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而有灵,是因为你的爱,给了你的作品生命。"



[漫威]:盾铁主,ALL铁
[星际迷航]:AOS spirk
[碟中谍]:EBenji only
[NARUTO]:SasuKaka

[MI5][EBenji]Spectre(007crossover/短)

标题:Spectre

原作:碟中谍/007:幽灵党

作者:鲨猹酱/Mika

分级:辅导级(PG)

警告:无警示内容 

配对:Ethan/Benji

注释:Ethan和Benji在蜜月旅行中接到了一个任务。

Notes:和老王爸爸一起开的脑洞,还有灰灰的吐槽,深井冰,短,吐槽向。

我没有恶意,请007粉不要殴打我,去打幽灵党的编剧好吗?


**

0

Benji恨死IMF了。

他和Ethan正站在泰晤士河边,望着那个将河水映衬成漂亮的蓝色的巨大光环时,一个小小的,巴掌大的无人机从河对面朝着他们飞来。身为一个外勤特工,Benji的直觉告诉他,这肯定没什么好事。果不其然,那架搭载着一段音频的无人机在音频播放完毕五秒后冒着白烟一头栽进了泰晤士河里。

“看在随便什么东西的份上,我们在休假,蜜月旅行。”Benji皱起眉头,样子活像是Hunley趁他不注意卸载了他所有的游戏,“IMF没有其他外勤了吗?为什么非要我们两个去?”

“你就算打电话去问Brandt,他也只会用那一套说辞来搪塞我们。”Ethan摸了摸Benji的后颈,把他揽到自己怀里,“好了Benji,反正我们也是要去旅行的不是吗?”

“我要求加工资。”Benji和Ethan交换了一个吻,他伸手把Ethan被风吹开的围巾扯了回来,系了个不太好看的结,自言自语道:“这不公平,为什么Ethan的围巾系的这么傻,他看起来还是这么好看?”

Ethan不知道该怎么回答Benji的这个问题,于是他牵起Benji戴了婚戒的那只手,放进了自己的大衣兜里。河边的人有越来越多的趋势,气温也越来越低了。Ethan提议他们步行回酒店,Benji用手指蹭了蹭他的掌心,算是答应了。

回到酒店,Benji刚摘下围巾就跑去打开了他随身携带的笔记本,趴在沙发扶手上浏览总部传来的资料。Ethan倒了杯热水,放在了桌子上。他坐在Benji身后,把下巴放在Benji的肩膀上,从身后搂住了他的腰。

“James Bond?007?”Ethan在Benji的耳边说道,“IMF什么时候开始插手MI6的事了?”

“看资料他还是我校友呢。”Benji用手指戳了戳屏幕上那个牛津大学的校徽,“Brandt说,高层怀疑MI6勾结一个匿名杀手组织。007是他们的联络人员,对方派出的人身份不明。我们负责收集些简单的情报——好吧,简单的,一言为定。”

“所以我们明天出发去……墨西哥?”Ethan看了一眼屏幕,他和Benji计划好的下一站原本是佛罗伦萨,现在看来要重新规划了,只是不知道墨西哥有什么好玩的。

“我们大概能赶上亡灵节。”Benji像是有读心术似的,打开了谷歌,调出亡灵节的页面来,“啊,我不想戴骷髅的面具,好难看。”

“你戴什么都好看。”Ethan偏过头,在Benji的颈侧轻轻咬了一口,还没等他伸出舌头,Benji就像被踩到尾巴的猫似的跳了起来,一把捂住了脖子。

“不许咬这!”他圆圆的耳朵红的可爱,那些红色还有向脸颊上蔓延的趋势,“你、别人会看到的,Ethan。我们明天还要去墨西哥,早点睡比较好。”

Ethan一点都不买账,他也站起身来,两个大男人站在一张沙发上,一个瞪着一个。Ethan往前迈一步,Benji往后退一步。这场对峙最后以两个人滚下沙发,Ethan把Benji按倒在地板上告终,他们差点打翻了放在桌子上的笔记本电脑,Benji吓得乖乖任Ethan抓住了手腕。Ethan没有停顿,轻易地就扯开了他衬衫的扣子,在他的锁骨上留下了几个牙印后,才想起来他们还有张床。


1

Benji不关心Brandt是从哪里弄到James Bond在墨西哥城度假的消息的,也许是Ilsa,也许是CIA安插在MI5或者MI6高层的间谍。不过亡灵节的场面看上去不小,他和Ethan两个人穿着上面印着骨架的西装,戴着看起来有点吓人的骷髅面具,在一群人里挤来挤去,努力寻找那位007的身影。

他们差点就被人群分开了,Ethan一把抓住Benji的手,把他往自己这边带了一把。Benji赶紧回握住Ethan的手,两个人的十指紧紧地扣在一起,分别扭着头向左右两边张望,寻找James Bond的脸。

Benji这次比Ethan的运气好一点,他看到了正在房顶上端着枪前进的James。他们从路中间挤到了路边,人终于少了那么一点。Ethan和Benji跟着James的步子,Benji一边走,一边不忘记说话:“我的天,休假还带这么大一把枪?”

