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而有灵,是因为你的爱,给了你的作品生命。"



[漫威]:盾铁主,ALL铁
[星际迷航]:AOS spirk
[碟中谍]:EBenji only
[NARUTO]:SasuKaka

[MI5][EBenji]三次Benji以为Ethan不喜欢他,一次Ethan吻了他

标题:三次Benji以为Ethan不喜欢他,一次Ethan吻了他

原作:碟中谍5

作者:叫我鲨猹酱

分级:全年龄(G)

警告:无警示内容 

配对:Ethan/Benji(斜线有差)

Notes:这CP真是冷哭,我来贡献点粮食,重度OOC警告。目前我只看了碟中谍5和4、3,一切BUG都请打手别打脸。
老微 @青檬 要吃高冷如玉的伊森聚聚眼神杀班吉聚聚最后杀到床上去,以及拒绝伊森聚聚和其他人有胸部以上和肚脐以下的接触,还要看谍战。我鉴定了一下认为老微同学要求太多,R级及以上部分不予满足。
最后,感谢桥聚 @Bridge  帮我考证Simon聚聚的眼睛颜色——灰蓝,右眼带点棕色。伞具以及狼堡 @雪山狼狗 也热烈地参与了讨论,虽然你们不吃我的安利但还是谢谢哈哈哈~有缘还是希望你们能加入我EBenji产粮的队伍来给我喂点好吃的……女票火速来吃我安利! @Justisa 
以下正文。

 

**
1.

Benji知道自己一紧张就不分场合絮絮叨叨不停说话这一点挺烦人的,可他没办法自我控制。他不抽烟,不酗酒,对毒品或者性之类的东西也没什么兴趣,唯一的爱好就是说话。大概是一个人寂寞久了,Benji觉得自己自言自语的水平越来越高了。在他还在IMF的内勤做技术支持的时候,这点小毛病无伤大雅,就算他在任务的过程中多唠叨几句,耳机另外一端的特工们大多数也只是当做没听到,除了Ethan Hunt。
没错,除了那个IMF的传奇特工Ethan Hunt。
Benji第一次看到轮班表上自己的名字后面写着Ethan Hunt的时候激动的差点跳起来,他为此特意去洗手间重新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那件有点皱巴巴的卡通T恤,即便对方根本看不到他。挺直腰板坐在电脑前,Benji吐掉了他的草莓味口香糖,清了清嗓子,等待着Ethan出现在摄像头的视野中。
屏幕的角落闪出一个人影,Benji狠狠地捏了一下他可怜的鼠标,灰蓝色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Ethan躲过一颗子弹,放倒了那个穿黑西装的大个子后一边沿着墙根前进,一边用手指敲了敲自己的耳机:“Taurus?”
“Eth……啊不对,Scorpio。”Benji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他居然傻乎乎地直呼对方的名字了,“这里是Taurus,向前五十米,你的右手边有扇门,门后面暂时安全。”
Ethan没有回话,他迅速地向Benji说的那扇门移动着。Benji分神看了看右上角的监控录像,那扇门后面本来空荡荡的,但就在Ethan的手扭动门把的时候,拐角处突然出现了两个人。
