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而有灵,是因为你的爱,给了你的作品生命。"



[漫威]:盾铁主,ALL铁
[星际迷航]:AOS spirk
[碟中谍]:EBenji only
[NARUTO]:SasuKaka

[MI5][EBenji]晚来天欲雪 03

#3

Benji从新西兰回来的那天是个大晴天,虽然气温还是有点低,不过阳光在它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将这个城市照得明亮且温暖。Ethan在IMF总部的电梯内偶遇了还拎着笔记本电脑的Benji,后者似乎又瘦了一点,胡子和头发都乱乱糟糟的,身上的那件灰色T恤甚至还带着血迹。

“刚下飞机?”

“准确的来说,是直升机。”Benji和Ethan拥抱了一下,分开后晃了晃手里的电脑,“技术部的那帮人为这个快急疯了,其他队员都从机场回了家,只有我,连脸都没来得及洗就被直升机带到了总部。”

“你受伤了?”Ethan的目光没有离开Benji的T恤左胸口的那块近乎黑色的血迹,它看起来已经被风干了有一段时间了。

“受伤?哦不,我当然没有受伤。”Benji顺着Ethan的目光发现了那块碍眼的血迹,他心爱的T恤就这样被这讨厌的东西毁掉了,“这是别人的,我不小心沾到了。放心吧Ethan,我好得很,整个任务途中我躲在一个小房子里,连敌人长什么样我都不知道。”

看来Benji在新西兰被保护的很好,没有飙车,没有炸弹,更不需要面对死亡的威胁。Ethan松了一口气后开始怀疑,对Benji来说,继续留在他身边是不是并不是什么好事。IMF的众多任务小组中,恐怕只有Ethan Hunt一个人会把自己的技术外勤当做身经百战如Jane的老牌特工来用了。

“不过说真的,Ethan,我有点怀念克里姆林宫和维也纳的图兰朵了。”电梯门在他们面前打开,Ethan原本要去十五层,但他现在改变了主意,跟着Benji一起来到了技术部所在的十一层。

“新西兰不好吗?”

“新西兰很好,但我讨厌被关在一个橱柜里只能通过摄像头看着队友在枪林弹雨里奔跑的外勤生活。”Benji把笔记本交给一个穿着黑色筒裙的短发姑娘,Ethan靠在一边的桌子上等他继续说,“这是个无聊的牢骚,我知道,我是个技术人员,和Luther差不多。我最有用的时候,就是我和电脑呆在一起的时候。但我同时也是个外勤特工,我真怀疑这个世界上是不是只有你一个人记得这码事了。”

“我明白。”即便经历了辛迪加任务,Benji也依旧不惧怕外勤任务中的炸弹和伤亡。Ethan想起了在维也纳的秘密基地内Benji对他说过的那些话,长久以来困扰着他的关于Benji的心理测评报告的那个问题,在这一刻似乎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凭借他对Benji多年以来的了解,Ethan敢肯定,Benji绝对没有因为绑架和炸弹产生什么奇怪的心理问题。

“我得回家洗个澡了,你呢Ethan,你是来总部找什么人的吗?”

Benji完成了他的最后一项工作,打算回家享受假期。Ethan看着他拉起了外面那件同色系羽绒服的拉链,挡住了胸口那块显眼的血迹。他突然打消了找Hunley谈谈的想法,也许和Benji一起吃点东西会是个更好的选择。

“我只是随便走走。”Ethan看了看手表,下午五点三十六分,“你想吃点什么?比如汉堡、牛排之类的。”

“谢谢你的好意,我只想回家。”

Benji拒绝了Ethan的邀请,这实在反常。在Ethan的记忆里,Benji几乎没有对他的要求说过“不”。不论是冒着叛国的风险给他指路,还是打开任务计划之外的门,或者一顿晚餐一杯咖啡的邀请,Benji从来不曾拒绝过。

Ethan挑了挑眉,问:“所以,你还是不愿意告诉我你到底怎么了?”

“我不想和你说这个,Ethan,我要回家了。”

“Benji。”

“别叫我的名字,求你了Ethan。”Benji背对着他,使劲地戳了戳那个可怜的电梯按钮,“如果你需要,我会回来的。但我们都知道,这不能代表任何。”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Benji用沉默回应了Ethan,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再转头看Ethan一眼。电梯门关上时,他也只留下一个背影。Ethan一个人站在略显空旷的大厅里,看着显示屏上的数字从11跳到了1,又从1跳到了17。

他读不懂Benji的反常,也搞不明白Benji为什么突然开始疏远他。

除非Benji知道了那个秘密。

这不可能,Ethan迅速地在心里推翻了这个假设。就连IMF的那些心理专家都没能够窥破的秘密,Benji没有理由这么轻易发现它。

Brandt在Hunley上任后分到了一间单独的办公室,就在技术部的楼上。Ethan找到他时他正忙着做真正的分析员应该做的事,对着一大堆案卷写着似乎永远都写不完的报告。

“有事?”

“你上次答应我,会帮我弄到Benji的测评报告。”

“我还是不明白你为什么非要看那个。”Brandt放下手中的笔,抬起头无奈地看着Ethan,“我只能说抱歉,我拿不到它。”

“好吧,无论如何还是谢谢你。”

“你有没有觉得你对Benji太过关心了?”Brandt问出了那个困扰他有段时间的问题,“这种关心已经超过了同事之间的范畴,甚至就连作为朋友都太过了,你说呢?”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Brandt。”

“我的意思是——”Brandt站起身来,“你是不是需要一个新的技术外勤?”

