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而有灵,是因为你的爱,给了你的作品生命。"



[漫威]:盾铁主,ALL铁
[星际迷航]:AOS spirk
[碟中谍]:EBenji only
[NARUTO]:SasuKaka

[Pindams]Stella 01

CP:Pindams

分级:G

作者:Mika

注释:架空架空架空,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咸鱼如我,没去过故事发生的地方,也不懂天文学,就不要计较细节和内涵了。赠 @雪山狼狗  以换取胡歌的申周刊→_→

☆、01


*

Chris走出车站时,外面正飘着雨丝。头顶的天空上笼着乌压压的云,行人举着伞脚步匆匆地从他面前路过。他躲在屋檐下,挑起眉毛抬眼望了望天空,在成功地挤出了几条抬头纹后,Chris终于狠下心拖着行李箱冲进了雨里。

这是他成年后的第一次独自旅行,手中这个饱受摧残的深蓝色行李箱是他姐姐去年送给他的生日礼物。黑色的轮子随着他被快步疾走的动作碾过地面上的水坑,带起脏兮兮的泥点。Chris顺着右手边的路走了快十分钟,才看见一栋挂着旅店招牌的独立建筑。

这座小镇在意大利没什么名气,平时游客不多,旅店的住宿生意也很惨淡。Chris推开门时前台的接待生正趴在台子上睡觉,店里只开了一盏昏黄的小灯,木质地板踩上去会发出轻微的咯吱声。

“打扰一下。”Chris力道不重地敲了敲台面,那个接待生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着Chris愣了两秒才慢悠悠地伸了个懒腰,用意大利语问他:“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Chris的意大利语不是很好,不过幸好对方能听懂英语,还会说两句,虽然带着奇怪的口音。两个人连比划带说,花了十多分钟,Chris才拖着箱子湿漉漉地钻进了自己的房间。

等他洗过澡出来,外面的雨已经小了很多。吃过晚饭后,头顶上盘踞着的乌云已经散得差不多了。夕阳悄悄露了头,Chris对着街边还挂着水珠的花朵按下了快门时,一只白色的鸽子擦过他的肩膀飞向了街道尽头的喷泉。

旅游是很多人一起,而旅行是一个人独处。Chris特地选择了这个偏僻的小镇,想领略一下真正的没有被旅游商业牵着鼻子走的意大利风情。他脖子上挂着相机,从旅店一路走到了当地唯一的教堂门口。教堂的门是关着的,Chris进不去,只能绕着它走了一圈。想要通过那些不知年岁的砖瓦来感受几个世纪前的文艺复兴的气息显然是不可能的,Chris背对着教堂举起相机对着夕阳拍了两张照片,他低头查看时发现,在漫天铺开的夕阳光中,远处的山上有一个小小的白色圆顶建筑。

Chris掏出手机查看了一下地图,地图显示那是个天文台,从这里走到山下大概需要一个小时。Chris一边按照导航的指示往山下的缆车站走,一边注意着身边,想搭个便车。可惜他今天的运气不太好,缆车站的牌子远远可以望见时也没能拦到一辆往这个方向来的车。

Chris走到缆车站门口时天已经快黑下来了,窗子里黑漆漆的没有半点灯光,他敲了几下门没有回应就干脆自己顺着小路往山上爬。来的匆忙没有带手电筒,等Chris爬到天文台的门口时,手机嘟嘟嘟地叫了几声,顺利地没电自动关机了。

圆顶的白色建筑的外表看起来和Chris想象的差不多,内里却别有洞天。Chris顺着那个盘旋而上的楼梯到了二楼,这一层只开了一盏小小的灯,照亮了放着两本厚厚的书的桌子。白色的天文望远镜安安静静地立在中央,Chris抬起头看了看高高的屋顶,上面有一条宽宽的裂缝,像是一扇即将打开的窗户,几颗小小的星星嵌在裂缝里,正一闪一闪地发着光。