“小心!”Benji立刻提醒道,“有人有人有人,Scorpio,有人来了!”
“我听到了,不需要重复那么多遍。”Ethan借着门的掩护,一枪一个,干净利落地解决了敌人。他听到耳机另外一端的那位技术人员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然后小声地说了句:“果然是教科书级别的特工,根本不需要我担心嘛。”
Ethan在那一瞬间有点想笑,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内勤的技术人员担心外勤特工的安全,毕竟温室里长大的花朵是不太明白外面的环境有多恶劣的。他们大多数人躲在那一方屏幕外,用那种机器人似的语调预警危险,设定进攻和逃离的路线,提供一切力所能及的技术支持。远离枪林弹雨,不知道中弹和骨折的感觉,Ethan曾经在总部的茶水间听到有个内勤人员这样形容自己的工作——“这和看谍战电影没有区别,只不过自己也是其中的一份子,我知道我是安全的就够了。”
因为这个,他对这些成天搞内勤的书呆子极客有点小小的意见,也不太愿意在出任务的时候和他们多说话。但今天这位代号Taurus的有着奇怪口音的技术内勤却意外地话多,他除了像其他内勤一样给Ethan指路加上搞定一些高科技设施外,还擅自给自己增加了陪Ethan聊天的任务。
“澳大利亚现在是夏天吧,美国真是冷死人了,虽然总部有空调,但出门还是要裹棉袄。我今天走得有点匆忙,把围巾忘在家里了,希望待会去地铁站的路上风能小点。啊,Scorpio六点钟方向有个枪口正指着你。”
“说实话我还挺羡慕你的,待会把那个炸弹交给拆弹组的之后你就可以放假了,澳大利亚的海风和美女正在向你招手!好了现在你还有三十秒的时间通过那个红外报警器,二十九,二十八……”
“Taurus?”远在澳大利亚的特工沉默了许久终于开了口,打断了Benji这段和自言自语没什么区别的话。
“哎?有什么不对吗Scorpio?”Benji歪了歪脑袋,不解地看着屏幕上背对着他的人。
“我准备搞定那颗炸弹了,如果可以的话,你能稍微安静一会儿吗?”
Ethan发誓,他并不是觉得这个技术内勤烦人,相反的,耳机里的英国腔听起来很舒服。不过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需要集中精力,他不希望自己因为一个技术内勤分了心被炸上天。
在他说完那句话后,耳机那端立马变得静悄悄的。Ethan怀疑他是不是关掉了通讯器时,Benji突然出声提醒他:“这个是压感装置,你不能随便把它拿起来。”
“谢谢你。”
“不用。”
这是那次澳大利亚的任务中Ethan和Benji最后的对话,等到他把炸弹交到拆弹组手里打算好好向Benji道谢时,Benji已经下线了。
瘫坐在椅子上,Benji把脸埋进掌心,狠狠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骂了句脏话。他不是在生Ethan的气,他是在生自己的气。为什么要说那些无关紧要的话,这下好了,Ethan Hunt讨厌他了。

