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而有灵,是因为你的爱,给了你的作品生命。"



[漫威]:盾铁主,ALL铁
[星际迷航]:AOS spirk
[碟中谍]:EBenji only
[NARUTO]:SasuKaka

[MI5][EBenji]晚来天欲雪 01

标题:晚来天欲雪

原作:碟中谍5

作者:鲨猹酱/Mika

分级:全年龄(G)

警告:无警示内容 

配对:Ethan/Benji

注释:Ethan怀疑Benji的心理测评结果不太好。

Notes:天气开始变冷了,写个卖蠢文给各位同好们开心一下,毕竟全世界都要进入我们的季节了【你别讲冷笑话】

感谢狼丁帮我考据。我实在不擅长考据,文内的一切BUG、不合逻辑和黑科技都是我的错。全文胡扯以及重度OCC注意。

我会尽快完结的,真的。

**

#1

在每次任务后例行公事的心理测评环节中拿到一张一切正常的报告单对Ethan来说不是什么难事,他走出这间被临时当做心理测评点的办公室时,正巧看到Benji准备推开旁边的那扇门。

“Benji。”他叫住准备走进去的技术员,“心理测评?”

“是啊。”Benji穿着一件小浣熊的T恤,他露出个无奈的表情看着Ethan,“真不明白我为什么休假时还要到总部来对着一个什么心理专家复述一遍我完成任务的过程,然后被问一堆奇奇怪怪的问题。我宁可去面对一台测谎仪,至少它不会试图挖掘我的隐私。”

“放轻松,Benji,他们只是做他们分内的事,虽然有些问题听起来比较出格,但那绝对和挖掘隐私没有关系。”

“但愿如此。”Benji的眉头舒展了一点,就在他想跟Ethan打听打听这次心理测评的内容时,一个四十多岁的秃顶的心理医生突然从里面打开了门,吓得站在门口的Benji猛地转过了头。

“嗨,你好。”Benji往后退了一小步,与心理医生拉开了一个相对来说有礼貌且安全的距离。Ethan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自己先走一步。Benji扭头看了他一眼,薄薄的嘴唇张开又合上,最终只是简单地跟他说了声再见。

那扇木门在Ethan身后轻轻地关上,他停在了电梯前,手指压在箭头的按钮上顿了几秒。Brandt传来了短信,问他要不要来喝一杯,下面附上了他们常去的那家离总部不远的酒吧的名字。

Ethan直接拨了个电话过去,没有加密的那种。接电话的人是Luther,他说Brandt去厕所了。

“我待会就到。”Ethan回头看了一眼那间办公室,“你们邀请Benji了吗?”

“他说要回家打游戏。”Luther点了一杯啤酒,挤开人群走到他和Brandt的那张桌子那,“你的测评结束了?”

“刚结束。”Ethan看了一眼旁边的时钟,和Luther约好半个小时后在酒吧见。

酒吧刚开门不久,不过人已经有不少了。Brandt站起来朝Ethan招了招手,等他坐下后把一杯生啤推到了他面前。

这里算是他们在特区的秘密据点,Benji平时也会一起来,坐在Ethan的左手边,点一杯低度的鸡尾酒,低头玩他的手机游戏。Ethan时不时会俯身在他耳边说句什么,然后Benji会暂停游戏,也趴在他肩膀上窃窃私语一会儿。每当这时Luther和Brandt都会觉得他们一定有很多只有彼此知道的小秘密,不然为什么他们每次说完悄悄话都会笑得那么开心。

今天Ethan右手边的那个凳子空了下来,他若有所思地皱着眉头,听着Luther和Brandt互相抱怨着他们在卡萨布兰卡租的那辆车子。说真的,Ethan对他们开的车子已经没有什么印象了,所以在Luther和Brandt问他的想法时,Ethan说了句:“马马虎虎。”