“也许是MI6的什么传统。”和Benji在一起久了,Ethan不知不觉也染上了他的一点小小的幽默,“我们就在这观察,不要太靠近他。”

于是他们站在马路的另外一边,看着007先生端着他的枪,架在那块竖起的石板上,不知道在等什么。就在Benji都有点不耐烦了的时候,James突然扣动了扳机。枪声被淹没在了人群的欢呼声和音乐声里,Benji只看到对面的那间屋子的玻璃破了。接着,那栋看起来有点年纪的大楼里突然传出了爆炸声,爆炸波及到了旁边的建筑物,Benji差点被一块石头砸中脑袋。他和Ethan躲在一根柱子后面,听见头顶上隐约传来了直升飞机的声音。

“哇哦……”Benji抬头看了一眼,“大排场,不过这儿的人为什么都不看他们?”

“忙着狂欢。好了,Benji,我们不可能接近那架直升飞机,现在只能等在这里,看看到底是007被丢下来,还是他追杀的那个人被丢下来了。”

“我觉得可能是那个人,我听说00系列的特工都是有杀人执照的,Ethan,IMF没有给你发这个东西吗?”

Ethan转头用一种复杂的目光看了自己的搭档兼新婚丈夫一眼:“Benji,不要问奇怪的问题。”

Benji耸了耸肩:“好吧,我不问,但你要是有的话我想看一眼,毕竟你是我丈夫不是吗?”

“闭嘴。”

“抱歉。”

事实证明,这趟墨西哥之行,除了公费旅行了一番,参加了一次亡灵节看了一堆骷髅头,顺便目睹了一场直升飞机杂技外,关于那个情报任务,IMF的这对新婚夫夫没有任何收获。不过Brandt很快发来了下一个地址——没错,他们还得回伦敦去。


2

再一次踏上伦敦的土地的Benji没有抱怨,好像已经接受了自己必须根据任务对象的行踪决定蜜月旅行的地点的这个现实。他只是有点累,在飞机上就靠在Ethan的肩膀上睡得就差流口水。到了伦敦的酒店,Ethan留了他一个人在房间里睡觉,自己去了一趟MI6的新总部,弄到了一些似乎有点用的情报。

“所以说,MI6要终止00系列计划。”Benji一边吃着牛排,一边和Brandt开着视频会议,Ethan坐在他旁边,帮他倒了一杯红酒,接话道:“那么我们是不是需要重新核实一下情报的来源?”

“也许这是个障眼法。”Brandt加班到现在,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还要看Benji吃着牛排喝着红酒,这对他来说绝对是一种折磨,“好了,你们的任务继续,下一个地方是,我看看……哦,对,罗马。好了,你们准备好去罗马了吗?”

“只要不让我再试图翻墙进入梵蒂冈就没问题。”Ethan回答道。

“那我们能不能顺道去一趟佛罗伦萨?”

“看时间。”

Benji在踏上意大利的国土时,有种莫名的预感,他的这趟蜜月旅行也许真的无缘佛罗伦萨了。他安慰自己,罗马也勉强可以填补一下这个遗憾,罗马斗兽场说不定比圣母百花大教堂好看一点呢。

CIA在罗马的秘密分部为他们提供了一辆宝马——好吧,又是宝马,外形和功能看起来都不如007的那辆阿斯顿马丁还是什么的车厉害。不过据说这辆车是007从他的军需官Q先生的手里偷来的,这原本是给009的,可惜现在正泡在台伯河里往下沉。

“真可惜。”Benji有点舍不得地看着那辆可怜的车,“它还会喷火呢。”

“你喜欢这种会喷火的车?”

“一般吧,我还是喜欢那种把手掌压在车玻璃上就能解锁的。说到这,CIA的人是不是敷衍我们?为什么我们这辆还需要车钥匙啊?”


3

追着James Bond从伦敦跑到墨西哥,又跑到了罗马,却一直没有得到什么有价值的情报。Benji因为这事消沉了几分钟,他想早点结束这个任务,继续他们的蜜月旅行。毕竟是蜜月假,鉴于他和Ethan都没有和其他人再结一次婚的想法,所以这辈子可就这一次,得好好享受才对得起IMF平时给他们找的那些麻烦。

现在他们正在一座雪山上,天气冷得Benji连嘴巴都不想张。奥地利,Benji觉得Brandt肯定在骗他,这哪里是奥地利啊。本来以为可以和Ethan抽空去维也纳歌剧院再听一次图兰朵,却被丢到了这个白茫茫的大雪山上。Benji伸手紧了紧自己的围巾,不让寒风钻进来。他看了看身边一脸认真地看着手机上的任务消息的Ethan,在心底里叹了口气。

好吧,有Ethan Hunt在,别说是雪山了,就算是火山,他也会去的。他永远都不会让Ethan孤身一人的。

“你看,随身携带着干扰器还是很有用的。技术部这次改良好像只把它的体积改小了一点,哎不对啊Ethan,我还以为007会拆了摄像头呢,这么大一个红点闪啊闪啊,他看不见吗?”

