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而有灵,是因为你的爱,给了你的作品生命。"



[漫威]:盾铁主,ALL铁
[星际迷航]:AOS spirk
[碟中谍]:EBenji only
[NARUTO]:SasuKaka

[MI5][EBenji]My Guardian Angel (10.18修改结尾)

标题:My Guardian Angel

原作:碟中谍5

作者:鲨猹酱/Mika

分级:全年龄(G)

警告:无警示内容 

配对:Ethan/Benji

注释:Benji是个不太称职的天使,不过Ethan不这么认为。

Notes:感谢灰灰再次贡献梗!这个梗也很可爱!虽然我写的烂!AU注意。

**
Ethan Hunt今天差点又从树上掉下来了。
Benji手疾眼快地稳住了那根就快要断成两截的树枝,Ethan还坐在上面一脸无辜地举着一颗鸟蛋,看来一时半会是不打算往下爬了。风吹着树枝晃呀晃,Benji为了保持Ethan的平衡累得满头是汗,可那个臭小子还坐在那儿,把鸟蛋对准太阳,左看看右看看,对着空气问了句:“嗨,天使,你说这颗蛋会孵出一只麻雀还是一只喜鹊呢?”
Benji很想回答他——这要取决于你刚才掏得是麻雀的窝还是喜鹊的窝了。
不过Benji不能这么做,作为一个低阶的守护天使,他有一本厚厚的天使守则。其中被用红色的字体加粗过的一句话就是,禁止与人类有任何的言语交流以及肢体接触。
于是Benji沉默地继续用他不太熟练的法术稳住那根可怜的树枝,没有得到回应的Ethan终于放弃了观察那颗鸟蛋。他把它揣到裤兜里,大发慈悲地顺着树干溜了下来。太阳已经快要躲到地平线后面去了,Ethan拿起放在一边的书包,对着Benji的方向挥了挥手:“我得回家了,明天见,小天使。”
和Ethan差不多高的Benji一脚踩在石头上差点摔了个嘴啃泥,他难以置信地看着Ethan的背影,又一次开始怀疑大天使长说的“人类看不见他们的守护天使”这句话到底是真是假了。到今天为止,他已经整整在Ethan Hunt的身边守了十年。从Ethan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开始,他就试图和Benji聊天,不过Benji碍于条例从来没有搭理过他。
Benji确实是个小天使,字面意义上的那种。他看起来和Ethan差不多大,个子甚至还要比十三岁的Ethan矮一点。他穿着一件不是那么体面的白色长袍,背后长着两只小小的翅膀,手里总是拿着那本厚厚的天使守则。其他和他同阶的守护天使都喊他书呆子,Benji从来不理会他们,他平时除了守在Ethan身边,就是坐在云朵上看书。
今天Benji没有像往常一样到那朵他专属于的云上去,而是破天荒地去见了天使长。他等了好久,天都黑了才进到大殿里去。被天使长盯着的Benji有点紧张,他组织了半天语言,才小心翼翼地说:“天使长,人类其实是可以看到我们的。”
“什么?”天使长皱起了眉头,“你从哪里听说的?”
“是我自己发现的。”Benji回答,“Ethan就可以看见我,他会向我问好,和我聊天,跟我……”
“Benjamin Dunn,你简直是天堂里最蠢的小天使。”天使长不高兴地打断了Benji的话,他凶巴巴地瞪着Benji,“人类当然不可能看见我们,难道你要质疑大天使长说过的话吗?”
Benji迅速地摇了摇头。
“Ethan Hunt是个人类,他没有道理能够看见你。”天使长继续训斥道,“倒是你,Dunn,你不但没有意识到Ethan只是向他幻想出的天使朋友在打招呼,还跑到这里用这种愚蠢的问题耽误我的时间。他是个还没发育成熟的人类,而你是个守护天使,我拜托你,稍微清醒一点好吗?”
Benji连忙点了点头。
他独自一个人走出大殿,本来就不大的两只翅膀可怜巴巴地耷拉在身后。天已经黑下来了,他不知道他钟爱的那朵云飘到哪里去了,只能钻进Ethan的窗户,坐在床头的地板上看着他睡觉。
我一定是活太久太无聊了,Benji心想。他好像已经做了好几百年的守护天使,但Ethan是第一个试图和他聊天的人。
月光从窗户里照进来,照亮了Benji屁股下的这方地板和Ethan的半边床。躺在床上的人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睛醒来,他翻了个身,对着Benji露出个还带着睡意的笑脸:“嗨,你回来了?你看起来不太好,发生什么事了?”
Benji被Ethan的话吓得从地上一下子弹了起来,他怀疑自己脑袋顶上的那个小小的光环都要被吓飞了。
