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而有灵,是因为你的爱,给了你的作品生命。"



[漫威]:盾铁主,ALL铁
[星际迷航]:AOS spirk
[碟中谍]:EBenji only
[NARUTO]:SasuKaka

[S/K]小王子和玫瑰花

*

Spock的行李箱里多出了一朵玫瑰花。
深红色的花瓣被定格在开得最热烈的那一刻,墨绿的叶子连接着没有刺的花枝,安安静静地躺在透明的玻璃盒中。瓦肯人低下头凝视着它,纤薄脆弱的花瓣上有浅浅的褶皱似的纹路,一路延伸到被包裹起来的中心。
玻璃盒略带凉意,来自Spock一触即离的抚摸没能温暖它分毫。仔细端详之下,能看到最外层的花瓣上有几块小小的缺口,缺口处的花瓣还些微有些卷曲。
这不是一朵完美的玫瑰,它的花枝上有外力造成的伤痕,丑陋的疤痕地盘踞在叶子的下方,Spock猜这大概是那些刺被抹杀时留下的挣扎的痕迹。
他伸出手,想打开笼着这朵神秘玫瑰的透明壳子,却在听到舱门发出轻响的一瞬间抽回了差点碰到盒子的手指。
Jim站在门口,在Spock回头看向他的时候勉强堆出一个笑脸。他扶着舱门的门框,眼神柔软地望着坐在床上的Spock,轻声道:“Hi,尖耳朵。”
“Jim.”Spock难得没有皱着眉头一本正经地纠正Jim对自己的称呼,他能感觉到Jim此刻被一些负面情绪包裹着——疲惫、自责、混乱——得益于伴侣之间的精神连接,Spock与Jim共享了这些糟糕的东西,Jim在意识到这一点后立刻做出一个抱歉的表情来。
“我就是不擅长控制自己的情绪。”金发的舰长一边将外勤制服的外套挂在舱壁的挂钩上,一边有些烦躁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今天是他与Spock确立合法的婚姻关系的第三个月零七天——原谅他没有把时间准确计算到分或者秒的爱好——总之这三个月中他一直在努力习惯这个有点像瓦肯魔法的精神链接并且成果喜人,他已经学会了在脑子里和他的合法伴侣对话,但是在情绪控制方面他还在努力,对于这件事Jim其实有点沮丧,他觉得无论是三个月还是三十年,他都无法做到像Spock那样精准地掌控自己的情绪。
Spock因为Jim这突然的不合逻辑的自我否定而挑了挑眉,他将那朵易碎的花和他的箱子往另一个方向推了推,好让自己的身边能空出一个供成年地球男性落座的位置。
“人类是情绪化的种族。”Spock很客观地回答。Jim因为他的话终于露出点笑意,情绪化的人类穿着星际联邦最常见的黑色紧身打底衫坐在他的丈夫身边,他能闻到Spock身上瓦肯熏香的味道,这熟悉的香味让他觉得平静。Jim低下头用自己的手指轻轻挠了挠Spock的掌心,他一边描画着Spock掌心的纹路,一边漫不经心地问他:“那你呢,你那一半的人类基因会让你也变得情绪化吗?”
