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而有灵,是因为你的爱,给了你的作品生命。"



[漫威]:盾铁主,ALL铁
[星际迷航]:AOS spirk
[碟中谍]:EBenji only
[NARUTO]:SasuKaka

[spirk] I want your love 一发完结

❉ 花吐き病设定。基本设定是暗恋就会吐花,两情相悦时会治愈。本文设定接触到吐出的花也会传染,当然要是没有暗恋的人就没事啦。


**

在Jim第三次摇头拒绝Spock与他共进午餐的邀请后,Spock终于察觉到了Jim的反常。瓦肯人微微皱起眉头,沉默地注视着身着黄色制服的舰长消失在那扇金属制成的门内。他已经有好几天没有听到Jim的声音了,McCoy医官给出的解释是Jim对上次登陆任务中遇见的那一大从透明的花过敏,那些花粉让他的嗓子肿了起来,并暂时剥夺了他的声音。

这听起来很寻常——整个企业号上的船员都知道,他们伟大的舰长James Kirk有一个长长的过敏清单,而且这张列表上的名目还随着五年任务的开展在不断地增加,这让医官McCoy和大副Spock都非常头疼。

失去声音并不是Jim遇见过的最悲惨的过敏症状,正常情况下,只需要几个小时McCoy就能帮他把声音找回来。但眼下已经过去了好几天,Jim依旧不能说话,这让Spock有些担心。他独自在食堂进餐完毕后,踏进了拐角处的高速电梯内,按下了代表医疗港所在的那一层甲板的按钮。电梯停下后,电梯门在Spock身后无声地关上。就在他正欲推门走进医疗港时,意外地听到了阔别几日的熟悉嗓音。

Jim正在和McCoy交谈,他听起来很苦恼:“Spock今天又邀请我和他一起吃饭了。”

“而你只能摇头拒绝他。”McCoy接过话来,“这太残忍了。”

“谁说不是呢。”Jim停顿了一下,他好像被噎到了,“该死的,这一切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Spock没有听到McCoy的回答,他往后撤了一步,转身回到了高速电梯里。一路上他都努力地挺直了本来就已经很挺拔的腰背,神情冷漠地在舰桥巡视了一圈后回到了属于大副的那个舱房。

他没有听到隔壁有动静,Jim大概还在医疗港。Spock换上柔软的黑色瓦肯长袍,命令电脑将室内温度调至令瓦肯人感到舒适的温度后,点起了熏香。

带着故乡气息的熏香并不能像往日一样迅速平静Spock的内心,他坐在毯子上,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Jim欲言又止的为难表情和他刚才与McCoy的对话。Spock钟爱的逻辑告诉他,Jim对他表现出的,正是人类被讨厌之人爱慕时的应有反应。

这个认知令他不可避免地陷入一种叫做痛苦的情绪中,腹腔内跳动着的那颗心脏像是被无形的手用力挤压,Spock的精神世界陷入了短暂地混乱。T’hy’la拒绝与他进行链接的可能性高达百分之九十三点七三,这个数字带来了不合逻辑的恐慌。

Spock生平第一次放弃了冥想,脑海中等待链接的那个缺口随着pon-farr的临近越来越像个黑洞。它无止境地吸收着Spock引以为傲的逻辑和自制力,以至于他对他的舰长——他潜在的链接伴侣,他独一无二的T’hy’la的渴望不受控制地压倒了一切。

他渴望无时无刻都呆在Jim身边,渴望听到他的声音,渴望看到他的笑脸,甚至渴望着他的触碰。那双不大的的手或轻或重地压在Spock的肩膀上,人类的体温透过星舰制服传递给瓦肯人,把那块藏在布料下的皮肤和他的耳尖都煨成了浅浅的绿色。

 

 

Jim站在自己的舱房门口,看着隔壁那扇紧闭的门,轻轻叹了一口气。一朵白色的铃铛状的小花猝不及防地从他的喉咙里冒了出来,Jim立马用手捂住嘴巴,恨不得把那朵不争气的花咬碎在牙齿间。

但他最终还是没有那么做,这并不是因为掌心里的这朵花很可爱——它当然很可爱,像个纯白的小铃铛。但是看在管它什么东西的份上,Jim不可能在连着吐了好几天这玩意的情况下还能对这个小东西有什么好感。

带着点自暴自弃地意味,Jim将花扔进一边的垃圾桶里后迅速甩掉靴子,惆怅地呈大字型躺在床上。他的一只脚悬空在外面,脚尖正对着被白色的小花占领的垃圾桶。

“我恨那丛该死的花!”Jim在心里大声地喊着,他忧郁地蓝眼睛盯着天花板,感觉此刻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Jim现在后悔极了,早知道应该听Spock的话,别用手去摸那丛外星花。现在好了,这个奇特的过敏症状再不消失,他恐怕要成为历史上第一个被花噎死的舰长了。

