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而有灵,是因为你的爱,给了你的作品生命。"



[漫威]:盾铁主,ALL铁
[星际迷航]:AOS spirk
[碟中谍]:EBenji only
[NARUTO]:SasuKaka

[EC]Loveline 01

室友非常不喜欢EC的星际文,为了改变她对这个设定的看法,撸个小短篇给她吃,如果她还是不肯吃也许会坑……

本文为IOS游戏lifeline的AU(情节有改动),同时有非常多的设定参考了Star Trek,我会在全文的最后标出。

Live long and prosper .

阅读愉快?

01

Erik Lehnsherr最近非常倒霉。
先是开学的时候系统故障扣走了他两倍的学费,接着上课时发现不知道是谁黑了学校的选课系统把他的选修课从星舰设计换成了外星生物遗传学。被教务处告知课程安排已经生成课表无法更改,Erik干脆翘掉了这个学期所有的外星生物遗传学,泡在图书馆自学星舰设计。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用脑过度精神恍惚,Erik上周硬生生把一杯滚烫的咖啡泼在了他的PADD上。一个月来的研究成果全都泡了咖啡不说,那个质量不太过关的PADD闪了几下也完全黑屏了。Emma毫无同情心地对Erik表示了嘲笑,结果差点被突然飞起来的叉子戳中眼球。
心情极度郁闷的Erik在学校的超市里买了一桶速食面,花掉了这个星期生活费的最后一个信用点后获得了一张抽奖卡片。他翻看了卡片背面的奖品,一等奖是作为实习科学官登上某艘星舰进行为期一周的深空旅行的机会,二等奖是一台崭新的高端的PADD。
抱着点小小的期待,Erik刮开了那张卡片。他期待自己能够时来运转赢得一台超棒的PADD什么的,却没想到轻轻一划,刮出了一个一等奖。
哦,太棒了,一场深空旅行。Erik兴趣缺缺地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带着泡面和失望的心情离开了超市。
他打算在论坛上出售这个难得的机会,不幸的是这个该死的奖项居然是实名制。Erik除了登上那艘叫做Equinox的测量船外别无选择,好在教授仁慈地批给了他九天的假期,他从太空回来后还能好好睡两天。
他唯一的朋友Emma没有来送他,Erik背着一个只装了一套换洗衣物和三条内裤的包,等待着穿梭机的到来。此时修整一新的USS Equinox号停泊在地球的太空港,等待着她的最后一名船员。
这是Erik第一次进入太空,太空港的等候区和地球上的穿梭机停泊港的等候区除了更大更宽敞明亮一些外没有什么区别。Erik坐在椅子上看着穿着制服的现役星舰船员们来来往往。他偶尔能看到一两个指挥官,但是没有更高级别的人路过他的面前了。
有个黑色长发的红衫朝他走了过来,那个黑皮肤的地球姑娘看了一眼手里的PADD后问Erik:“Lehnsherr学员?”
“是我。”
“我是Equinox号的通讯官Angel Salvadore,Azazel船长让我来接你。”
Anegl的红色套裙裹着她曲线火辣的身体,Erik却一点都提不起兴趣和她调情。他们前往Equinox号的路上,这个负责的通讯官向Erik简单介绍了Equinox号的情况。她是一艘新星级测量舰,负责执行短期或者短程的研究任务。她此次的航程目的地是天仓四,Erik在书上看到过这个星球的图片,他要做的就是在首席科学官Jason的指导下搞定几个无聊的生物实验,除此以外的时间都可以自由安排,在甲板上看星星或者在舱房玩游戏什么的随便他。
高速电梯门打开时,舰桥过亮的灯光差点闪瞎Erik的眼睛。红色皮肤长得有点像外星人的舰长Azazel把他介绍给了舰桥上的成员,并且给了Erik一个新的PADD供他在航行中记录实验数据。
这看起来还不错,虽然那个叫Angel的通讯官要走了Erik的PADD通讯码还给他发些乱七八糟的信息,但Erik在Equinox号进入曲速驶向天仓四后就屏蔽了她倒是也清静。
说到底他还是个在星舰学院读书的学生,那个叫Jason的看起来一点都不友好的科学官禁止他接触一切看起来比较贵的仪器。无事可做的Erik只好呆在自己的舱房玩PADD上自带的游戏,舷窗外是永远漆黑的太空,他不知道现在究竟是地球上的白天还是黑夜。
