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而有灵,是因为你的爱,给了你的作品生命。"



[漫威]:盾铁主,ALL铁
[星际迷航]:AOS spirk
[碟中谍]:EBenji only
[NARUTO]:SasuKaka

[盾铁]Rainy Day in New York 03

[01] 

[02]

**

彼得订得这张桌子位置很妙,它和街道之间只隔了一层透明的玻璃,托尼只需要用余光就能捕捉到史蒂夫离开的身影。美国队长很明智地在制服外罩了一件深蓝色的风衣以让自己免于被曼哈顿人民送上推特搜索榜单,他就像最普通的纽约市民那样,举着那把黑色的雨伞混入来往的人流之中。

史蒂夫没有回头的迹象,托尼便干脆侧过脸光明正大地用目光追逐他。他的背影,走路的姿势,甚至雨伞倾斜的角度都熟悉到托尼无需仔细辨认便能把他从人群中挑出来。剥了壳的钢铁侠没有血清强化过的绝佳视力,这让他错过了摩肩接踵之中史蒂夫那个细微的停顿。美国大兵心有灵犀一般顿住了步子,他在绿灯亮起的那一秒匆匆回过头,两个人的视线在空气中艰难地彼此接近,然后一触即离。

托尼在看到史蒂夫回头的瞬间就迅速地将目光移回了彼得身上,棕发的少年正低下头使劲地戳着手里那个可怜的手机,只留给托尼一个可怜的发旋。托尼对彼得的头顶没什么兴趣,他又控制不住地用手指轻轻叩击了两下桌面。这没有半点不耐烦的催促意味,但蜘蛛侠立刻抬起头来看着托尼。少年的嘴唇颤抖了两下,用力地捏着手机告诉托尼,他的朋友恐怕要失约了。

这顿晚餐几乎是在彼得的道歉声中度过得,即便托尼已经明确地告诉彼得他并不会因为彼得的神秘友人失约而生气,年轻的超级英雄还是饱含愧疚地说了好几遍对不起。和彼得一起回基地的路上少年难得安静地盯着手机不知道在想什么,而托尼也有些心不在焉,他看着车窗外不断倒退的风景,却并不是那么确切地知道自己究竟在哪条路上。

兜里的手机轻轻震动了一下,托尼像是被电到了似的立刻坐直了身子。不过他很快就意识到有动静的那个手机并不是他以为的那个——史蒂夫送的老式手机,它在他左边的口袋里,而刚才的震动来自右边。

彼得注意到了他的动作,蜘蛛侠一下子警惕了起来,他凑过去看了看托尼那一侧的窗户,然后有点不太明白地问:“发生什么事了吗,史塔克先生?”

“不,什么都没有。”托尼摇了摇头,他在彼得退回原位继续和他的手机作斗争后疲惫地闭上了双眼。

他为自己依旧对史蒂夫充满期待而感到震惊,托尼不太熟悉这样的自己,他原本以为他们之间的一切于他而言已经完全过去了。他甚至为此进行过预演,在深夜或是清晨,在空无一人的基地里,只有他和浴室里那面可悲的镜子。但就在上一分钟他才意识到,那些铜墙铁壁都是假的,他什么都没有,除了自以为的遗忘和一口咬定的曾经。

托尼知道自己还在渴望着史蒂夫,无论是面对协议时的分歧,还是两年的分离,甚至是西伯利亚的寒风都没能浇灭他内心最深处的这簇火焰。他告诉自己这是因为习惯使然,他只是需要更多的时间来适应“不再爱史蒂夫”这件事。这挺难的,毕竟他爱了史蒂夫那么久,曾对史蒂夫如此信任,又如此倾心。托尼能想到成千上万个放任自己继续陷在史蒂夫的眼睛里的借口,但有那么一个理由像一根顽固的刺一般赖在他心里,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提醒着他别再重蹈覆辙。

雨又淅淅沥沥地下了起来,托尼听得见它们敲击车窗的声音。车已经离开了曼哈顿,窗外的夜黑得很漂亮,彼得靠在另一边的车窗上打着瞌睡,托尼右边口袋里的手机又轻轻地震动了一下。他拿出那个大屏幕智能手机,发现是两条再普通不过的科技新闻推送。

史蒂夫没有联络他,那一整晚都没有。托尼难得没有流连在工作间也没有失眠,他洗了个热水澡之后就把自己塞进了被窝里。星期五贴心地没有隔绝雨滴敲打玻璃的细微声响,这是纽约今夜最深情的催眠曲。为协议紧绷了半个多月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托尼没有抗拒那成波袭来的睡意,任由还带着湿意的棕色发丝散落在枕头上,眼皮沉沉,坠入了梦乡。

他睡了整整十二个小时,醒来的时候发现有三通来自佩珀的未接来电,最近一个是一小时前的。星期五提醒她的老板今天下午三点有个会议,晚上七点需要出席一个慈善晚宴。托尼在佩珀的高跟鞋碾上他的脚趾前把自己收拾妥帖,临出门之前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带上那个他曾经贴身携带寸步不离的老式手机。

他不确定史蒂夫会不会打来——百分之九十是不会的,剩下那百分之十是预留给各种史蒂夫必须联系他才能解决的匪夷所思的状况的。托尼觉得这几乎等同于不可能事件,客观点来说,史蒂夫会充满警惕性,无论是罗斯突然翻脸还是超级反派突袭纽约,他都能和他的队伍完美解决,如今的他并不是那么迫切地需要钢铁侠或者托尼史塔克出现。

所以托尼丢下了那个满格电的翻盖手机,好姑娘星期五会帮他照看好它。今晚的晚宴和他曾经参加过的那几百个一样无聊,只不过这次托尼有不能中途退场的理由。复仇者联盟的重聚近在眼前,他需要这样的公开活动给自己添加砝码,让人民心中的天平再多偏向复仇者一点。

九点二十七分,星期五通过微型耳机告诉托尼,他放在枕头上的那个翻盖手机正在唱歌。这通电话来得太突然,托尼手中那杯只抿了一口的香槟轻轻荡起了一层波澜。他迅速对着面前的金发女士露出一个笑容掩饰刚才的失态,托尼对她的露骨暗示兴趣缺缺地应付了几句就想找借口离开。好在佩珀及时出现带走了他,托尼在阳台上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后问他的星期五:“罗杰斯队长那里有什么紧急情况吗?”