2.

IMF的特工给Benji送来了一堆被火烧过的垃圾,还非说那是个硬盘。那千疮百孔的玩意怎么看都像是随便从垃圾堆里捡来忽悠他的,不过鉴于对方说是Ethan的小组在外勤任务中带回来的情报,Benji还是对着那对破烂捣鼓到忘记吃午饭和晚饭。
他头晕眼花地抬起头,活动了一下僵直的颈椎。身后传来急匆匆地脚步声,那个在耳机里听过几次的熟悉嗓音喊着他的名字——不是任务中的代号,而是他的名字——Ethan就这样在Benji毫无准备的时候走近了他的桌子,Benji一转头就看到了那张号称IMF第一帅的脸。
他的心脏没出息地狠狠挣扎了两下,像是要逃脱什么。Bneji捏着硬盘的照片,他的掌心在出汗,他紧张得又要忍不住开始滔滔不绝了。这不行这不可以这不被允许,Benji狠狠地警告自己,上次在澳大利亚Ethan让你闭嘴你忘了吗?
“那些硬盘都烧焦了,你知道,那简直一团糟。就像……上面千疮百孔了,并且全部都烧焦了。”他还是没能忍住,那些单词像是自己有了生命,不停地从他的嘴巴里蹦出来,“还有……看,这上面有个洞。我不敢相信,连看都没法看……”
“Benji。”Ethan打断了他的话,“你发现什么了吗?”
“Yes!Yes!”Benji迅速地停住了话头,他恨不得现在就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好让自己在后半生有机会给Ethan留下个安静沉稳的好印象,“尽管从你那来的硬盘上面有那些问题,我还是能恢复一部分邮件,这让我相信,是个重大的升职机会。”
Benji站起身,引着Ethan走向后面的那台电脑。他没什么形象地坐在椅子上,抬手指了指电脑屏幕:“你的戴维安先生将于后天到达罗马,出席一个梵蒂冈的典礼。”
Ethan在他解释电脑屏幕上那封邮件和其中的内容时一直盯着他看,那道目光让Benji忍不住又讲了一大堆废话。他谈到牛津大学的教授,谈到反上帝的科技,谈到有公园街道儿童甚至冷饮店会被炸毁。这期间,Ethan有无数次可以打断他的机会,可他都没有这么做。他耐心地听完后拍了拍Benji的肩膀,用不是非常大力地那种拍法,对他说:“干得好,Benji。”
Benji希望自己的笑脸配上那件鹅黄色的黑色小圆点衬衫不会太蠢,毕竟这是他第一次和Ethan真正意义上的面对面有了交谈。虽然不知道对方是怎么在一堆技术宅中准确的找到Benji Dunn的,也许是因为有Luther,但Benji还是多少有点兴奋。
毕竟他因为Ethan Hunt这个名字心跳加速有一段时间了。
这听起来挺奇怪的,办公室恋情通常没有好下场,尤其是在IMF这种地方。而且对方是Ethan,Benji听说他刚和一个Julia的女人结了婚。顺带一提,Julia真是个幸运的女人。当然,这并不是说Ethan是单身的话和他谈恋爱这种好事就会轮得到一个连枪都不会拿的技术内勤,更何况Benji是个只有金发没有大胸的——男人。
他从抽屉里捞出柠檬味的口香糖塞进嘴里,一边嚼一边心不在焉地处理着那些不怎么重要的数据。
再次联系到Ethan对于Benji来说惊吓大过惊喜,前者上了通缉名单这件事可是把Benji吓得不轻。他一边强调着自己热爱这份工作说要挂断电话,一边等待着Ethan下一步的指令。他像在澳大利亚那次一样,给位于中国的Ethan指路,只不过这次没有上面的授权。Benji猜他干完这一票就要和Ethan一起去蹲监狱了,他会为了别人的丈夫丢掉自己的居民权,惹上大麻烦,但他该死的居然非常愿意。
如果非得进监狱的话,Benji只有一个要求,他希望可以和Ethan共享一个牢房,单间另说。
他们的运气并没有这么烂,Benji帮Ethan找回了他的妻子。他站在这对新婚夫妻的背后,用那双灰蓝的眼睛一直注视着Ethan。Ethan看起来很开心,很幸福,Benji觉得自己因为违反规定被处罚似乎也挺值得的。
他没忍住在Ethan和Julia度蜜月的时候打了个电话给Ethan,其实Benji也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他只是想听听Ethan的声音,毕竟未来这几个月甚至半年内他们都不会有任何联系了。
Benji拨通那个费了一番力气搞到的号码,长长的等待提示音后是无人接听的机械回答。他只打了一次,Ethan也一直没有回给他。
他撇了撇嘴,把手机关机上交。看吧,Ethan Hunt果然不太喜欢Benji Dunn。

