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而有灵,是因为你的爱,给了你的作品生命。"



[漫威]:盾铁主,ALL铁
[星际迷航]:AOS spirk
[碟中谍]:EBenji only
[NARUTO]:SasuKaka

[MI5][EBenji]晚来天欲雪 05 完结

#5

CIA的技术人员花费了整整一个小时才把那份被俄国间谍盗走的文件备份都清理干净,在这段时间里Benji和Luther分别抱着一大杯热水坐在那间空调罢工、暖气失灵的安全屋内,等待部长的下一步指令。Jane和Ethan对莫斯科的严寒天气倒是适应的很不错,Brandt则稍微差一点——他给自己裹了一件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军绿色的大衣,整个人贴在散发着完全感觉不到的温度的暖气片上,正低声向Hunley汇报行动细节。

他突然离开了那片没什么温度的暖气,站起身子,裹紧大衣往楼下走。Benji懒洋洋地抬头看了一眼Brandt的背影,又把自己埋进了毛茸茸的围巾里。Ethan走过来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盯着他露在外面的那双圆圆的灰蓝色眼睛。

“Benji。”

“嗨,Ethan,你不冷吗?”Benji的声音因为围巾的遮挡变得闷闷的,他没有像之前几次见面时那样垂下睫毛躲开Ethan的目光,而是心情颇为不错地和Ethan对视着,“说真的,大冬天在莫斯科执行任务简直就是自虐。如果不是因为Brandt也跟着我们来了,我都怀疑部长是在变相惩罚我了。”

“惩罚?”Ethan抓到了关键的那个词,于是他微偏了偏脑袋,挑起一边的眉毛看着说错话后恨不得把自己整个人都塞进围巾里只留个金色的头顶的Benji。

“我是说,伦敦的冬天比这儿好多了,虽然没什么太阳,但至少不会这么冷。当然特区也不错,说到特区,我们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去?我阳台上的花好像有小半个月没浇过水了,就算是仙人掌我也挺担心的。Ethan你养过仙人掌吗?”

Ethan摇了摇头。

他知道Benji在转移话题,这一招被金发的技术员用得生硬且蹩脚,但Ethan并没有拆穿他的小心思。他甚至勾起嘴角对着Benji笑了一下,结果Benji傻乎乎地伸长了脖子把自己从围巾里挖了出来,也对着Ethan露出了一个笑脸。

“那我可以送你一盆,我买了好几盆,它们挺健康的。”

“咳咳。”被当成空气的Luther很破坏气氛地发出了声音,“我也想要一盆仙人掌。”

“没问题。”Benji一口答应了下来,Luther意外地对培育这些花花草草之类的东西很有经验,两个抱着水杯的人很快就把Ethan丢到一边聊得火热。Ethan并不介意这个,他就坐在那张椅子上,看着Benji在Luther答应给他提供几株市面上少见的绿色植物的幼苗时开心地一把搂住对方。

Brandt这通电话打了足足有半个小时,他从楼下爬上来,打了个响亮地喷嚏后带来了一个好消息——一个小时后会有车来接他们去机场,乘坐当天的最后一班飞往特区的航班返回华盛顿。

Benji把手里的杯子放在一边的桌子上,Ethan顺手帮他把已经凉了的水换成刚烧开的。他们两个人离开硬邦邦的椅子,挤在靠墙的焦黄色的单人沙发上,Ethan端着Benji的水,Benji摸出手机来开始玩贪吃蛇。

Brandt瞥了他俩一眼,什么话都没有说。莫斯科的冬天真是要冻死人了,他重新把自己贴回了那个温度低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暖气片上,闭上眼睛在车子来之前打算睡那么几十分钟。

华盛顿的天空灰蒙蒙的,给人一种大雪将至的感觉。伪装成从莫斯科归来的游客分散在飞机上不同的五个位置的特工们在行李提取处重新聚在了一起。心理测评和任务汇报的时间在两天后,他们之中大概没有人想要在此之前回到那栋大楼里去。

“所以,你们都打算回家睡觉吗?”Brandt问道。

“我有个约会。”Jane回答。

“我想回家泡个热乎乎的热水澡,莫斯科快要把我的骨髓都冻僵了。”Luther拎着属于他的那个深棕色的包,转头看了旁边的人一眼,“你呢Benji,要不要来我家拿你的幼苗?”

“等我买两个新的花盆再说。”Benji紧了紧脖子上那条深蓝色的围巾,“我也不知道我要去干嘛,可能会先去给我的仙人掌浇点水?”