大概是看出了Ethan心情不好,Brandt和Luther也没有强迫他加入他们的对话。喝光了六杯啤酒后,三个人在酒吧门口分了手。

Ethan在回公寓的路上给Benji打了两个电话,全部都被转进了语音信箱。好在他的公寓和Benji住的地方离得不远,Ethan步行过去,站在楼下,一层一层地数上去,看见属于Benji Dunn的那扇窗户里有灯光透出来,他才放心地回了家。洗过澡后手机还是安安静静地躺在茶几上,没有电话,没有短信,没有语音留言。Ethan倒也不在意这些,他把自己丢进床铺里,很快就陷入了睡眠。

第二天一早天下起了雨,Ethan在白衬衫外面加了一件黑色的西装外套,举着一把同色系的伞走进了雨里。他的小组有半个月的假期,Luther昨晚说要回一趟马来西亚,Brandt则打算到日本转一圈,Ethan却在假期的第三天又一次去了IMF总部报道。IMF一切如旧,内勤技术员抱着纸箱子穿梭在迷宫一样的办公桌间。Ethan径直走到部长办公室的门口,屈起食指和中指,叩响了门板。

“请进。”

部长的声音从门后传来,Ethan推开门,Hunley坐在办公桌后面,右手拿着签字笔,抬起头看向站在门口的人。声称自己在日本的Brandt此刻正站在Hunley身边,手里拿着一份黑色的文件夹,似乎刚汇报完工作。

“Agent Hunt,你有什么事吗?”

“我想看看Benji Dunn的心理测评报告。”Ethan开门见山地挑明了来意,Brandt对他扬了扬眉毛,Ethan没有理会他。

Hunley想都没想就果断地拒绝了Ethan的要求:“那是机密文件,你没有查看的权利。”

Ethan想就“机密文件”这个说法好好和他的新部长进行一番辩论时,Brandt及时地制止了他并把他拖出了部长办公室。Ethan从来不把IMF的高层领导放在眼里的名声和他的赌徒名号一样响亮,Brandt生怕他下一秒就掏出一把枪来指着Hunley部长让他交出那份文件——那份见鬼的文件,Brandt不知道Ethan为什么非要看它。

“Benji Dunn的心理测评报告是IMF的机密文件?”Ethan发出一声嘲讽的笑,“你会相信吗?”

和他并肩站在电梯里的Brandt耸了耸肩膀,说:“也许真的就这么邪门呢,这可是IMF。”

Ethan没有接话,就在Brandt以为他们的关于那份报告的话题就此终结的时候,Ethan站在IMF总部的楼下,突然叫住准备赶往机场的Brandt。

“你能帮我搞到那份文件,对吧?”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非要看那个,Benji出什么问题了吗?”

“我不知道。”Ethan诚实地回答了他的问题,“我只是觉得有些事不太对劲。”

“好吧。”Brandt头疼地揉了揉鼻梁两侧,他真是败给Ethan了,“我试试看。”

Brandt的尝试显然进行的不太顺利,在Ethan重新召集小组成员开始下一个任务时,他还是对Benji的心理测评结果一无所知。同时,在这半个月的时间里,Benji没有更新过自己的私人推特账号,也没有和Ethan联络过。他就像是突然人间蒸发了,手机关机,家里的电话也一直被转接到语音留言。Ethan忍不住去了一趟他的公寓,却被住在Benji对面的小姑娘告知这间房子一个多星期没人出入过了。

不管怎样,Ethan还是给Benji发送了一条任务信息。后者还在使用他几年前交给他的那部手机,即便它已经因为那些任务信息冒过很多次白烟,Benji都会耐心地修好它接着用,像是对它有什么特殊的情节或不一样的偏爱。

集合地点是远郊一间民房的屋顶,IMF的很多个直升机降落点之一。Jane最先到达,接着是Ethan和Luther,最后是刚从日本回来的Brandt。他带来了一个叫Carl的刚通过外勤考试的技术员,那个穿着衬衫的家伙提着他的笔记本电脑,伸出一只手和Ethan打了个招呼。

“Agent Hunt,我是Carl,这次任务由我负责提供技术支持。”

Ethan握住他的手随意地甩了两下,然后转头问站在一边的分析员:“Benji呢?”