3.

再次见到Ethan时,内勤技术支持Benji Dunn已经变成了Dunn特工,虽然还是专门搞技术的那种。他通过了外勤测验,放弃了IMF总部办公室里的空调零食,抱着他的电脑冲到了前线。后腰上的那把枪硌得Benji有点不舒服,他坐在车子里,熟练地操控着摄像头和监狱铁门的开关,又一次非常没有原则地由着Ethan胡来了一番后,上半身只穿着一件背心的Ethan突然对着摄像头抛了个飞吻。
Benji差点从椅子上掉下去。
他稳住自己再看向屏幕时,Ethan手里拖着一个脏兮兮的长发男人正在一群穷凶极恶的囚犯中横冲直撞。Benji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看到过Ethan了,但Ethan的身手还是和他记忆中一样好,拖着一个拖油瓶也能在那首歌放完之前到达集合地点。
他坐在驾驶座上,Jane在后面的车厢里忙着用DNA和虹膜识别鉴定他们从俄罗斯监狱里捞出来的Ethan是不是他们要找的人。Ethan没能在第一时间就认出Benji的后脑勺,他和Benji说了几句话后才听出那标志性的英国腔,Ethan皱着眉头问道:“Benji?你怎么在这?”
“我通过了外勤测验,听起来很疯狂对吧?”Benji的声音听上去很开心,Ethan却没那么高兴。他上次见到Benji的时候,Benji还是个有点微胖的技术宅,手指除了鼠标和游戏手柄外估计没有摸过任何有科技含量东西了。
不过眼下Ethan没有时间追问Benji为什么放着好好的办公室不坐,要跑来做外勤特工。他不明白Benji为什么会对这个听上去有多风光,实际上就有多危险的职业突然有了兴趣。
Ethan从来不带新人,他的小组成员都是训练有素的老特工。第一次和Benji这样的刚入门的菜鸟级特工一起出任务,Ethan有点担心他的安全。Benji的想法大概和他差不多,穿上那身军装后,一路上Ethan都听着Benji在耳边念念叨叨。
“和你一起出任务是我的梦想。”
Benji一边说一边红了耳朵,他确实是为了和Ethan并肩作战才熬过了地狱般的外勤特工训练。这里掺杂着太多的私欲,多到他不知道该怎样用得体的语言来表达。在这句话未经计划地就这样从嘴里冒出后,Benji只能用更多的单词试图把它淹没掉。他做贼心虚,怕Ethan听出弦外之音。
事实上Ethan可能并没有Benji想象的那样关注他的一言一行,大概是被Benji吵得有点烦了,他转头瞪了Benji一眼。和那次在澳大利亚一样,Benji立刻紧紧地闭上了嘴巴。
Benji低下头,捏紧了手中的行李箱把手,跟着Ethan走进了克里姆林宫。这是他们渗透计划的第一步,完成的还不错。Benji忍不住说了句:“我觉得我们进行的还挺顺利的。”
Ethan说了句俄语:“闭嘴。”
“抱歉。”Benji已经开始考虑找个什么办法把自己的嘴封起来了。
也许是Ethan的好运的原因,他们并没有遇上什么阻碍就到了走廊。在蒙骗那个警卫的眼睛时,Benji打破他们之间略显尴尬的沉默,对Ethan说:“我很遗憾……关于你和Julia离婚的事。”
Ethan转过头看着Benji不说话,那顶大檐帽和胡子把他的情绪遮挡的严严实实,Benji猜不出他在想什么。没有回应的对话就像是傻透了的自言自语,还好那个警卫已经打完了电话,不然Benji真的不知道自己要编点什么了。
克里姆林宫出乎意料地被炸成了废墟,Benji又一次失去了Ethan的消息。就在他和Jane以为Ethan可能真的很不走运的被炸死的时候,Ethan带着一个陌生的男人回来了。Benji上下打量了一下那个叫William Brandt的家伙,他是个第一次出外勤的特工,并没有Jane和Ethan那样的素养,能一眼就看出William Brandt并不只是个分析员。
Benji只是很惊讶,为什么自己做内勤的时候从来没有那么好的身手。直到Brandt道出那段和Ethan有关的往事,Benji才知道Ethan消失不见的这段时间都发生了什么。
Julia死了,怪不得Ethan重新回到了IMF。而Benji还在克里姆林宫毫不自知地揭开了Ethan的伤疤,他那时没看清Ethan的表情,现在想来这也不是什么坏事,至少不会让他尴尬地当场就想撞墙。
Benji觉得自己应该为这事向Ethan道个歉,顺便跟他说点别的什么,比如他是为了Ethan才去考了那个见鬼的外勤测试。不管Julia到底是死在了暗杀组织手里,还是和Ethan离婚另寻他爱了,Ethan Hunt现在都是单身。Benji压下心底不合逻辑的期待,他知道自己在潜意识里还是希望自己能够成为Ethan的什么人,这真是蠢到家了。
任务结束后,他们坐在同一张桌子上聊起了天。让Benji意外的是,Ethan居然愿意让他继续留在这个小组里。Benji其实是打算等其他人都走了之后再陪Ethan坐一会儿的,不过Ethan好像并不想和他多说。Benji开了个关于炸弹的玩笑后就起身离开了,走出几米后他又回头看了看Ethan,后者正和Brandt聊得很投机。
明明是他和Ethan先认识的,Ethan跟他却好像连一个词都不愿意多说,但Ethan怎么就不嫌弃Brandt话多呢?
Benji郁闷地踢了一脚马路边沿。