“或者和我一起去吃点东西。”Ethan邀请道,“飞机餐你一口都没吃。”

“我……”

“Benji。”Brandt的声音掐断了那些言不由衷的拒绝的词句,首席分析师叹了口气,“你去吧。”

“我可以吗?”Benji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他可没有忘记Brandt和Hunley在部长办公室里对他说的那番远离Ethan Hunt否则就强制他退出小组的言论。

“去吧。”Brandt对着他们挥了挥手,拖着自己的行李箱跟着Jane和Luther融入了人流之中,留下Ethan和Benji两个人,计划着开始一场和食物有关的约会。

他们坐在一家小餐馆靠窗边的位置,等待着他们的沙拉、红酒以及土豆泥和牛排。屋子里的温度刚刚好,Benji脱下了他的外套和蓝围巾,露出了漂亮的脖颈和那件印了只史努比的灰色毛衣。

“我真怀念这里,莫斯科的空气都是冷冰冰的。”Benji喝了一口柠檬水,喉结随着他吞咽的动作上下移动,他的目光却始终停留在Ethan的脸上,“如果能取消我们每个任务后的心理测评环节就更好了,这显然是浪费时间。”

“但这能够尽快发现那些患上PTSD的人员,把他们调离岗位,防止任务途中出现不该有的危机。”

“PTSD……你是认真的?”Benji夸张地抬了抬眉毛,“还记得那枚俄罗斯的核弹吗?”

“当然。”

“那个任务结束后,我做了一段时间的噩梦。我会半夜惊醒,浑身冷汗,然后睁着眼睛一直到天明。网络上说,这应该算是PTSD的某一种症状。但我还是拿走了你给我的手机,而且在心理测评中拿到了及格。”

“Benji,我只想知道你上一次辛迪加任务后的心理测评结果究竟是什么。”

“勉强合格?”Benji撇了撇嘴,“我以为你已经看过那份报告了。”

“我没有。”

“但是没有部长的批准,我不能证实也不能否认任何的细节。”Benji学着Brandt的腔调,说出那个熟悉的句子。Ethan有些无奈地看着他笑,侍应生在这时送来了开胃菜,两人对视了一眼后同时拿起了叉子,决定先吃饱肚子再说。

他们站在Benji的公寓所在的那条街的街口,互相道了句晚安。Ethan伸手帮Benji整理了一下围巾,Benji冲他挥了挥手说再见。他刚转过身,就被Ethan一把抓住了手腕。Benji停住了步子,有些惊讶地回过脸。还没等他开口,Ethan凑上前去,在他的嘴唇上留下了一个带着温度的吻。

“晚安。”偷亲Benji成功的特工先生松开被他捏在掌心的手腕,潇洒地冲着还愣在原地的技术员摆了摆手。Benji机械地抬起胳膊也学着Ethan的样子挥动了两下,那句晚安却和其余的话一起卡在了嗓子里,半天没能说出来。直到Ethan的背影消失在那个没有路灯的街角,Benji才回过神来。他有点不敢相信地咬一口自己的嘴唇,结果头顶上那盏灯闪了两下啪的一声烧断了灯丝。

Ethan的心理测评时间被提前了一天,像是刻意让他和Benji错开。那个黑发黑眼的亚裔美女坐在Ethan对面的那张皮椅上,手不停地在纸上写写画画。前几个问题都很平常,Ethan应付起来非常轻松。但从第六个问题开始,Ethan就隐约感觉到有些不太对劲,第十一个问题则直白到让他有些惊讶。

“Hunt先生,你是否对同一行动小组的某位同事有着超越友谊的感情?”

Ethan看着那个女人波澜不惊的黑色眸子,对他来说,这是个重要的抉择,甚至不逊于拆炸弹时应该剪断哪根线的问题。

“没错。”Ethan犹豫了不到一秒,就决定坦白地回答这个他曾经数次用各种各样的答案模糊地跳过的问题,灰绿色的眼睛对上对面的女士染上笑意的眼睛,“这才是这次心理测评的重点吧。”

“我有幸知道那位女士的名字吗?”

“可能要让你失望了,他可不是什么女士,就像你也不是什么心理专家一样。”Ethan站起身,拿过放在一边的外套,“Benji Dunn,我相信这个名字会让Hunley部长满意。”

Ethan接到Hunley的电话,是心理测评结束一个小时零二十六分钟后,他当时正在总部附近的一家咖啡厅里消磨时间。挂断电话,Ethan只用了不到十分钟就到了Hunley的办公室门口。他抬起手礼貌地敲了敲门板,不到十秒,一身银灰色西装的Brandt就从里面打开了门。

“所以,我们就开门见山地说了,Ethan。”Brandt拿出了那份Ethan想了很久的报告,轻轻地放在他面前的桌子上,“这是Benji上一次的心理测评报告,他显然想在是不是爱上了自己的同事的这个问题上撒谎,但Moreau博士比测谎仪难糊弄多了。”

“IMF什么时候禁止办公室恋情了?”Ethan翻开那两页薄薄的报告,“还是说,禁止同一个外勤小组的成员谈恋爱?”