“你真的能看到我?”Benji忍不住问道。
“差不多?一团光晕吧。”Ethan回答,“有时候亮一点,有时候暗一点。你现在看起来没有下午的时候那么亮了,我猜你心情不好?”
“谢谢关心。”Benji撅嘴,他暂时不想和Ethan说话了。
第一次收到那个疑似天使的光团的回应,Ethan也并没有过分兴奋地和Benji说个不停。他还是老样子,周围没有人的时候会跟Benji随便聊两句,不过Benji还是很少回应他,毕竟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哪里就会冒出一个天使来,举着红牌对Benji喊一句“犯规”。
Benji是第一个知道Ethan打算进军队服役的,毕竟他是他的守护天使。从Ethan初吻的时间到初夜的对象,没有Benji不知道的事。不过他没有给Ethan什么建议,他只是个守护天使,不应该干涉Ethan选择他的人生道路。Ethan离开家的前一天晚上,Benji还坐在他床前的那个位置发呆,Ethan枕着胳膊看着天花板,突然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Benji扭头看了他一眼。
“我总不能一直叫你天使,听起来傻乎乎的。”他说,“你知道我的名字,我却不知道你的,这不公平。”
“Benjamin Dunn,大家都叫我Benji。”
“很高兴认识你,Benji。”Ethan一个挺身坐起来,对着Benji的方向笑得露出了几颗牙齿,“你会陪我一起去军队吗?”
“嗯。”
“IMF呢?”
“什么?”Benji对这三个字母可不陌生,他是个看过很多书的小天使,“你要去做特工。”
“有机会的话。”
“特工很危险。”Benji舔了舔嘴唇,试图劝他的人类远离这个高危职业,“有很多特工都死在了任务里。”
“我知道。”Ethan的口气听起来很轻松,他还是用那副笑眯眯的脸对着Benji,“但是我有你,所以我相信我不会那么容易就死了。”
Benji一点都不想理他,于是他翻了个白眼,背对着Ethan看月亮去了。
**
IMF对外勤特工的要求比CIA高出了一大截,但Ethan Hunt还是毫不费力地以第一名的成绩拿到了属于他的那个特工编号。Benji头疼地看着又一次在任务中从十八层的高楼跌下来摔断了两根肋骨的Ethan,看着他呲牙咧嘴地躺在病床上,只能在心里默默地补一句抱歉。
Benji的法术水平并没有随着Ethan的身高体重的增加而增强,他费了好大的劲儿才保证Ethan只是摔断两根肋骨而不是两节颈椎。上次在巴格达也是,Benji把射向Ethan心脏的子弹移动到了他的腿上,Ethan一个腿软跪倒在地,另外一颗子弹第二秒擦着他的耳朵飞了过去,留下了一道现在都还能看见的疤痕。
过了探视时间后,病房里就剩下了Ethan和Benji。Benji坐在Ethan床边的椅子上,小心翼翼地给他削着苹果。其实看着一只苹果在一团光里慢慢被剥光了皮还挺诡异的,不过Ethan很开心,他一直在笑。
“别笑了。”Benji耳朵发热,他最近一段时间越来越频繁地因为Ethan看向他的目光、对他说话的语气以及露出的笑脸感到心跳加速。他发现这个只会爬树掏鸟蛋的调皮鬼Ethan Hunt居然有一张这么帅气的脸,他的人类不知道什么时候成长了这么多,变成了一个内里和皮囊都优秀的不得了的特工。
“我知道你就在窗外才敢跳下来的。”Ethan对着Benji眨了眨他灰绿色的眼睛,“谢谢你,Benji。”
“我早就跟你说过了,我只是个小天使,小天使你懂吗?就是那种法术糟糕的最不起眼的只有两只翅膀的低阶天使。今天如果是二十八楼,我敢保证你现在就不是躺在这里了。Ethan,你不能因为有个守护天使就在任务里为所欲为,如果没有我,如果我不在了,谁来保护你的安全?”
“但你就在这里,不是吗?”Ethan伸出手去,想摸一摸那团朦朦胧胧的光,但是Benji躲开了。他把切好的苹果插上牙签,放在Ethan的肚子上后对他说:“Ethan,我希望你能多爱惜自己一点。”
“我知道,Benji,但你是我的守护天使,帮我拯救世界不是很正常吗?”
Benji正打算回嘴,突然有个天使飞过来敲响了窗户。Ethan没有听到那个天使敲窗户的声音,也没有看到窗外有一团光什么的,他只看到Benji突然离开了。
天使长在大殿里等着Benji,他一见到Benji就皱起了眉头。Benji突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在看到天使长手里那张名单时,那种不太好的预感变成了一只沉甸甸的秤砣,牢牢地拽着Benji的胃往下沉。