没有人告诉他从地球到天仓四需要多久,Erik将星球连连看的最高得分又一次刷新后丢开PADD把自己裹进了被子里。他睡得迷迷糊糊地,突然听到舱房里的电脑疯狂地开始尖叫。刺耳的报警声和红色的闪烁的警示灯告诉Erik大事不好了,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偏离了设定好的航线,进入了一个没有被标记过的星区,曲速引擎也熄了火。
电脑提示Erik做好准备,他们已经被脉冲瞄准了。Angel敲响了Erik的门,舰船上载有救生舱,她将带领Erik前往其中的一个。
“救生舱?”Erik一边把PADD和通讯器塞进包里,一边问Angel,“这艘星舰要坠毁了吗?”
Angel苦笑了一下:“说不准呢,以防万一。”
“我的天,我连这是哪里都不知道。如果坠毁了我该怎么办?”
“别担心,救生舱会带着你在最近的星球着陆等待救援。”Angel打开了那个胶囊型的救生舱的舱门,把Erik塞了进去,“星联的SOS通讯频道号码你记得吗?”
Erik点了点头。
“那就好。”红衫的通讯官露出一个微笑,“祝你好运,Lehnsherr学员。”
可惜Angel并不是幸运天使,Erik刚进入救生舱不久就感觉到星舰在震动。那个倒霉的救生舱并没有如Angel所说,脱离Equinox号带着Erik在附近某个适合人类生存的星球上着陆。Erik的脑袋撞到了救生舱里的什么设施,在他昏迷期间,这艘测量船被脉冲劈成了两半。救生舱和Equinox号一起,冒着黑烟坠向了发出脉冲的那颗不知名的星球。
**
Erik是被脚趾的剧痛唤醒的,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还在那个小小的救生舱里。舱内的电脑好像还可以运行,Erik问它:“这里是哪?”
“定位系统已损坏,无法完成指令。”
“该死的。”Erik咒骂了一句,他早知道自己不会那么幸运。从狭小的窗口往外看,入眼都是白色的碎石,没有植物和动物的影子,更别说智慧生命了。Erik不抱希望地再次向电脑发问:“外面的空气怎么样?”
几秒钟后,电脑回复他:“空气主要组成成分为氧气和氮气,其中氧气含量为百分之二十五点一三,可供人类呼吸。”
“不幸中的万幸。”Erik松了口气,他命令电脑:“打开舱门。”
救生舱的舱门发出难听的声音,Erik不得不伸手推了一下才打开。他爬出被救生舱砸出的坑洞,站在地面上向四处望去。
Equinox号的残骸在不远处冒着黑烟,Erik不觉得有人能在这样的情况下幸存。他甚至懒得往冒着黑烟的地方迈步,搞不好会有什么二次爆炸之类的可就完蛋了。他的脚趾疼得要命,Erik靠着救生舱坐在地面上,从包里翻出了他的PADD和通讯器。
PADD上没有这个星球的地图,Erik凭着记忆在通讯器上输入了星联SOS的频道号码,但是回答他的只有干哑的嘶嘶声。这个不知名的星球的天空泛着不正常的绿色,Erik有些不详的预感,也许他会被困死在这里,连尸体都留不下。
救生舱上没有携带信标之类的东西,他唯一的希望都寄托在了通讯器上。Erik被嘶嘶声弄得有些烦躁,他随意在通讯器上按下一组又一组的数字,试图通过其他的频道求援。两次尝试都失败了,Erik一拳砸在地面上,砂砾划破了他的手。
“操!”Erik骂了一句,“老子才不想死在这鸟不生蛋的破地方。”
第三次输入大脑里冒出来的随机数字时,Erik已经开始打算去看看Equinox号里有没有什么吃的了。他估计了一下自己脚趾的伤势,一手拿着通讯器,一手撑着地面准备准备站起来时,一直发出刺耳噪音的通讯器突然发出“滴”的一声。
这是接通的讯号,Erik激动地差点栽倒在地上。他稳住身形,努力地让嗓音不要颤抖,对着通讯器小心翼翼地说了句:“喂喂?这玩意能用了?有谁收到我的消息了吗?”
“我收到了。”
通讯器里传出温和的男声,Erik手一抖,差点把这个小东西掉在了地上。
“谢天谢地,终于联系到人了,我以为我要孤单地死在这儿了。”
“冷静点,我的朋友,你不是一个人。出了什么事?”通讯器另外一端的男人问,“你是谁?”
“我叫Erik Lehnsherr,我搭乘的星舰坠毁在了一个不知名的星球上。”
“Erik Lehnsherr?”男人的声音顿了一下,Erik听到了点击PADD屏幕的声音,“你说的坠毁的那艘星舰,是Equinox号吗?”
“没错。”Erik很意外,“你怎么知道?”
“我当然知道,你的请假条上是这么写的。”
“你也在星舰学院?”
