛带着几分防备的意味,牢牢地盯紧了似乎陷入了麻烦的Alpha。

即将到来的发情期让Benji变得有些迟钝,他往地铁站的方向挪动了几步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躺在那里的Alpha是个少见的且进入了精神神游状态的哨兵。身为向导的Benji明白这对于一个哨兵来说有多危险,但是他不认识这个哨兵也不知道对方能力等级,无论对方长得多好看他都不想给自己惹麻烦。

于是他决定赶紧离开这里,等到了地铁站再打999让警察来处理这个。Benji快步走出了大概五六米远后又慢慢地停下了步子,他的精神体,一只灰蓝色眼睛的短腿猫绕着他的脚走了一圈后抬头对他喵了一声。

“我有预感,这将会是个大麻烦。”Benji叹了口气,转身向着集装箱的方向走了回去。猫咪的动作比他快,乖巧地坐在哨兵身边的空地上看着他。

平安夜前夕酒吧后门的小巷子并不是什么特别适合进入一个陌生哨兵精神图景的地方,Benji本着对Soho区人民负责的想法,费劲地把哨兵架到了出租车上。160磅的成年Alpha对一个临近发情期的Omega来说实在有点难以承受,好在他的小公寓有电梯,不然Benji都不知道他要怎么拖着一个毫无知觉的大男人爬上七楼。

他的短腿猫跟在他们身后走进了卧室,哨兵躺在那张双人床上像个等着被吻醒的王子。Benji当然不会去吻他,这非常失礼而且没什么作用。

向导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在他身边小心翼翼地进入了哨兵的精神图景,短腿猫在发现这是个SS级高阶哨兵时立刻停下了步子。就在Benji绝望地以为他会因为多管闲事而被哨兵的精神图景疯狂攻击时,面前的那扇大门意料之外地为他打开了。

会和初次见面的长得特别好看的哨兵有如此之高的匹配度是Benji完全没想到的,在进入这个陌生的精神图景之前Benji其实犹豫了那么几秒。他多少知道这样做会有什么样的风险,但令他惊讶的是对方的精神图景完全没有排斥他,就连那只精神体白狼都非常温顺地由着短腿猫绕着它兜圈子。

他在一个暴雨夜敲开了那扇没有门牌号的门,屋内的灯光昏暗得如同那条小巷。哨兵一只手撑在门上,有点疑惑地皱眉问他:“邮差?”

Benji摇了摇头,他有点紧张——面对高阶哨兵谁都会紧张,即便他是个高阶向导也不能例外。

“Benjamin Dunn,你可以叫我Benji,我是个向导。”他先礼貌地自报家门,毕竟他们只是陌生人,这个哨兵看起来警惕性很强的样子,可能不会随随便便就跟他走,“我该怎么称呼你?我是说——”

Benji的话被顶在他额头的枪口吓了回去,他僵直了身子一动不动地看着台阶上的哨兵。男人半张脸藏在阴影里,表情神色显而易见的不友好。

“离开这儿或者永远地留在这儿,你不会希望我帮你选的。”

这是Ethan某种意义上来说对他说的第一句话,Benji觉得那一瞬间他的短腿猫的毛可能都炸开了。雨下得越来越大,水没过了他的脚踝,Benji整个人都湿透了。他冻得哆哆嗦嗦的,却还是大着胆子抵着那把枪向前走了一步。

“我不知道你在等谁,但是你等的人不会来了。”他忍耐着爬过脸颊的雨水,努力地让牙齿不再打颤,“听我说,这里不是现实。我不知道你已经在这里待了多久,但是等这场把这里淹没的时候……”Benji尽量睁大眼睛,真诚地看着眼前的哨兵,说:“你会陷入长夜的。”

在他的注视下那把枪慢慢地收了回去,Benji被拽着胳膊拖进了那间屋子。屋里只有一盏瓦数很小的灯泡和一张没有床垫和被褥的单人床,哨兵站在灯下,那双漂亮的眼睛几乎夺走Benji的呼吸。

“Ethan Hunt。”哨兵望着他,“看来我们的匹配度很高。”

“显而易见。”Benji慌忙移开了目光,他没办法和Ethan对视——他猜Ethan能听到他的心跳声,这太让人尴尬了,他一点都不想被Ethan当做什么饥渴的Omega向导。

Ethan因为Benji的小动作笑了起来,他的笑声惹得Benji不能自控地又望向他。年轻的哨兵眉眼弯弯的样子即便是在如此差劲的灯光下都好看得让Benji一愣,等他回过神时Ethan已经搂住了他的腰。

“在匹配度这么高的情况下进入我的精神图景会发生什么,你知道吗?”

Benji还没来得及点头就被揽进一个温暖的怀抱,令他颤栗的寒冷尽数融化成堆积在小腹处的燥热感。屋外的雨终于停了,Ethan的精神图景在离他们远去,Benji闭上眼睛,这个拥抱就在这里戛然而止,在回到现实的那一瞬他只觉得难以呼吸。

***剩余部分善用sy***

无法想象13的信息素的话可以想象一下TF乌木沉香+宝格丽大吉岭茶的味道=-=

评论(18)
热度(49)

© 黑暗中的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