“从现在开始,你就不再是Ethan Hunt的守护天使了。”
“为什么?”
“因为你为了Ethan Hunt屡次破坏规定,Benjamin Dunn。除了不能和他有过分亲密的肢体接触外,Dunn,你已经把所有的禁忌条例都触犯了一遍,包括爱上他。你一再插手人类的事,已经超出了我可以容忍的界限。所以,Dunn,拿着你的新任务去报道吧。”
Benji变了脸色,他又想起了刚才Ethan对他说的话——你是我的守护天使,帮我拯救世界不是很正常吗?
“上帝说,人类的命运应当由人类自己决定。”大天使长像是感知到了Benji的思想,在他离开时又补充了一句,“如果你真的那么想帮Ethan Hunt,那你可能连小天使都做不成了。”
Benji没有说话,他捏着那张薄薄的纸走出了大殿。天堂里时不时有天使飞过,他一个人在一朵不认识的云上坐了很久,久到太阳又一次从西边落下去时,Benji才想起来他还要到下一个守护目标那里去,帮那个小姑娘赶走噩梦。
Ethan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看到Benji了。习惯了不论他在哪里在做什么,都能看到那团暖融融的光在距离自己不到五步的地方默默地守着,那团光突然消失让他觉得像是心被挖走了一块。
Ethan第一次在任务中乖乖地去了集合点,开着那辆宝马从断裂的高架桥上飞了过去。他的天使不知去向,他的好运气似乎也用尽了。那辆车的安全气囊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并没有在车子受到撞击的时候弹出来。Ethan虽然在炸弹爆炸前逃离了爆炸范围,但他现在被卡在一辆变形的车子里,处于那种一开口就有血从嘴里涌出来的状况。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活着,也许已经死了也说不定。Ethan感觉不到痛,他睁着眼睛,看着那群人在费力地想要把他从车子里拖出来。他的手指,大腿,胳膊全都不听使唤,唯一还能正常运转的似乎只剩下了大脑。Ethan的视线被血染成了红色,他朦朦胧胧间好像看到了一团熟悉的光。
“Benji……”他在心里喊着天使的名字,看着那团光变成了一个模糊的人影。他努力地想牵动嘴角对Benji笑笑,却看到那个傻乎乎的天使好像哭了。
“嗨,Ethan,是我,Benji。你不会有事的,但我得走了。”Benji抽抽噎噎地对他说,“我又插手了你的事,待会回去大天使可能会扒了我的皮……好了,Ethan,这是我最后一次履行作为你的守护天使的责任了。你以后要小心一点,别总是受伤,也别随随便便就死了,这样我也会很没面子的。其实我有很多话想对你说,不过时间好像不太够了。好啦,我要走了,虽然可能没有机会再见面了,但还是要礼貌地道个别——再见了Ethan。”
Ethan没办法说话,他想伸手帮Benji擦掉那些讨厌的眼泪,但他浑身没有一个细胞肯听他的话。眼看着那个人影消失在自己的面前,Ethan还没来得及伤心,就坠入了沉沉的黑暗。
他这次足足睡了三天,睁开眼时嗓子干哑得完全发不出声音。Luther给他喂了有点温水后,Ethan努力地扭头向左右看了看,露出了一个失望的表情。
“你在找什么?”Luther问。
“没什么。”Ethan疲惫地闭上眼睛,他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接受自己可能再也看不到Benji的这个事实。
“你小子命真是够大的,车子都变了形,我们花了半个小时才把你从里面扒出来,结果你只断了几根骨头,内脏一点点伤都没有。”Luther在一边说着那天发生的事,Ethan却没有听的欲望。他知道,他之所以现在能够好好的躺在这儿,都是因为Benji。
因为那个他有生之年也许再也不会遇见的小天使。
Ethan的鼻头发酸,他做了八年特工,失去过战友,受过无数伤,却第一次有了这么强烈的流泪的冲动。
可他最终还是没能哭出来,新来的部长带着两个特工敲响了Ethan病房的门。Jane和Brandt成为了他的新搭档,等他痊愈后,他们会组成一个固定的小组,成为IMF的中坚力量。
不得不说,Luther、Brandt加上Jane,确实让Ethan的任务成功率上升了不少,同时也让他的负伤次数大大减少。不过Ethan觉得,这也有Benji的功劳。虽然他不在Ethan的身边,可Ethan总觉得,他可能就在哪个角落里,像那些年一样,静静地看着他,守护着他。
