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而有灵,是因为你的爱,给了你的作品生命。"



[漫威]:盾铁主,ALL铁
[星际迷航]:AOS spirk
[碟中谍]:EBenji only
[NARUTO]:SasuKaka

[盾铁]Rainy Day in New York 01

送给女票 @Justisa  的生日贺文第一篇,由 @喵糖糖  冠名赞助。

 -

我终于动笔写这篇文了,感谢在大纲还未成形时对我提供帮助的喵糖。本文与复仇者联盟3的剧情毫无关系,仅仅衔接美国队长3

-

**

纽约的雨有时候来得毫无征兆,天空好像被开了个洞似的漏个不停。雨滴受地球的吸引争先恐后地下落,运气好的落进布鲁克林某朵柔软鲜艳的花蕊里,运气不怎么样的就会被风吹到曼哈顿某栋大楼的落地窗上。

托尼站在那扇无情的玻璃窗前,看着那些雨点前赴后继地扑到他面前,然后再汇聚成一道细细的水流离开他的视线。他俯视着这条已经痊愈的街道,大雨之中依旧有车辆和行人走走停停,来来回回不知疲倦地给这条一度变得干瘪的血管注入新鲜的血液。

纽约自我修复的速度太快,几年前曾经被入侵者夷为平地的这条街道已经看不出半点昔日颓败绝望的模样。托尼猜这一大部分都是史塔克工业的功劳,他为它的破败买单,还得为它的繁华买单。这件事听起来似乎有点不太公平,但托尼非常清楚,这不过是成为超级英雄的一点小小的代价罢了。

他已经站在这里快一刻钟了,雨没有停,他等的人也没有来。空耗时间的等待大概也是超级英雄必须付出的代价之一,鉴于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他恐怕只能向三天前的自己抱怨了。空无一人的会议室和敲击玻璃的雨点让一向嘈杂的纽约变得格外安静,托尼难得地把实验数据和公司事务从自己的脑子里清空。他并没有因为一次计划之外的故地重游而措手不及,只是这场雨实在下得有点太久了,他除了等待无事可做,便顺水推舟纵容自己被拖进那段已经不太清晰的回忆。

托尼记得那件事大约发生在五年前,虽然经历了纽约之战,但是刚刚成立的复仇者联盟运作的其实并不怎么顺利。过多的超级英雄挤在同一栋大厦里的后果并不像神盾局想象的那样一团和气,并肩作战确实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复仇者们的团队协作能力,但那也仅限在战场上。结束一场恶战回到大厦后,他们甚至会为了晚餐的菜单大吵一架。

史蒂夫通常都会充当调停者的角色,而托尼绝对不会对美国队长的观点做出任何让步。他们几乎每隔几天就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小事针锋相对,然后不欢而散。托尼知道史蒂夫是个好人,对待除他之外的人都非常温和有礼,只有在面对他的脸时才会变得冷漠,有时候甚至还会带上几分莫名的刻薄。

娜塔莎坚持认为那不是史蒂夫的错,只是托尼太过于敏感且十分擅长挖掘美国队长黑暗的一面,所以总是能毫不费力地惹毛好人史蒂夫。托尼很清楚这只是一个委婉的说法,他不止一次听见克林特在背后叫他“达西”,而娜塔莎对这个绰号没有任何意见。

托尼史塔克是个不可一世,难以相处,自大傲慢的混蛋,这些听起来非常不怎么样的标签伴随了他大半生,而他也并不急着给他的新队友们介绍一个不那么常规的托尼史塔克。即便他们朝夕相处生死与共,但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对于彼此的了解还依旧停留在非常浅薄的那个层面上。仅仅知道复仇者们对于食物的喜好这样的小事还不足以令托尼放下防备,得益于史塔克的成长环境,他一直都是个戒心很重的人。所以直到那件事发生之前,托尼都觉得复仇者联盟其实并不怎么欢迎他,尤其史蒂夫——伟大的美国队长对钢铁侠简直可以说是厌恶至极。

那天本应该是个万里无云的大晴天,贾维斯预测降雨的可能性低于百分之三点三九。托尼大清早就被佩珀赶到了办公室面对董事会的那群老顽固,出门前史蒂夫难得好心地给了他一杯黑咖啡,这让他很痛苦地一直清醒到午饭时间。