“这次任务他不参加。”Brandt回答,然后补了一句,“这是部长的意思。”

Ethan皱了皱眉头,最终还是没说什么。直升机正在等他们,任务迫在眉睫,他不能因为Benji的缺席耽搁更多的时间了。

潜入那栋戒备森严的大楼,并从地下三层的囚禁室里弄出那位曾经效力于摩萨德的以色列特工是Ethan此行的目标。按照计划A,他和Brandt使用伪造的身份卡进入大楼后分开行动,Brandt负责安放干扰仪,Ethan则需要进入位于十二楼的机房,给Carl黑进这栋楼的安保系统创造机会。

Carl说到底还是个新人,他用了比预计多出两倍的时间才控制了所有的摄像头,Brandt因为这个差点差点暴露了身份。他被迫呆在一间看起来像是茶水室的地方,手中的提包里还有三个干扰仪没有放在指定的地方——它们本该出现在Ethan会经过的三扇门附近的机器上。

Ethan进入第一扇门时就触发了人体热感警报,Brandt掉线了,而Carl忘了提醒他干扰仪还没有到位。这下子秘密潜入的目的已经不可能实现了,他只能尽量在对方的人手到达之前先把那个特工弄出来。好在这一路上虽然警报响个不停,但遇上的敌人只有七八个。Ethan放倒了所有人后终于到达了囚禁室的门口,他敲了敲耳机,命令道:“开门,Benji。”

“这里是Carl。”新来的技术员回答。

Ethan露出个小小的崩溃的表情,他居然条件反射地喊了Benji的名字。不过现在掌握他和Brandt的生死的并不是他熟悉的Benji Dunn,而是那个不知道叫Carl还是姓Carl的新人。耳朵捕捉到密集的脚步声,Ethan忍不住又催了一句:“打开这扇门,Carl。”

谢天谢地,他这次终于叫对了名字。虽然B开头的那个单词还是在他的舌尖打了个转,造成了后续词句的零点几秒的迟延。

Carl不知道在捣鼓什么,直到那十几个荷枪实弹的退伍军人冲到他面前时那扇门还是纹丝不动。还好Brandt及时出现,暂时切断了敌人的后援。不过他们的弹药不多,如果Carl不能尽快打开囚禁室的门,Ethan觉得搞不好他和Brandt都要死在这了。

“就快好了,就快好了。”Carl手忙脚乱地敲打键盘,直到Ethan的肩膀中了一枪后他才打开了那扇该死的门。

Ethan现在不觉得他们一定能完成这个任务了。他们本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带走那位前以色列特工,但因为Carl,他和Brandt被困在了地下三层,和一群带着冲锋枪的敌人玩猫捉老鼠的游戏,等待弹药耗尽。Brandt的情况看起来还不算糟,Ethan肩膀上的那个伤口还在不停地流血才是最大的问题。伤势多少拖累了这位传奇特工,他的小腿和腹部也陆续中枪,大量失血让Ethan的视线开始模糊,脚步也虚浮了起来。

Brandt和那个特工吸引了大部分火力,在接应点等待的Jane在得知了现状后不顾Luther的阻拦执意来支援他们。Ethan完全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晕过去的,等他再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华盛顿的医院里了。

他艰难地抬起眼皮,百叶窗外的阳光刺得他有点睁不开眼。Ethan模模糊糊看到床边坐着一个人,身影有些熟悉。他努力地适应着阳光,目光呆滞了两秒,才动了动嘴唇,从喉咙里艰难地挤出一个名字。

“Benji?”


===

这一段我摸了一个星期【你】在办公室想码字真是不容易……趁着周末我多写点(。・∀・)

今天听说在区检公诉二的同学要写65份案卷的审查报告,三百多份证人证言,感到了欣慰【你】

评论(14)
热度(70)

© 黑暗中的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