“毫无疑问。”Spock捏住了Jim在他掌心作乱的手指,然后将伴侣拥进了自己怀里。两颗生长在不同位置的心脏一上一下地相互呼应着跳动,Jim被这个拥抱感动得一塌糊涂,他甚至抽了抽鼻子,像是准备大哭一场来宣泄失去了两名船员的痛苦。
但是他不会这么做的,这并不是因为他需要控制他的情绪以免污染了他的无辜的链接伴侣的大脑,他只是,只是——哭不出来。
他觉得自己像一个无底洞,总在失去,总在告别。Jim和Spock谈过这个,谈过他素未谋面便已经永远沉睡在群星深处的父亲,谈过离他而去的母亲和哥哥,在他们谈论这些之前,Spock甚至见证了Pike的死亡。当这些不幸碾过他人生后,Jim发现自己在面对悲伤时好像失去了流泪的能力。
“说实话,我太悲观了。”Jim曾经这样对Spock说,就在他们第一次谈论精神链接的那天,“我甚至觉得自己被诅咒了,我爱的人总会离开我,这该死的简直像是什么宇宙的终极逻辑。”
Spock显然不认同Jim关于“诅咒”的言论,却也难得没有和Jim争论宇宙的终极逻辑到底是什么。他只是轻轻地吻了吻Jim的嘴唇,就像是在吻一朵脆弱的玫瑰花。
Jim承认,他是被那个吻俘虏的。然而现在,他越过Spock的肩膀,看到了那朵躺在白色床单上的,真正的玫瑰花。
“哇哦。”Jim有气无力地发出一声惊叹,“我的丈夫床上出现了一朵代表爱情的花,而我甚至不知道它是哪里来的。”
Spock抚平了刚才被Jim抓得翘起来的那几缕金发,他的手指留恋地停在Jim的后脑勺上,大捧的阳光就这样停滞在他的指间,直到怀里的人不满地扭了扭身子,挣脱了Spock环住自己的双臂。
“我无意接受我的合法伴侣之外的人赠予我的礼物。”Spock还想将Jim拖回自己的怀抱,Jim却向后仰了身子,把自己摔进了星联弹性良好的床垫里。
“但是它现在在这里,还霸占着我们的床。”Jim伸长手臂敲了敲那个玻璃盒子,盒子的质量很好,和那朵花显得有些格格不入,“无论这是哪位迷人的女士或者先生送你的,我都必须要说,这位神秘的送花人也太小气了,我打赌这朵玫瑰的价格不会超过一个信用点。”
Spock将玫瑰花收进箱子里,并且把箱子挪到了屋子的角落。Jim还在估算那朵玫瑰花的价格,而瓦肯人能感觉到到他的伴侣此刻最需要的是一个温柔的晚安吻和一场七个小时左右的睡眠。
“Jim,你拥有我的承诺和我全部的爱意。”Spock打断了Jim关于玫瑰花的喋喋不休,他把Jim塞进被子里,然后在他眉心吻了吻。他们之间的那个“瓦肯魔法链接”正如Spock所言,将他的一切都坦诚在Jim的面前。他的爱意和他的悔恨,他的过去和他的未来,此刻都被Jim紧紧地握在手里。
Jim显然也明白这一点,鉴于瓦肯人从不说谎,他也从未怀疑过Spock对他的爱。现在他只想好好睡一觉,今天的Jim太累了,从身到心,甚至已经无暇去顾及那朵无关紧要的玫瑰花。
“有时候我真希望能早点遇到你……”Jim翻了个身,把自己埋进枕头里。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模糊,还带着浓重的睡意,但是Spock听到了。
Jim的尖耳朵精灵体贴地将灯光调至最适合睡眠的状态,墙壁上的时钟提醒他已经到了去舰桥当值的时间。Spock整理了蓝色制服上不存在的褶皱,然后轻轻打开了舱门。
企业号此刻并未进入曲速飞行,走廊上也没有人来往,一切都安静得令Spock满意。他的Jim会拥有一个良好的睡眠环境,没什么比这更好了。
而Jim沉入梦境前的那句话——这不是他第一次这样说了,Spock对此不合逻辑地深有同感,他也渴望能够与他的T’hy’la能够早一些相遇。
也许可以早到他们都还是孩子,Jim不会嘲笑他的血统,而他会从相遇的那一刻起便一直陪在Jim身边,直至死亡将他们分离。

*
Spock第一次在舰桥上发呆。
他想起企业号曾经坠毁在一个陌生的星球上,那时他和Jim甚至还不是恋爱关系。他们在那颗星球上遇到了Jaylah,在Jaylah去星舰学院上学的那个秋天,Spock和Uhura终于选择了和平分手。
那已经四年前的事情了,他和Jim浪费了一大把时光用来错过彼此。他们从针锋相对的师生到并肩作战的伙伴,后来因为一个醉酒的吻而失控——感谢那杯巧克力龙舌兰,他们终于从朋友正式过渡成为恋人。
这之后的事情就变得更加顺理成章,无论是Jim那些没有记录在星舰学院学员档案中的过去还是他的daddy issue,在Spock这里都不再是秘密。瓦肯人在谈恋爱这件事情上极富耐心,那双琥珀色的眼睛不需要精神链接就能轻而易举地洞悉Jim的内心,Spock就是靠着这个“作弊”手段才一点点撬开了Jim自我封闭的那层壳子,将光从黑洞中释放了出来。
想要Jim全身心地交付信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总是表现得像个乐于自我牺牲的孤独英雄。Spock在这件事上费了不少力气,此刻他站在那堆还在不断生成的无序的数据面前,不需要刻意回忆,便能记起Jim第一次说到他离家出走的哥哥时那双蓝眼睛里的涌出的破碎和无助。
Jim用“漫长的一天”为这个故事开头,他说这话时正灰头土脸地靠在Spock的肩膀上,他的颧骨上有一小块擦伤,血和灰尘衬得他的瞳孔蓝得更加通透明澈。
Spock帮他固定了骨折的那只胳膊,Jim用另一只胳膊搂着比他好不到哪儿去的大副。他看了一眼被淡绿色的雾气遮蔽了的天空,然后转头望向还在试图联系企业号的Spock,“别忙活了,等明天这些该死的雾散了我们就能回去了。”
Spock手中的通讯器还是毫无反应,瓦肯人在这方面总是有些不合逻辑的固执。Jim叹了一口气,他的肚子对他发出了进食的需求警告,Jim忍不住又重复了一遍:“真是漫长的一天,对吧Spock?”