中场休息结束之前,又一轮突然入侵的外星怪兽让托尼可以名正言顺地翘掉那该死的会议。收到史蒂夫的联络时他刚把今天的第二杯咖啡灌进肚子里,美国队长的那句“复仇者集结”仿佛天籁,托尼穿着盔甲飞在空中俯视纽约的时候没忘记在通讯频道里向好队长道谢。

史蒂夫当然不知道托尼为什么要对他说谢谢,其余的复仇者们也默契地没有接话。公共通讯频道沉默了大概有两分钟那么久,就在托尼想要告诉他的队友们他已经看到那群恶心的外星章鱼了的时候,史蒂夫也几乎是心有灵犀地同时出了声。

“我已经——”

“不用谢,史塔克。”

托尼没说完的话就这样被史蒂夫堵了回去,钢铁侠悬在那个黏糊糊的章鱼上方足足三秒才对敌人开火。

美国队长的命令紧跟着斥力炮来了,“史塔克,曼哈顿有情况,你得和我一起到曼哈顿去。”

“什么?”托尼调整了自己的飞行高度,那架熟悉的昆式飞机距离他不到三百米。贾维斯在第一时间提醒他:“检测到罗杰斯队长正处于危险状态。”

“接住我!”没等托尼搞清楚状况,史蒂夫的声音便在盔甲内炸开,昆式飞机利落地掠过托尼的头顶,顺便把美国队长丢进了钢铁侠的怀里。

“你想自杀吗罗杰斯?”托尼咬牙切齿地和史蒂夫搂在一起,他最讨厌这种在空中接大活人的游戏,“如果我没有接住你——”

“我相信你。”史蒂夫第二次打断了托尼的话,他们正在前往曼哈顿的路上,钢铁侠把速度控制在最合适的范围,史蒂夫牢牢地粘在他身上,他们像连体婴儿一样紧紧抱着彼此。托尼碍于史蒂夫如此毫无保留的信任,只能把那些怒气冲冲的句子全都咽回肚子里。

美国队长开始利用这段时间在他耳边制定作战计划,面甲后的托尼不客气地对着史蒂夫翻了个白眼。钢铁侠对计划那一套东西一向不太感冒,但史蒂夫就是坚持这个,托尼引以为豪的随机应变在他看来都是莽撞。他理直气壮地批评钢铁侠的冒险精神时,绝对选择性遗忘了刚才突然从飞机上跳下来的那个人是谁。

看在是史蒂夫把他从冗长的会议中解放出来的份上,托尼决定表现的大度一点。他甚至没有打断史蒂夫的作战计划,还在适当的时候给了点模棱两可的反应。史蒂夫在落地之前结束了他的演讲,托尼和他离得很近,近到不需要通过公共频道就能听到对方的声音。

“别再让自己受伤了。”

史蒂夫的话被突然飞来的章鱼触手打散在空气里,两个人向相反的方向后退,然后分头扎进了各自的任务中。

战斗持续了三个小时,附近的所有建筑都被夷为了平地。托尼在拖住其中一只怪物给平民争取撤退时间时被毁掉了盔甲的主推进器,史蒂夫赶来及时地切断了那只触手以防它对托尼的反应堆下手。

失去了主推进器的钢铁侠倒霉透顶,他甚至连自己的面甲都没能保住。外星章鱼绝对属于智慧生命,被掀掉面甲的托尼只能尝试用眼睛来瞄准。史蒂夫用他的盾牌帮了托尼一把,等他们把所有的章鱼都切成好几块确保它们一动不动了之后,托尼发现盔甲的能量几乎全部耗尽了。

皇后区的战斗还在继续,他们得在这里待上至少半个小时才会有人来接他们。史蒂夫疲惫地靠坐在一堵断墙边上闭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托尼则干脆在他旁边的废墟里找了块地方躺了下来。超级英雄在战斗中总是无暇顾及天气,托尼这才发现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乌云塞得满满当当了。

他们都已经精疲力尽,托尼甚至和另一队复仇者失去了联系。这附近暂时不会有什么人过来,周围安静的可怕。美国队长摘下了头盔丢在一边,托尼和他相距不到二十米,转过头就能看到史蒂夫那在阴天也会闪闪发光的金发。