屋子里的仪器无声地运转着,Chris不认识它们,它们显然也不认识Chris。台灯下翻开的那本书上压着几张纸质厚重的星图,出于礼貌Chris没有伸手去摸,他只是弯下腰看了两眼。楼梯上传来脚步声,Chris回过头,一个穿着白色T恤水洗牛仔裤的男生端着一杯还冒着热气的咖啡站在楼梯口对着他眨巴了两下眼睛。Chris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用不太熟练的意大利语和他打了个招呼。

“你好。”Chris说,“希望我没有打扰你工作,我只是路过这里。”

“没关系。”他端着咖啡走了过来,口音听起来有点别扭,“你喜欢天文学?”

Chris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我喜欢星星。”

“我也喜欢星星。”男生避开星图和书本,将咖啡放在了桌子的一角。

Chris这时才注意到这里还有一张折叠床,床上丢着一个黑色的旅行包。他忍不住在心里猜测起这个看起来和他差不多大的男生的身份——看起来不像科研人员,也许是个大学生,或者仅仅是个天文爱好者。

“你会说英语吗?”坐在桌前翻看星图的男生突然开了口,Chris愣了一下,用英语回了句:“Yes.”

“真是太好了,我已经好几周没有和会说英语的人聊过天了。”男生有点兴奋地丢下手中的星图,趴在椅背上抬头看着Chris,“Patrick Adams.”

“Chris Pine.”

“我可以叫你Chris吗?当然,作为交换条件,你可以叫我Patrick.”Patrick从床下面拖出一把罩了黑色袋子的折叠椅,Chris接了过来打开,放在了Patrick的椅子旁边。

“随便你。”他一边回答Patrick,一边凑过去低头看最上面的那一张星图,“这是你画的?”

“当然不是。”Patrick有点好笑地看了Chris一眼,“顺带一提,旁边那架望远镜也不是我造的。”

“我不懂这些。”Chris不好意思地撤回了压在桌面上的胳膊,他的眼睛在不明亮的台灯光下显现出一种深沉的蓝,像天快黑下来时的大海。Patrick盯着他的眼睛愣了半秒,鬼使神差地脱口而出:“我可以教你。”

“什么?”Chris歪了歪头,对着Patrick笑了起来,“你要教我画星图还是组装望远镜?”

“教你看星星。”Patrick说着站了起来,他在一边的仪器上操作了几下,屋顶上的“裂缝”突然动了起来。Chris有点吃惊地抬起头,看着Patrick将“裂缝”转到了合适的位置,望远镜的主镜筒和寻星筒对准的那片天空此刻全部暴露了他们的视野中。

“Chris?”Patrick冲着他勾了勾手指,“想看看吗?”

“我不会用这个,说实在的,这还是我第一次看见这么大的天文望远镜。”Chris走了过来,Patrick正念念有词地调整着望远镜,他绕着望远镜走了一圈,Patrick才抬起头,又喊了他一声。

“刚下过雨,是最佳的观测时机。”Patrick打了个响指,指着眼前的星空问Chris,“你想看哪颗星星?”

“Spica?”Chris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说对了那颗星星的名字,“能看到吗?”

“没问题,不过为什么是Spica?”Patrick问。

“因为我是处女座。”Chris回答。

现在正值北半球的春季,找到Spica对Patrick来说并不是一件难事。Chris显然是个观星新手,因为看到了Spica开心了足足半个小时。下过雨的夜晚对Patrick来说是难得一遇的好时机,他有些笔记要做,被冷落的Chris打了个哈欠,起身告辞了。

“你明天还会来吗?”Patrick放下手中的书,叫住了准备离开的Chris。

Chris回过头,眼睛里还有刚才打哈欠时泛上来的泪水。他看了看Patrick,又看了看望远镜,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如果你还愿意教我看星星的话。”

“乐意之极。”Patrick学着天上的星星,对着Chris眨了眨眼睛。


评论(3)
热度(5)

© 黑暗中的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