这次伟大的企业号舰长终于学会将陈述句变成疑问句来调动他的大副的热情了,好在这一招还算管用,Spock终于放过了他的通讯器,将视线投向了第二次试图吸引他的注意的Kirk舰长。
“我对此持反对意见。”Spock一贯的不解风情,“虽然这是一颗尚未被星际联邦发现并命名的星球,但是鉴于它……”
“我的老天,Spock,看在企业号的份上你真的不用给我上地理课。”Jim翻了白眼,“我们有六名船员下落不明,我真的没心思重修我的星际联邦地理学或者别的什么科目。”
这句话又一次提醒了Spock他们此时正置身于一个陌生星球的事实,也成功地让他们之间的气氛沉默了下来。Jim有些懊恼,自己刚才的反应一点都不像他正在和Spock谈恋爱——他应该更温和一点,或者干脆听完Spock的那些废话,如果这会让彼此不那么尴尬的话,他真的很乐意这么做。
但是显然他已经搞砸了,暂时也没有什么便携式的时空穿越机器可以帮助他修正这个错误。Jim有些尴尬地想把手从Spock的肩膀上拿下来,却意外地被他的尖耳朵妖精一把抓住了手腕。Spock就这样保持这个姿势,把通讯器放在自己的膝盖上,试图用一只手去发送求教信息。Jim享受着手腕上的热度,他侧过脸去盯着Spock的耳朵看了许久,直到Spock也转过头来看向他。
“毫无疑问今天过得糟糕极了,但是这真的不算什么,我的人生有过比这更糟糕的时候。”Jim眨了眨眼睛,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哑,“想听听那个故事吗?”
瓦肯人点了点头,“我假设回忆过去不会令你产生不必要的痛苦。”
“痛苦是生活的主旋律Spock。”Jim满不在乎地拍了拍他的大副,他仰起头看着天幕上不存在的星星。在距离地球不知道多少光年的行星上和刚交往几个月的男朋友谈论自己的过去其实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Jim深深呼吸了一口无处不在的绿色雾气,虽然这会让他在回到企业号后被Bones狠狠扎上几针,但是他需要补充点勇气,“我父亲是个英雄,但这一点都不影响我母亲抛弃我和哥哥。她看到我就会想起他,这让她非常痛苦,所以她申请了星联的长期外派任务。说实话我都不知道她在哪儿,我们已经有好几年没有联系过了。Sam——我是说我哥哥,和我的继父Frank一起的日子是够糟糕的,他说自己太痛苦了,除了离开没有别的办法治愈他,所以他走了。顺带一提,从Sam离开爱荷华的那天起,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Jim一口气说完一大段,然后转过头去看他的爱人。Spock正皱着眉头望着他,微暗的夜色中,那双漂亮的眼睛像极了宇宙深处,Jim在千万颗小星球中读出了瓦肯人没有宣之于口的感情。
金发的人类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他还是不习惯这种被人珍视被人爱着的感觉,这像是光着脚踩在失重的云朵上,美好的妙不可言的同时也悬着一颗心生怕下一步就会踩空跌落。
“Sam离开的那天傍晚,我偷了Frank的车,然后把车开下了悬崖。Frank因为这个揍了我一顿,然后把我赶了出来。但我总归是个幸运儿,我找到了一家装了蓝白条纹雨棚的三明治店。我没有足够的信用点买三明治吃,但店长是个好人,他关门前允许我在店门口过夜,虽然有点冷但至少我没有因为淋雨染上肺炎。”