“这是Hunley的意思。”Ethan毫不避讳地回答,“你能在IMF找到比Benji更优秀的技术人员吗?”

Brandt耸了耸肩:“恐怕不行。好了Ethan,我只是提个建议,你不要这样瞪着我。”

“我需要Benji。”

“没错,我们都需要他。见鬼的,我再也不想和一群拿着AK47的雇佣兵玩捉迷藏了。”Brandt挥了挥手,“很高兴见到你Ethan,不过现在我要继续写报告了。”

Ethan不知道他的报告究竟写的怎么样,不过新任务可不会因为一份未完成的报告就迟来几天。俄罗斯的间谍们大概是习惯了风雪的洗礼,在冬天全面覆盖了华盛顿时,他们竟然还有精力渗透CIA内部,偷走了CIA最见不得光的那几份机密文件中的某一份。

比起华盛顿,莫斯科的冬天真是冷到骨头里了。Benji带上了他最厚的那件外套,完全不顾及它有多臃肿,以至于把箱子里属于笔记本电脑和红茶包的那块地方都占了。技术员先生甚至要求IMF给他们提供那种军用的保暖手套,否则他发誓,他绝对不会登上那架该死的飞机。

IMF当然不会满足他的要求,军用手套,开什么玩笑,他们只给了他一个Ethan Hunt。后者站在登机口冲着Benji眨了眨眼睛,还没有开口说话,Benji就叹了一口气,认命地提起箱子朝着他走了过去。

“如果因为没有手套冻僵了手而开错了门的话,Ethan,我一定不会觉得愧疚的。”

“随便你。”Ethan接过了Benji手里的箱子,对方本来不想放手,但在Brandt从舱门探出头时,Benji迅速地松开了手,乖乖提着他的电脑走在Ethan的身后。

“你要对我的手指负责。”Benji趁着放箱子的空档,偷偷趴在Ethan的肩膀上威胁他,“如果它们因为莫斯科的低温出了什么问题,我会找你索赔医药费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部长串通好的。我只是想要一副手套而已,这要求过分吗?IMF的外勤装备简直是全世界的特工组织中最差的,等完成了这个任务我就要跳槽到MI6去,我认真的。Ilsa也在那里,她说很欢……”

“咳咳。”Brandt从Benji的身后冒了出来,他假咳了两声,Benji立刻像触电似的缩回了Ethan身后的座位上。

Ethan转头瞪了Brandt一眼,Brandt做出个无辜的表情——他也的确无辜,这一切都是部长的安排。就算Ethan看起来很生气,但规矩就是规矩——没有部长的批准,他不能证实也不能否认任何的行动细节不是吗?

飞机秘密降落在莫斯科的郊外,他们从那里换乘汽车前往城区。距离文件被盗已经过去了24个小时,CIA的分析员声称SVR的特工需要2-3天的时间来破解那份文件,也就是说,Ethan和他的小组只有不到48个小时的时间了。

俄罗斯联邦对外情报局的总部设在莫斯科的东南方向,像个大写的英文字母Y。这栋长相奇特的大楼的警卫制度比克里姆林宫高了不知道多少倍,Benji忙活了半天都没有攻破“森林”最外层的结构。

Hunley为他们置办的安全屋里的暖气似乎有点毛病,空调也不能正常运行,屋子内虽然没有室外那么冷,但也隐隐透着寒意。Ethan从楼下上来时,Benji正摩擦着手掌,把手指放在嘴边哈气。他见Ethan上来了,便抬头看了他一眼,一边敲打键盘,一边嘟囔道:“莫斯科的冬天真是冷死人了,不知道俄罗斯人都是怎么在这种环境下生存下来的。我们上次来这儿的时候还是秋天吧,穿着军装还勉强能适应这儿的温度。但现在不一样了,我的手都快冻僵了。上帝啊,我真怀念伦敦的冬天和那儿的热茶。”

“很冷吗?”Ethan凑过来问道,Benji连忙点了点头。于是他大方地把羽绒服的拉链往下拽了一点,露出里面浅咖色的毛衣来,邀请道:“你可以把手伸进来暖和一会儿。”

“什么?!”Benji丢脸地差点打翻旁边的咖啡杯,上次在莫斯科也是这样,Ethan对着摄像头给他送了个飞吻,他把一杯水全都倒在了自己的裤子上——还好不是热水。

“我答应过你,要对你负责的。”Ethan故意漏掉了“手指”这个词,好笑地看着Benji脸和耳朵都变成红彤彤的,扭过头去抱住了那杯咖啡。

“不、不用了。”一向说个不停的技术员难得地结巴了一下,Jane在红得像个虾子似的Benji的背后对着Ethan比了个中指,Ethan撇撇嘴,拉上了羽绒服的拉链。

“真的不用了?”他继续逗Benji。

“千真万确,你快点走开别打扰我工作!”

==

我有论文要写,也没什么人看啦,我明天就不更了,么么哒。

评论(29)
热度(81)

© 黑暗中的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