让Jim无法理解的是,为什么Cupcake也碰了那丛外星花,却半点事都没有。McCoy抽了他一大管血,当时得出的唯一结论就是这症状和过敏无关。但Jim实在无法接受自己每说一句话都要吐出一朵花这个设定,他坚决要求McCoy对外宣称倒霉的舰长在上次登陆任务中又一次不幸的因为过敏失去了声音。

“失去声音总比失去自尊好。”Jim郁闷地说。

刚才在医疗港,McCoy告诉Jim,他这一开口嗓子里就开花的毛病有救了。在Jim因为大喊了一句“Yeah”差点被喉咙里的花卡得背过气去后,McCoy指着PADD屏幕上的一堆字告诉Jim:“除非你和Spock两情相悦,否则你就等着什么时候说梦话被花噎死吧。”

McCoy说这话的时候气得眼睛瞪得老大,Jim在外勤任务中总是管不住自己的手脚,今天终于吃了大亏。那丛可爱也可怕的外星花的花粉携带着一种叫做花吐病的不知道应该算是魔法还是病毒的东西,凡是接触者心中有暗恋的对象,都会陷入Jim当前的境地。而唯一破除“诅咒”的办法,就是一个两情相悦的真爱之吻。

Jim痛苦地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指望他那个永远一本正经的可能根本没有爱这种情绪的大副和他两情相悦,他还不如直接把自己闷死来得更利落。

 

 

 

Spock在他和Jim共用的洗澡间的地板上,发现了一朵几乎和地板融为一体的白色的小花。他俯下身捡起那朵花,捏在指尖看了看,顺手丢进了垃圾桶里。整理好制服的Spock正打算去舰桥值班,就在他开口要求电脑将灯光关闭时,Spock觉得嗓子里痒了一下,吐出了一朵淡绿色的玫瑰。

他看着躺在掌心的那朵花,试着开口发出了一个无意义地单音节。很快地,随着他声带的震动,又一朵花出现在了他的嘴巴里。

Spock决定暂时告假,到医疗港去一趟。

Jim迅速地回复了他的消息,并关心地嘱咐Spock有什么不舒服一定要好好检查一下。Spock将那条消息看了两遍,放下PADD离开了舱房。

McCoy在Spock开口叙述“病情”并且板着脸吐出了五朵绿玫瑰时,简直想用手里的PADD把眼前这个绿血妖精拍晕过去。他恶狠狠地翻出花吐症的资料来塞进Spock的手里,在他阅读完毕后一把抢过PADD,一边语气不善地问他:“是Uhura吗?”

Spock习惯性地想说话,却在看到桌上的绿色花朵后抿起嘴唇,摇了摇头。

“那该死的是谁?”McCoy将PADD砸在桌上,“你也摸了那倒霉的外星花?你们一个两个,到底想干嘛?”

Spock微微歪头,露出个不解的表情。

进入暴躁状态的McCoy围着一边的生物床转了一圈,突然恍然大悟一般转过头来,问Spock:“是Jim吗?”

Spock沉默了几秒,瓦肯人不说谎,他如McCoy所料地点了点头。

“他是我的T’hy’la。”

虽然McCoy不知道那个瓦肯语单词是什么意思,但看在Spock又吐了一朵花的份上,他觉得自己要被那颜色诡异的玫瑰刺瞎了。

他利落地拿起一边的通讯器,呼叫了舰长。谢天谢地,Jim在Spock试图用瓦肯怪力毁了McCoy的新通讯器之前接了起来。

“Bones?”

“该死的,Jim,快闭紧你的嘴巴滚到医疗港来!”McCoy吼道,“Spock正和他吐出的外星玫瑰一起等着你呢!”

 

 

Jim将舰桥交给Scott后,急匆匆地赶来了医疗港。他一推开门,就看到Spock背着手站在不远处,一边的桌上放着几朵花瓣有点微微打卷的绿色的小玫瑰花。

“Jim。”Spock开口,漂亮的玫瑰从他唇间坠落。

“Spock……”Jim简直不敢相信他看到的,白色的小铃铛在地上调皮地滚了两圈,和那朵绿色的玫瑰碰在一起后,安安静静地躺在了一边的地板上,看着吻做一团的大副和舰长。

Jim的手环着Spock的脖子,Spock搂着他的腰。带着湿气的唇瓣轻轻擦Jim的耳朵,Jim听见Spock问他:“你愿意成为我的链接伴侣吗?”

Jim弯了弯唇线,回答道:“乐意之极。”

谢天谢地,这次他们终于谁都没有再吐出花来。

 

END


评论(13)
热度(321)
  1. 墨团子黑暗中的诗 转载了此文字

© 黑暗中的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