他只看了一眼就被轰隆隆的雷声打断了思绪,纽约的雨总是来得这么突然。托尼绝望地环视了四周的断壁残垣后,开始怀念他已经掉进哈德逊河的面甲。托尼不喜欢被雨水打湿的感觉,不过他知道自己这次在劫难逃,很快那些雨点就会顺着他的脸滑过他的脖子,然后一点一点深入他的盔甲。

想到这儿,托尼不由地打了个冷颤。

第一滴雨没打招呼就擅自落进了他的黑发里,接着是第二滴第三滴,越来越多的雨点劈头盖脸地向他砸来。托尼想抹掉睫毛上那些烦人的水珠,却因为手部盔甲的缘故只能狠狠地闭上眼睛。他一边发誓要给新盔甲装一把雨伞,一边抬起手来搭在眉骨上,试图让自己淋到的雨变得少一点。

“到我这来,史塔克。”沉默了半天的史蒂夫终于开口,他在托尼勉强能够睁开眼睛看向他时躲在那面盾牌后对着托尼招了招手。

托尼显然没有料到这个,他不顾雨水的刺激睁大了自己的眼睛,干脆利落地拒绝道:“这太傻了罗杰斯,我绝对不会过去的。”

“过来。”美国队长非常坚持,大雨里托尼看不清他的表情,但那一定和他们在大厦里为几点睡觉才健康这种无聊的话题争吵时一模一样。

“我不需要。”托尼依旧不肯让步,他盯着那个被当做伞的盾牌看了几秒后再一次摇头,“这太不复仇者了。”

“来吧托尼,我确定复仇者也需要雨伞。”史蒂夫出乎意料地放缓了语气,并且换上了一个更为亲密的称呼。他似乎抛弃了过去那种步步紧逼的策略,说完这句话后便老老实实地闭嘴等待托尼的回应。

雨声实在太大了,大到托尼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他眨了眨干涩的眼睛,成百上千个拒绝的理由在他嘴边打了个转后,都偃旗息鼓地回到了原位。

“好吧。”他小声地对自己说,“给老冰棍个面子,好歹不像是在叫另一个史塔克了。”

史蒂夫也许听到了他的喃喃自语,也许没有。托尼第一次向美国队长的固执妥协,他们安静地靠坐在一起,托尼闭眼假寐,史蒂夫举着那面可笑的盾牌为他挡雨。

有雨水顺着托尼的额头流了下来,史蒂夫的手指在它爬上托尼的睫毛前将它截住。带着超级士兵体温的手指在托尼的眉心一触即离,托尼猛地睁开眼,看到美国队长的金发被雨水黏在了头皮上。对此毫不知情的史蒂夫正对着他笑,大雨中那张脸狼狈的一塌糊涂,也英俊的一塌糊涂。

那个雨天不仅仅是托尼和史蒂夫关系的转折点,就连偷偷在背后叫托尼“达西”的克林特也向托尼保证,只要托尼确保以后绝对不会像今天这样在战斗途中突然掉线,他会考虑把这个绰号换成“铁罐”之类的。

托尼已经记不清自己当时具体说了些什么,但从那天起似乎整个复仇者联盟都有点不一样了。他们团体活动的范围不再局限于战场和大厦,复仇者们开始一起出游,甚至还有了一个固定的电影之夜。在卖掉那栋大厦前,托尼把史蒂夫挑选的那部还没来得及看的文艺片和大厦的一部分监控录像一起锁进了星期五的数据库里。

嘈杂密集的脚步声撕裂了雨天短暂的宁静,托尼在会议室的门被重重推开前转过了身。他第一眼就看到了被娜塔莎和山姆夹在中间的那个人——史蒂夫还穿着过去的那件制服,只不过胸口的五角星被涂成了黑色,他留了胡子,暗金色的头发也比两年前长了不少。

眼前的史蒂夫和托尼记忆中那个曾经属于他的史蒂夫看上去简直像两个人,这让托尼多花了一秒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他摸了摸自己的袖扣,先一步堆起一个友好的笑容,然后坦荡而冷漠地直视那双蓝眼睛,“好久不见,罗杰斯。”


评论(8)
热度(41)

© 黑暗中的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