“是的。我是Charles Xavier。”
Erik歪头想了几秒,回答道:“好像有点耳熟。”
“我以为你会说完全没有印象。”自称Charles的男人发出一声轻笑,Erik莫名地因为那个短促的音节心底发痒,像是被谁用羽毛挠了一下。接下来他听到了移动椅子的声音,“好了Lehnsherr学员,你能跟我说说你现在的情况吗?”
“我的救生舱落在了一个满是白色砂砾的戈壁滩上,Equinox号在我的南边冒着黑烟,东北方向有一座长的很奇怪的山峰。”Erik目测了一下自己和残骸还有山峰的距离,“Equinox号离我更近一些,我正打算去那看看,好歹找点吃的。”
“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Charles肯定了Erik的计划,“但是你必须想办法联系附近的巡航舰把你救出去,一个陌生的未开发的星球上总是有不可预知的危险。”
“我巴不得下一秒就有艘星舰把我传送上去,可惜这件事发生的几率跟我面前突然出现一家星巴克差不多大。”Erik朝着黑烟迈开步子,他的脚趾好像不那么痛了,不知道是因为联系到了Charles,还是因为骨头没有受伤,“Charles,我可以这样称呼你吧?顺便一提,你叫我Erik就好。我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里,星联的SOS频道好像把我屏蔽了似的,除了噪音什么都没有。我试了半天,只有你的频道可以接通。所以,如果你没什么要紧事的话,可以陪我聊聊吗?一个人呆在这个破地方挺无聊的。”
“当然可以,我的朋友。”Charles毫不犹豫地答应了Erik的要求,他问Erik,“你能形容一下你现在所在的这个星球的地理环境吗?”
“戈壁滩,白色砂砾,奇怪的山峰,还有绿色的天空和可以呼吸的空气。”
“听起来还不算非常糟糕。”
“这个星球应该在天仓四附近,Equinox号的领航员可能输入了错误的坐标,总之我能看到天仓星正在慢慢地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这可是个了不得的发现,等我把它记下来。”
“希望你能通过这些零零碎碎的信息猜到我在哪。”Erik踢了一脚地上的砂石,“好了,Charles,我想我得先离开一会儿,等我到了Equinox号那儿再联系你。”
“没问题,祝你好运,Erik。”
**
Equinox号看起来糟透了,Erik简单地检查了一下这艘可怜的星舰,暂时没有发现除了他以外还有任何活着的生物。天色已经有些暗了,那股奇怪的孤独感又在心里冒了头。他打开通讯器,重新连接了Charles的频道。还好Charles是个守信的人,他此刻正等在通讯器旁,Erik一接通就听到了他的声音。
“有什么发现吗?”
“完全没有。”Erik用靴子碾着地上的石块,“没有活人,没有信标,什么都没有。”
“食物呢?”
“厨房的门有点难搞,我打算找个东西做杠杆。”Erik搜寻着可以用的金属,他抬了抬手指,一片舱门飞了起来,把自己扭成了Erik需要的东西,“这的气温越来越低了,我得找个地方过夜。你觉得我应该呆在没有门的残骸里,还是去还在冒烟的曲速引擎那试试运气?”
“我建议你先给自己找点吃的,在哪睡觉这个问题,我待会再回答你。”
“没问题。”
Erik说着,合上了通讯器。他用那根金属棍撬开了不知道什么材质做成的厨房的门。虽然里面照旧没有半个活人,但Erik发现了一些可以吃的东西。他把一些放进了自己的背包里,然后坐在地板上开始吃一包难吃的辣椒通心粉。
Charles在半个小时后重新呼叫了Erik,他告诉Erik,曲速引擎是个不错的选择。
“但愿如此,这见鬼的气温是越来越低了。比起被冻死,我更愿意冒着得辐射病的危险找个暖和点的地方。”
“你不会死的,我保证。”
“谢谢你的保证,Charles,你真是个好人。”
Charles听到Erik的话,又发出了那种让Erik有些心痒的笑声。冷得让人牙齿打颤的寒风中,听到他的声音让Erik觉得莫名的温暖。
“好了,我到了。”Erik在引擎边找了个舒坦的地方躺下,看着变成黑色的天空,“晚安Charles,希望明天还能听到你的声音。”
“晚安Erik,我也一样。”

评论(17)
热度(55)

© 黑暗中的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