“在不影响任务的前提下,IMF对你们的私人感情没什么兴趣。”一直没说话的Hunley部长终于开了口,“但是我们评估后认为,Benji Dunn对你的感情已经超出了我们拟定的范围。”

“理由呢?”

“Benji在IMF工作了这么多年,总共有三次被处分的记录。”Brandt把一份新的文件递给Ethan,“第一次是因为私自定位一台手机的位置,第二次是因为未经授权打开了好几扇莫斯科监狱的门,第三次是因为未经批准私自前往维也纳,帮你找Lane。”

“你们是高危组合。你是个赌徒,而Dunn一遇上你,就把IMF的规章制度全都忘到脑后,然后利用自己的技术为你大开方便之门。”Hunley用手戳了戳那份记载着Benji处分的记录的文件,“不过鉴于你们的任务完成率在IMF的外勤小组中名列前茅,我们勉强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有些事当做不知道。但经过辛迪加任务后,我们的心理专家小组合议后认为,Dunn对你的感情似乎只是他一厢情愿。而如果任其发展下去,可能会成为毁掉这个小组的定时炸弹。”

“等等——”Ethan开口,“这些结论你们都是怎么得出来的?”

“报告里面有。”Brandt说,“你在心理测评中没有对任何一名小组成员表现出过度的偏爱和关注,好像大家都只是你的普通同事或者朋友,但Benji的测评报告里百分之七十的时间都在说你。想想看,Ethan,Benji单恋着你,如果你爱上其他的什么人,他会是什么反应?这样会不会影响小组的正常运作?”

“你们说了算。”Ethan知道Brandt和Hunley是一伙的,他也不想这位新部长上任还不到半年,就和他起了冲突,“所以昨天是一个测试,如果我说没有,或者那个人不是Benji的话会怎样?”

“Hunley部长就会把Benji调到CIA中国香港的分部去。”

“谢谢你们告诉我这些。”Ethan的语气里可听不出半点谢意来,不用说他都知道,前段时间Benji躲着他也是面前这两位的功劳。他没有带走Benji的测评报告,那几张纸现在对他来说已经没什么用了。站在总部的楼下,Ethan抬起头看了一眼正在飘雪的天空,走进了地铁站。

在等地铁的间隙,他掏出手机刷新了Benji的私人推特的界面,看到十三分钟前,Benji抱怨披萨店因为下雪不肯送外卖,他的红茶也没有了,薯片只剩了一袋,而等待通关的游戏还有三个。Ethan想了想,顺手在附近的还开着的店里买了Benji喜欢的那种口味的冷冻披萨、薯片和一包产自英国的红茶,才搭上了前往Benji家的地铁。

雪下得很大,Ethan的兜帽上和肩膀上都落了白白的一层雪花。他抖落着身上的雪,走进Benji的那栋公寓的楼门时,Benji对面住的那个小姑娘正往楼下走。她看到Ethan来了,非常兴奋地告诉他:“住在我对面的那个先生今天好像在家。”

“谢谢你。”Ethan和她擦肩而过,“我正好想去见他。”

Benji穿着一件白底黑点的睡衣,赤着脚坐在厚厚的垫子上,抱着游戏手柄正打算在一群丧尸中杀出一条血路时,听见门铃响了。他点了暂停,然后大声问道:“是谁?”

门外的声音回答:“我是Ethan。”

“我的老天,Ethan,这么大雪你怎么来了!”Benji迅速地丢掉手柄,爬起来打开了门。门口站着的浑身散发着雪天寒冷气息的男人把装在袋子里的薯片、红茶和冷冻披萨递给了Benji,他的手指冻得冰凉,Benji想都没想就一把抓住了Ethan的手。

“我看到你在推特上说没有存粮了,就顺道送点吃的给你。”Ethan没有挣脱Benji的手,没错,他根本不想离开Benji暖融融的掌心。从门外钻进来的冷空气冻得Benji打了个哆嗦,Ethan才犹犹豫豫不情不愿地打算把手抽回去。

“你要走了?”Benji没有放开,而是抓的更紧了。他缩了缩脖子,往有点乱的屋子里看了一眼后,问道:“你想进来喝点什么吗?不过只有水或者威士忌,啤酒和红茶被我喝光了。”

“我买了红茶给你,我可以喝点威士忌。”Ethan说着抬起另一只手掀掉脑袋上的兜帽,反手扣住Benji暖乎乎的手,迈进了Benji家的大门。

外面雪这么大,他今晚也许不会回家了。

END

写完啦,一万八千字。
我开始写的时候我这还有三十度呢,今天完结已经降到十一度了。真是冻死我了,我写完就要回被窝里去。
万圣节快乐~
下一篇等我写好大纲再说啦!【你怎么写个没完了喂

评论(48)
热度(116)

© 黑暗中的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