Ethan检查了一下那个老头的尸体,抬头费解地看了看那个闪烁的红点,然后告诉Benji:“也许他留着这东西有别的用处吧,你别引爆那个干扰器,免得被人发现我们在跟踪。”

“好吧。”Benji回收了那个干扰器,这个过程稍微有点麻烦,毕竟这玩意本来应该在用完后直接引爆的。因为这个他们晚了一步,只看到James Bond带着那个背影有点眼熟的姑娘离开,留下一地的被撞报废的车子和尸体。

他们打算看看这些车子里还有没有什么有用的情报,眼尖的Benji发现了一个还没死透的黑衣男人。他盯着那个男人乱动的手指看了几秒,不情愿地伸出手,在寒风中扯了扯Ethan的袖子。

“还活着。”Benji用下巴指了指那个人,“要不要补一枪?”

“你想补一枪?”Ethan问。

Benji摇了摇头:“这是MI6的家务事,我补一枪MI6又不会给我发工资。”

“那么,猜猜看我们的下一站是哪里?”Ethan在车里发现了一枚长的很奇怪的戒指,他估计这和那个神秘杀手组织有关,便顺手收进了兜里。

“不会是摩洛哥吧?”Benji撇了撇嘴,“话说回来,你有没有觉得007身边那个女人的背影有点眼熟?”

“有点像Moreau。”

“可是Moreau应该已经死了,100多层,她怎么可能活下来。”

“但是我们没有看到Moreau的尸体。”Ethan提到了幽灵协议任务中唯一的遗留问题,“我们只能先回酒店,等待Brandt的下一步命令。”


4

Benji觉得他一定有什么预言体质,炸弹和重返摩洛哥都是证据。不过这次没有一个漂亮的英国卧底特工在卡萨布兰卡等他们了,他们跟着007来到了那家叫美国人的旅馆,住在他们的隔壁,听着007拆了一天的屋子。

这趟摩洛哥之行,其实还是挺有收获的,至少他们搞清楚了和007在一起的那个女人是谁。这位留着金色齐肩发的,身材曼妙的美女叫做Swann,但是Ethan和Benji更喜欢称呼她为——Sabine Moreau。

“Moreau果然没死,还换了名字。”Benji啃了一口手里的苹果,“她为什么会和007搞在一起?说实在的,他们之间有点奇怪啊,不太像是那种……合作关系。”

“Moreau是个很优秀的杀手,MI6愿意和她合作也不奇怪。我唯一搞不懂的就是,Moreau和这个组织有什么关系吗?”Ethan说着,把戒指丢给了Benji。Benji手忙脚乱地接住它,对着光看了半天,得出一个结论:“这是个什么?章鱼?”

“幽灵党。”

“和辛迪加一样?”

“差不多吧,他们做事的手段是一样的。”

“Moreau也是幽灵党的?”Benji把戒指放在手心里,“MI6在和幽灵党合作?!我以为从辛迪加之后,他们会学乖一点呢。”

“现在也不好下结论。”Ethan伸出手,Benji把戒指放在了他的掌心,“不过搞清楚了Moreau和幽灵党,我们的任务差不多也该结束了。”

“所以说。”Benji兴奋地直起身子,仰头看着站在床边的Ethan,“我们的蜜月旅行可以开始了?”

“也许。”

Benji正重新为他们仅剩的十天蜜月假期安排行程时,Brandt隔着大老远打了个线路加密的电话过来,并且在电话里要求Benji和Ethan两天后返回伦敦,IMF的高层觉得MI6有点不太对劲。

“我们不是说好了,我和Ethan只负责收集简单的情报吗?为什么又要我们回伦敦去监视MI6的动向?”

“因为伦敦分部失联了。”Brandt回答,“我保证,蜜月假期IMF会补给你们的。”

“我不信。”Benji非常坦诚地说道。Ethan用脚踢了踢他,他转头面无表情地看了Ethan一眼。

他们两个人穿着和前两次一模一样的衣服,拖着箱子又一次走进那家酒店时,那个曾经接待过他们的前台的表情有点微妙。Benji趁着Ethan付钱时,俯在他耳边,对他说:“如果我早知道我们一周之内会来这儿三次的话,前两次我一定戴上头套。”

“为什么?”

“这样这位前台的小姐的表情一定会更加精彩。”

Benji说完这句,笑着对Ethan眨了眨眼。Ethan没有理会Benji,他接过房卡,牵着Benji的手,往另外一边电梯的方向走去。他们站在那里等待电梯门打开时,Ethan突然凑到了Benji耳边。

“我爱你。”他在Benji的耳边说了句悄悄话。

Benji暂时放开箱子的把手,无视了它翻倒在地上的响声,搂着Ethan的脖子,亲了他一口,然后缩了回来,转身去扶起那个可怜的箱子。

当时如果不是电梯门正好打开了,Ethan发誓他一定会搂着Benji的腰,狠狠地吻回去。不过,把这件事留到电梯里做,好像也不错。

END


评论(23)
热度(85)

© 黑暗中的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