Jim关于“漫长的一天”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他抬起头的时候,Spock从他的表情里读不出一丝一毫的痛苦,蓝眼睛依旧清澈,依旧满溢着光。但是瓦肯人是可怕的巫师,Jim的手腕握在尖耳朵巫师的手里,那细微却无法忽视的电击一般的痛楚骗不了人。Jim感觉不到这个,但这才是让Spock皱起眉头的原因。
瓦肯人把通讯器丢到一边,伸出手来将爱人揽进怀里。他小心地避开Jim受伤的那条胳膊,一只手虚搭在Jim的肩膀上,另一只手的手指压进Jim沾了沙土的金发里,把他按在自己的颈窝处。
Jim的耳朵贴着Spock的动脉,他能听到血管搏动的声音,能感觉到血液流动的温度。在属于这颗星球的恒星没入地平线的那一刻,他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真希望能早点遇到你。”
“虽然不合逻辑,但是我赞同。”Spock亲了亲Jim的后颈,“漫长的一天需要陪伴。”
“我可不敢期待这个。”Jim笑着凑上去和Spock接吻,在Spock把舌头伸进他嘴里前含含糊糊地补充了一句:“我只想要一个拥抱而已,就像现在这样。”

*
Spock感觉到自己在不断下落。
像是一脚踩空掉进了深不见底的枯井,目之所及都是黑暗。又像是突然被封闭了五感,他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也感觉不到他和Jim的精神链接。Spock勉强能回忆起在这之前发生了什么——企业号驶入了又一片陌生的星域,这片被火红色的星云充斥着的星域干扰了星舰的通讯和导航,他们跌跌撞撞闯入这片星云深处时,开启了护盾的企业号毫无预兆地被一片突然炸开的红光淹没。
Spock的记忆就停在了这里,红光太过刺眼,短暂地剥夺了他的视力和意识。等他再次睁眼时,身体就已经在不受控制地坠落。
即便面对这样的未知,瓦肯人也不会惊慌失措。Spock闭上眼睛试图找出红光和他目前的状态之间的逻辑联系,无论是物理的还是哲学的。他的大脑中浮现出成百上千个公式,但是没有一个对眼下的情况有所帮助。Spock再次集中精神通过他和Jim之间的链接呼唤他的伴侣,他想确定Jim是否安全,可惜这些话语依旧仿佛石沉大海一般,没有得到半句回应。
幸运的是,Spock在没有精神屏障的情况下并未感觉到任何不适,这足以证明他们之间的精神链接依旧存在。这算是个好消息,它说明Jim还活着。Spock觉得自己的心又回到了腹腔里——瓦肯人不会惊慌失措,除了遇上与链接伴侣有关的事。
至于这种无休止的下落进行了多久,由于没有参照物的缘故,Spock也不能估量。也许是过了一小时,也许只过了一分钟,总之在那一大片应当属于地球的暮色再次刺痛他的眼睛时,Spock的黑暗之旅终于到了尽头。
夕阳将天空染成浅浅的橘红色,Spock穿着属于科学官的那件蓝色的制服,平躺在一片荒芜的草地上。泛着浅黄色的草芥和不远处的船坞提醒着Spock他因为一些暂时不得而知的原因,似乎穿越了时间和空间,从几百光年外的深冬来到了位于地球的爱荷华的初秋。
Spock无从确认此时此刻是否还是星历2267年,他有足够的理由怀疑自己可能回到了过去——船坞中正在建造那艘星舰是早已坠毁的企业号NCC-1701,虽然他们之间还有段距离,但是Spock曾在这艘星舰上服役超过1000个日夜,他不可能认错属于企业号全体船员的“银女士”。
瓦肯人严谨地对他身处的环境进行了评估——空气质量良好,周围没有什么潜在的危险,一切看起来都井然有序的正常,除了他。