+1

Julia对Ethan来说,更多的像是一个梦。她是一份过于美好的虚幻,而Ethan的生活是子弹和鲜血构成的现实的冒险。他们分立与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Julia让Ethan认识到,他的存在,就是为了更多和Julia一样的普通人能够安安稳稳地生活在美好之中。
这听起来像是什么伟大的英雄情结,Ethan在和Julia离婚后迅速将这个想法从大脑里抹去了。他毫无疑问地真心地爱过Julia,但从他们决定分开的那一刻起,Julia就再不属于他,他也不再属于Julia。
他们唯一拥有的,只剩下回忆。
Ethan为这件事消沉了一段时间,他在俄罗斯的监狱里经常一言不发地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就是最好的证据。
而Benji,Ethan渐渐地发现自己难以定义这个人。他知道Benji的名字是因为和Luther一起喝酒时提到IMF居然有个英国口音的内勤技术员,Luther开玩笑说Benji Dunn也许是军情六处派来的卧底。当然了,Benji不可能是卧底,Luther只是在开玩笑,Ethan也明白。可从那次之后,Ethan不由自主地开始注意起了这个英国男人。
金发,娃娃脸,灰蓝色的眼睛,右眼还带着一点点不太明显的棕色。这是Jane给他的资料里Benji的照片给Ethan留下的第一印象。Benji Dunn如果刮干净胡子,再年轻一点,看起来也许就像个逃家的未成年高中生。Ethan觉得这张脸做内勤太违和了,那些机器人技术员才不会这么可爱。不过配上Benji的英腔和他不分场合碎碎念的小毛病,却好像没有什么不和谐的。
Ethan毫无理由地因为那张娃娃脸相信Benji是个好人,所以在上海时,他把求助电话打给了Benji。听着电话那端的Benji一边唠叨着你上了通缉名单你知道吗我要挂电话了我会因为帮了你丢掉居民权的,一边忙着记下他报出的号码帮他定位给他指路,Ethan莫名其妙地有点感动。
Benji是个好人,但绝对不是滥好人。Ethan知道,Benji之所以冒着这么大的风险也要帮他,肯定是有其他的原因。
后来因为Julia的事,Ethan忙得焦头烂额。等他把事情都处理干净去俄罗斯蹲监狱的时候,他除了想起Julia,想到的最多的,就是和他只有过一面之缘却帮了他大忙的Benji。
聪明如Ethan Hunt,在Benji帮他越狱之前,也不知道那个其他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当躲在屏幕外的那个技术人员违背上面的命令按照他的要求打开那些监狱的门时,Ethan对着摄像头抛了个飞吻。据他所知,IMF敢这样做也愿意这样做的技术人员只有Benji,Ethan假设摄像头后的那个人就是他。
Jane在车里粗暴地核对Ethan的身份时,Ethan看着车厢内的设施才意识到刚才打开门的可能是别人,Benji是个内勤人员,他不可能出现在俄罗斯。不过耳边的英国口音不可能是幻觉,Luther说过,IMF没有第二个“军情六处的卧底”了。
“Benji?”Ethan认出了那个后脑勺,即便他只看过一次,“你怎么在这?”
他在发现对方有可能是Benji时就忍不住拧起了眉头,IMF在搞什么,这么危险的前线怎么能让一个内勤技术人员来冒险呢?
听到Benji说自己通过了后勤测验时,Ethan的情绪变得更加复杂。他既期待又排斥成为Dunn特工的Benji,他害怕对方变成那种严肃认真一本正经的人。Benji不应该是这样的,Ethan毫无根据地坚持相信这个结论。
在潜入克里姆林宫的任务中,Benji跟在他的身边,拎着两个箱子还要不停地跟他说话时,Ethan终于放下了心。他听到Benji说和他一起出任务是自己的梦想,虽然Benji在后面插科打诨地又说了一堆有的没的,但Ethan就是听到了这句。
身边陆陆续续有俄罗斯士兵或是军官经过,Ethan不得不让Benji闭嘴。虽然他的口音很好听,但是克里姆林宫里突然冒出来一个说一口流利英国风味英语的俄罗斯人实在不是什么有利于任务进行的好事。
Ethan注意到了Benji垮下去的肩膀,他低垂脑袋的样子看起来像是受了什么委屈。超级特工先生没有理由地有点内疚——他刚才的眼神和语气也许应该柔和一点。
完成了核弹任务后,Benji开玩笑说不会有比这次更加糟糕的任务了,比如炸弹什么的。Ethan和Jane还有Brandt一起笑了起来,在Lane绑走Benji给他绑上炸弹坐在Ethan对面之前,没有人把这个笑话当真。
Ethan看着坐在他对面的Benji,后者灰蓝色的眼睛里隐约有眼泪,那一点浅浅的棕色在泪水和过于昏暗的灯光的衬托下,显现出一种接近黑的颜色。Ethan有些失控,他不记得自己在这短短的几分钟里多少次对着借Benji的眼睛看着他的Lane怒吼着让他放Benji走。那颗绑在Benji身上的炸弹上的倒计时数字一直在不停地跳动,Ethan不怕死,但他一点都不想让Benji陪着自己去死。