所以他也遵守着他们的约定,好好地保护自己,不要总是受伤,也不要随随便便就死了。不出任务的时候,Ethan会到处走走。伦敦,莫斯科,上海,孟买,迪拜,罗马,Ethan去了很多他在任务中停留过但并没有好好浏览过的城市,有时候会买一盒冰淇淋,一个人坐在长椅上吃完。
日子和Benji离开之前好像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除了他会时不时觉得有点孤单。
特区的天蓝的让Ethan难受,他已经半个月没有接到什么任务了。Jane说要去看看IMF新进人员的入职活动,Ethan就跟她一起到了总部的大楼里。作为一个常年在外的外勤特工,Ethan在内勤完全没有熟人。Jane和一个亚裔的女人聊得火热,Ethan无聊地到处走走看看。他正准备到部长办公室里去问问有没有什么任务可以给他打发一下时间时,拐角处的房间里突然冒出一个穿着技术员外套的内勤,他抱着一盒子看起来就和工作无关的光碟,直直地撞进了Ethan的怀里。
“抱歉抱歉。”熟悉的口音让Ethan连弯腰帮对方捡光碟都忘记了,他愣在了原地,呆呆地看着那个金色的脑袋,“我在找技术部,不过这地方就像个迷宫,我……”
“Benji?”Ethan打断了他的话,小心翼翼地,不抱希望地,试探着喊出了那个名字。他觉得自己这样做真是蠢到家了,Benji是个守护天使,他怎么可能……
“唉?”蹲在地上捡游戏光盘的人抬起了头,他在看到Ethan时突然眉开眼笑地站起身丢掉了那些碟片,“嗨,Ethan。”
Ethan没有说话,他的身体第一次快于大脑,一把抓过Benji的胳膊,把对方按在墙上就狠狠地吻了上去。
被重逢的震惊和喜悦冲昏了头脑的Ethan没有掌握好力道,Benji的后背重重地撞上了那面墙,疼得他眉毛都拧在了一起。他甚至怀疑Ethan是在报复他之前的离开——不然谁能解释一下为什么这个家伙接吻都用啃的?Benji有点被吓呆了,他任由Ethan的舌头在他的嘴里长驱直入。两个人丝毫不顾他们正身处IMF的总部,在不知道多少个摄像头的监视下,吻得难舍难分,像一对刚经历过生离死别重逢的情侣。
“咳咳,Ethan。”Luther和Brandt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两人身后,在Hunley部长大发雷霆启动他们脑袋顶上那个消防喷淋头之前打断了他们的吻,“不给我们介绍一下?”
“我……”他转头看了看身旁耳根泛红的人类,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介绍他们之间的关系。
“我是Ethan的……男朋友。”Benji帮他补完了那句话,然后捏了捏Ethan的手掌,用下巴指了指快要被Luther踩在脚底下的那张Halo 5: Guardians,悄悄在他耳边说,“你朋友要踩到我的游戏光盘了。”
“Luther,麻烦你往后退一步,你鞋子前面的那张碟里有IMF重要的机密资料。还有,没错,这是Benji Dunn,我男朋友。Benji,这是Luther和Brandt。”
“你们好啊。”他露出个笑脸,老老实实地和Ethan的组员们打了个招呼。
Ethan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这么开心过了,他脸上的笑容吓得Luther和Brandt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他们两个沉默了几秒,上下打量了Benji两眼后,异口同声地问:“你这男朋友是从哪冒出来的?”
“青梅竹马。”Ethan搂过Benji的肩膀,“他陪我一起长大的。”
虽然不知道那个法术超烂还喜欢不告而别的小天使怎么会变成了一个长着一张娃娃脸的IMF技术内勤,但Ethan臂弯中的温度让他感到了久违的愉悦。Benji重新回到了他身边,管他还是不是什么守护天使,Ethan都觉得自己的生命因为这件事变得从未有过的完整。




天堂里,天使长满意地在Ethan和Benji的名字下面打了个钩,写上“任务完成”。他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决定去那个最不称职的守护天使钟爱的那朵云上,好好地睡一觉。
【END】

评论(42)
热度(178)

© 黑暗中的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