从企业号的履历来看,此时此刻这个宇宙的Spock应当在尚未被毁灭的瓦肯星的某个角落背诵那些晦涩难懂的公式,尽管他的母亲是个人类,未成年的瓦肯人也没有理由出现在16.5光年外的地球。考虑到这一点能有效防止与过去的自己相见而带来一系列糟糕的物理学反应,Spock综合以上所有结果做出了最终的判断——
他要去这附近的城镇里看看。
Jim出生于群星之中,Tarsus Ⅳ是他的噩梦,但他成长的爱荷华却永远地留下了他口中“漫长的一天”。比饥饿和屠杀更可怕的是被最亲近的人抛弃,Jim所有对于信任和亲密关系的恐慌都来源于这里,来源于Sam离开他的那个下午。
Spock想起在那颗绿雾环绕的星球上,他们之间发生的那个亲密无间的拥抱。Jim说过他想要这个——八岁的,失去了一切的James Kirk在那个疾风骤雨的夜晚,想要的只有这样的一个拥抱。
这个简单的认知令Spock心碎,他人生中最漫长的一天毫无疑问应该是失去他的母亲和母星的那天。但是当那件糟糕的事情发生时,他并不是孤身一人。只要他想,他愿意,随便谁都会很乐意抱抱他,他从来没有缺过这个。无论是在失去Amanda之前还是之后,他从来不缺这个。
也许他永远都无法抚平他的Jim心上的这道伤口,但鉴于目前他对返回企业号这件事依旧毫无头绪,那么至少在他此刻能做到的有限的范围内,他想见见那个孤独的小男孩。
然后他想要给他一个拥抱,虽然这可能有些迟了。
回到属于自己的时间线很重要,不过瓦肯人偶尔也会有私心。他从郊区的船坞到达城镇中心时太阳已经完全被地平线吞噬了,天空中不知何时布满了云,掠过耳旁的风带着大雨来临前的湿润感。遥远的高楼林立的方向有细细的闪电撕裂黑夜挂起的幕布,Spock在小镇的一个街角看到了那片蓝白相间的雨棚。玻璃店门内漆黑一片,显然已经关门歇业,但是依旧有个单薄的身影蜷缩着贴在玻璃门上,微微发着抖。
在看到这个孩子的那一秒,在意识到他有可能是谁的那一秒,Spock几乎被夺去了呼吸。大雨就要来了,他距离雨棚只有几米的距离,却挪不动步子。
他就这样站在原地,看着他年幼的恋人,直到雷声在耳畔轰隆隆地炸响。Spock看到躲在雨棚下的小Jim朝这边看了过来,他显然没想到在这个暴雨夜还会有人和自己一样无家可归,年幼的金发舰长犹豫了两秒,然后对着Spock挥了挥手。
“到这儿来,那边的不知名先生。”Jim自作主张地给他取了个名字,怕他在黑夜里看不清自己,还努力地踮起脚尖原地跳了两下。他望着Spock向着三明治店的方向走来,还不放心地探出头去看了看外面随时随地都会落雨的天空。
“你再慢一步就要被雨淋了。”Jim感慨着Spock的好运,雨点已经迅速将地面砸得湿漉漉的,风有些大,将没来得及落地的雨点都吹进了雨棚下面,虽然数量不多但是也够只穿了一件外套和T恤的Jim感觉到寒冷了。
Spock觉得有些唐突,如果他现在直接抱住Jim的话,说不定Jim会把他当做什么居心叵测的坏人。所以他颇有耐心地将Jim扯到自己身后,八岁的Jim又瘦又小,完全可以在他的身后躲避这场来势汹汹的风雨。
Jim对他突然的示好有些不解,蓝眼睛充满疑惑地盯着Spock宽阔的后背,他认得这件蓝色的上衣,这是星际联邦的军官制服,这位尖耳朵先生看起来并不会伤害他。这样想着,Jim终于放松了一点。显然八岁的小孩子对于如何辨别联邦军官的军衔还不太熟练,不过Spock胸口的那个徽章Jim不会认错,它们的样子可比复杂的军衔好记多了。他眨了眨眼睛,主动开口和眼前的军官搭话:“所以,你是一位星际联邦的科学官?”
“肯定的。”
Spock的措辞和语调一如既往的瓦肯,小Jim有点不太适应这个,他抓了两把自己有些过长的金发,伸出舌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所以,我应该怎么称呼你?”