他没有回应过Benji的感情,还一而再再而三的让他露出那种被伤害的表情。如果Benji因为这个任务死在伦敦,Ethan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还欠Benji的情。
好在Lane在最后关头停下了倒计时,Benji拿掉那个该死的隐形眼镜时,Ethan没有忽略他用手指抹眼角的动作。他突然很想抱住Benji,刚才的情况对于一个只有寥寥几次外勤经验还都是跟着他出生入死的Benji来说太惊险了,Ethan甚至不知道Lane对Benji做了什么,他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那个隐形眼镜绝对不是Benji自己戴上去的。
任务完成后,Ethan约了Benji一起吃饭,在一个只有他们两个的小包间里。Benji显得有点拘谨,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开始不停地说话分散自己的注意力。Ethan问起Lane对他做了什么时,Benji眼神躲闪地回答没什么。
“跟我说实话,Benji。”Ethan知道他在撒谎,他了解Benji,“他打了你?”
“没有。”Benji低下头去看盘子里的牛排,Ethan看到他抓着刀叉的手指在用力,“我……他只是问了我几个问题,然后……”
“然后?”
“我的天Ethan你为什么突然想知道这个了,我真的没事,完好无损,活蹦乱跳,现在就可以跟着你一起去爬飞机。”Benji说什么都不肯看Ethan的眼睛,他手里刀叉如果是塑料的话早就被他捏断了,“我真的很好,我保证,我说的都是实话。Ethan你叫我出来吃饭不是只为了和我聊这个的对吧?是有新的任务吗?上帝啊,IMF刚刚重组没多久,这些坏蛋都不休假的吗?”
“Benji。”Ethan按住了Benji微微颤抖的手,这并不是因为刀叉摩擦碟子的声音让他不耐烦,他只是想通过这种方式给Benji一点安慰,“我在这,你不用怕。”
Benji沉默了一会儿,他闭上眼深呼吸了几下,在头脑中再次回忆了那件他不愿意回忆的事。
“他……给我注射了不知道什么东西。”Benji磕磕巴巴地说出这句话,“那个拿针的人很粗鲁,针头就这样戳进肉里其实挺疼的。我没什么事,那可能只是什么麻醉药之类的,虽然我当时以为自己死定了,可实际上我还活得好好的不是吗?”
他说着,抬起头对着Ethan笑了一下。笑得很勉强,但是Ethan觉得很可爱。
Benji Dunn很可爱。
这是Ethan对他一直以来的最深刻的印象。
“所以,你会做恶梦然后半夜惊醒吗?”Ethan问道。
Benji嚼了两下牛排,把它咽下去后回答:“之前会啊,梦到Lane让那个骨科医生把我的肋骨扯出来给他做风铃什么的。不过现在不会了,我真的没什么事。”
“我很抱歉,Benji,我很抱歉让你经历了这些。”如果不是Ethan Hunt,Benji现在应该还在IMF的总部里对着电脑敲打着键盘,毕竟不管是子弹炸弹还是中子弹都和一个技术内勤没有什么特别直接的关系。
“你在说什么啊,Ethan,我是个特工,这些难道不是我的正常工作风险吗?”Benji瞪大眼睛看着他,“我没什么别的愿望,只希望我要是什么时候因为出任务挂掉了,能有人把我的那些游戏光碟烧给我。”
Ethan听了这些话觉得很欣慰,Benji比他想象中的更加坚强,可靠,乐观且善良。
“你不会死的,有我在就不会。”Ethan向Benji保证道,“下一次,Benji,我一定不会让你一个人落进敌人的手里。”
“哇哦,这听起来像个告白。”Benji终于像他平时那样,咧开嘴真心实意地笑了起来,他的耳朵和脸颊微微泛红,Ethan还是第一次见调侃别人自己先红了脸的人。
但Benji说的话正合他的意。
“这确实是个告白。”Ethan凑近Benji的脸,凑近那双漂亮的灰蓝色的眼睛,近到能够看清他脸上新冒出来的毛茸茸的金色胡茬,“Benji,我猜你不排斥办公室恋情对吗?”
“办公室……我……”Benji语无伦次,他的脸因为Ethan的靠近更红了,“我当然不排斥办公室恋情,IMF跟我签的协议里可没有不允许和同事谈恋爱这一条。我是说这太突然了Ethan,你确定不是在和我开玩笑?我的天哪,我一定是在做梦,Ethan Hunt想做我男朋友?这个梦实在太科幻了,这……”
Benji后面的话被一个吻截回了肚子里,Ethan倾身向前,把自己的嘴唇贴上了他的嘴唇。Benji傻乎乎地瞪着眼睛不知道怎么回应,Ethan无奈地伸出手去,捏住他的下巴。
微微分开两个人相接的唇,Ethan命令道:“张嘴,Benji。”
Benji啊了一声,Ethan的舌头就溜进了他的嘴巴里。
“你的话太多了。”放开几乎被吻傻了的Benji,Ethan贴着他的耳朵说道,“但我很喜欢。”

如果说Julia是一个梦。
那么Benji Dunn就是Ethan Hunt唯一的真实。

END

评论(24)
热度(328)

© 黑暗中的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