“Spock。”瓦肯人转过身来,与Jim面对面站着。他微微弯曲了腿,琥珀色的眸子在电闪雷鸣中温和沉静地注视着Jim。Spock对他的链接伴侣始终怀抱着最热忱最纯粹的爱意,所以面对眼前的少年——即便他知道这某种意义上而言就是他的伴侣——Spock也只是张开了双臂。
“也许这会让你觉得舒服一些。”
拥抱是人类交往中最常见的肢体接触,这个来自未来的拥抱亲密却又不过分,带着温暖的爱意但又丝毫无关性欲。Spock只是蹲下来轻轻环住Jim的肩膀,他的力道不大,Jim随时随地都可以挣开。被他揽在臂弯之中的少年僵硬了几秒,然后慢慢放松了自己。
瓦肯熏香混杂着雨滴的气味钻进Jim的鼻腔里,这味道他从未闻过,却又觉得莫名熟悉。安全感和归属感淹没了被抛弃的恐惧和无助,Jim知道自己需要这个。而对于Spock来说,在这个注定要被狂风暴雨席卷的夜晚,他感激宇宙深空那令人敬畏的未知借给他的这段与年少时的恋人相处的时光。
Jim隐约觉得他与Spock非常熟悉,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这样一位有着精灵一般的耳朵的外星朋友。湿漉漉的空气把他的脑袋搅得一团糟,他发出一声小小的抽泣,然后抬起手来把几滴眼泪抹在了手背上。
“谢谢你。”Jim说,“不过这么大的雨,你不想回家吗?”
“我在爱荷华并无居所。”Spock诚实地回答了他提出的问题,少年看起来对这个答案非常意外。他张了张嘴,半天才挤出一句:“对不起Spock先生。”
“我是否可以询问你向我道歉的理由?”Spock作出一个瓦肯式挑眉,Jim在他的眉毛斜飞入刘海下时没忍住笑了出来。
“真不好意思Spock,我不是在笑你……好吧,我就是,但我发誓我没有恶意。”Jim揉了揉自己的脸,想让自己看起来正经一点,“还有,道歉是因为我没想到不只我一个人无家可归,提起这个一定让你难过了吧。”
Spock摇头:“你并未使我感到任何不适。”
Jim习惯了瓦肯人的表达方式,话也变得多了起来。他们聊了很多,聊星联军官的日常生活,聊星舰学院的课程,甚至聊到了Jim的母亲和他的哥哥。
在雨夜对陌生人敞开心扉什么的应该是一件很傻也很困难的事情,但是Jim不知道为什么,在Spock面前这一切都变得简单且顺理成章了。风小了一些,雨点不再无休止地往他们身上扑了。Spock和Jim靠着玻璃门坐成一排,Jim低下头一边扯着自己有点开线的袖口,一边跟Spock讲他“漫长的一天”。
“一切都是因为我做得不够好,我没能尽全力做到我能做的。”Jim将Winona和Sam的问题都归结到自己身上,他甚至认为Sam的离开是由于他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哥哥。Jim说完这句话后就转过头去一言不发地盯着地面上的水坑,尽管路灯光太过稀薄,他根本看不到雨滴溅起的波纹。
Spock想安慰他,就像他在企业号上做过无数次的那样,告诉他,我就在你身边,你不会独自一人。
但Jim没给他这个机会,自顾自地又补了一句:“或许我不应该出生。”
“这个想法是错误的。”Spock立刻严肃地驳斥了他,瓦肯人看起来像是生气了,“你是这个宇宙最伟大的创造。”
“哇哦。”Jim惊讶地抬起头看向Spock,他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尖,“不得不说你这句话太夸张了。”
“瓦肯人从不说谎。”
“好吧中间名是不说谎的Spock先生。”Jim打了个哈欠,“我猜现在大概已经超过2400时了,我实在是有点困了,嗓子也快冒烟了,也许我们的座谈会应该结束了。”
“我并无意见。”
“那么晚安。”
“晚安。”
少年蜷缩在冰冷的地面上渐渐入睡,雨声和他的呼吸声一样平稳,Spock计算明天有百分之八十三点三七的概率会是个晴天。他坐在Jim身边,安安静静地沉入了冥想的世界。
精神链接依旧存在,Spock此刻可以感知到恋人的一些情绪。Jim现在很平和,大概是还处在睡眠状态。他将安抚的情绪传递了过去,身边熟睡的人翻了个身,手臂搭上了Spock的腿。
细微的雨落声中,Spock听到少年还未变声的嗓音。
“尖耳朵……”
*
Spock没想到这个。
他保持着坐姿,直到太阳升起,阳光迅速蒸干了雨棚上的水分。三明治店的老板正在来的路上,睡醒了的Jim伸了个懒腰决定暂时和Spock告别。
他有点舍不得这个有趣的瓦肯朋友,可惜他得回家了。他的继父糟糕透了,但是他还没有成年,也没有信用点,看在Winona的份上他不能离开。
“所以,我们晚点还能见面吗Spock?”经过一晚上的真心话之后,Jim已经自动省略了“先生”这个称呼。
“否定的。”
Jim略显失望地耷拉下肩膀,“那……明天呢?”
“否定的。”
“好吧。”Jim听出点意思了,“你很忙对吧。”
“这并非我们不能见面的理由。”Spock能察觉到有什么在拉扯着他,那种感觉不强烈,但是在逐渐逼近,这很像在来到这里之前的那次坠落。
“为什么?因为你根本不想见我?”Jim瞪着Spock,显然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和你分享了秘密,你就是他最好的朋友了。现在他在行使他作为朋友的权利,他想见Spock,想用陪伴来稀释那种被抛弃的孤独。
Spock看着那双浩瀚如海的蓝眼睛,Jim想知道真相,而他永远不会对Jim说谎。
“我来自未来。”Spock很抱歉他要将Jim一个人丢下了,即便这于他而言可能只是很短的一段时间,但是他的Jim得自己熬过这次离别带来的漫长的心碎,“我无法留在这里陪伴你,但是我可以向你做出保证,我会在未来等待你。”
Jim微微睁大眼睛,他没想到Spock的理由竟然是这个。这比他不愿意搭理自己好多了,但是八岁的Jim还没有成熟到可以笑着接受这样的分离。
可他知道自己必须得接受。
“你在这里等着我,一会儿就好!”
Jim丢下这句话跑远,金色的发丝在阳光的眷顾下闪闪发光。Spock望着他的背影,用意志力抗衡着想要将他拖离这个时空的力量。
瓦肯人不祈祷,但是他希望他们有更多的时间。
Spock不知道这过了多久,Jim终于捏着一朵花出现在了他消失的那个街角。少年气喘吁吁地将花塞进Spock怀里,然后头也不回地转身跑掉。
那朵开得正艳的玫瑰上沾染的晨露都被Jim甩得七零八落,甚至连花瓣都有点损伤。Spock惊讶地发现,他手中的这朵玫瑰已经被那个孩子去掉了刺,那些毛毛躁躁的疤痕熟悉得让人难忘。
“Spock!”不知道为什么折返的少年一边跳一边在街头大喊着他的名字,太阳就在他身后,新鲜的阳光一点点吞没着Jim的身影。
Spock感觉到视野正在收缩成黑色,属于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我还没告诉你我的名字,以防你以后认错人,我叫……”
“Jim。”Spock对着在晨光中蹦蹦跳跳的少年说,“T’hy’la.”
他的声音在这个逐渐扭曲的空间来中变得很轻很小,但是他确认Jim听到了。
因为大脑中的链接处传来熟悉的青年嗓音,他的爱人回应了他的呼唤——
“我在这儿,Spock。”
=END=

后记:
沙雕脑洞需要后记,这个梗是两年前的,我完全不记得开头为什么是这样了,就按照我想的瞎瘠薄写了这个文。可能有点乱,给大家解释一下。
那朵玫瑰就是Jim送的,但是因为看到玫瑰的时候后面的事情还没有发生,所以两个人都不知道玫瑰真正的来源。其实玫瑰出现的时候企业号就已经卷入这个类似时空漩涡or别的什么时空扭曲的环境中了,红光是最后一击。关键词其实就是“漫长的一天”和“我真希望能早点遇到你”,前者是Spock惦记的,后者是Jim念念不忘的,所以一起回到了那一天。不过两个人的愿望不一样,所以Jim和Spock的记忆保留的程度也不一样。
反正就是沙雕脑洞,我已经废了别和我计较了~
还有文章的时空转换和视角转换非常乱,我要诚恳道歉,我真滴好久没写文了……ε=(′ο`*)))唉
就到这儿吧,下次再见【没人想见

评论(9)
热度(103)

© 黑暗中的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