“暂未发现任何危及罗杰斯队长本人人身自由或人身安全的因素。”

“纽约怎么样?”

“一切正常,蜘蛛侠正在进行夜巡。”

托尼沉默了一秒,“罗杰斯队长在哪里?”

“罗杰斯队长此刻正位于瓦坎达驻纽约总领事馆内。”星期五也停顿了一下,“老板,你的手机收到了一条新短信。”

托尼没说话,星期五自觉地静音。他转过身背对着纽约的夜空,面前是灯火通明的宴会大厅。那半杯香槟发挥了比平时大得多的威力,它像最糟糕的超级反派那样搅乱了钢铁侠的大脑,让聪明卓越的托尼史塔克的世界里只剩下美国队长的那条未知内容的信息。

佩珀踩着优雅的大提琴曲穿过舞池,站在透明的玻璃门对面冲着他敲了敲手腕。大厅里那个巨大的金色摆钟叮叮当当地割碎了柔和的音乐,托尼被这动静拖回了现实世界。他的视线在佩珀不赞同的表情上对焦,定格,史塔克工业的首席执行官推开门向他走了过来,托尼在女士开口之前截住了她的话:“我知道我得保持清醒,放心吧佩珀,我不会因为半杯香槟就醉得不省人事。”

佩珀的目光和表情都变得柔软了起来,“托尼,再待半小时,行吗?”

托尼胡乱点了点头,他和佩珀一起回到了人群中。陌生的漂亮面孔们在他周围晃来晃去,有男有女,无一例外对科学一窍不通却还要缠着他听他讲什么见鬼的翼地效应。托尼的大脑依旧被史蒂夫的短信占据着,但他可以空出那么千分之一来给这些人。他最终赢得了这场战斗,哈皮在十二点前把他送回了州北的复仇者基地。

那个小巧笨拙的翻盖手机静悄悄地躺在枕头上,托尼带着刚离开浴室的水汽捧起了它。史蒂夫只打了一通电话,短信也仅是星期五播报过的那条。托尼没有看那条短信的内容,也并不打算给史蒂夫回电话,他只是确保这个小玩意今晚不需要充电。

曼哈顿距离现在的复仇者基地有相当一段距离,但还不至于远到有时差或者是手机即时通讯出现延迟。史蒂夫守着他的手机整整三个小时后,意识到托尼也许并没有把分别时他的那句“再联络”放在心上。

美国队长叹了口气,他压低了棒球帽的帽檐,然后又在上面罩上了连帽衫的帽子。手机被他妥当地塞进上衣口袋里,他不打算继续打扰托尼的夜晚了。纽约市的后半夜,史蒂夫把自己变成了最普通的行人或是旅者,从领事馆一路步行至曾经的复仇者大厦附近。

史蒂夫熟悉的那家咖啡厅并不是二十四小时营业制,不过从周围的装修和摆设来看它并没有在他离开纽约的两年内倒闭。他站在咖啡厅门口,抬起头就能看到那栋曾经悬挂着A字标志的大楼。他从旺达那里得知托尼已经把它卖掉了,新主人拆除了那个符号,把它改建成了一栋长方形的大楼,方正老实地挂上了七个字母。

这可真够丑的,史蒂夫心想,他几乎有点怀念史塔克大厦那个别致的造型了。

天气预报说今天后半夜阴有小雨,史蒂夫难得粗心忘记了带伞。他倒不会因为淋了一场雨就出什么问题,只是可怜被他揣在兜里的那个小手机,史蒂夫小心翼翼地防止它进水报废。

娜塔莎在公共频道呼叫史蒂夫询问他的位置时,美国队长刚刚跨过一个小水坑。他结束了这次午夜漫步,正准备回领事馆去,耳机里突然传出的声音让史蒂夫警惕地向四周看了看,才压低声音回复道:“我在大厦附近,出什么事了?”

“没有,只是想确保你的安全。”娜塔莎回答。

“我就在大厦这里,我只是……”美国队长停顿了一下,“觉得有点闷,想出来走走。”

娜塔莎没说什么,她“嗯”了一声就切断了通讯。

史蒂夫给了自己两三秒的时间,他站在那个忽明忽暗的路灯下由着细密的雨丝贴湿了他的脸颊。那栋曾经的史塔克大厦在他身后,他面朝北方,被强化过的视力也无法穿透这成百上千的建筑大楼和空地的距离,从黑暗中认出复仇者基地的轮廓。不真实的,失去了归属和根基的漂浮感让史蒂夫握紧了拳头,他又感受到了自己与这个世界的格格不入,也许是第十次,也许是第一百次,在他决然地抛弃了托尼给他的那个家之后。

“有时候你身在其中,反而不能完整地、真实地感受它。只有当你离开之后,你才能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深切而清醒地意识到,过去是如此的美好和令人怀念。”

除了那封信,史蒂夫再也没给过自己任何借口,无论是聪明绝顶的,还是愚蠢到无药可救的。他坦然而诚实地面对了自己的错误,并且坚守了他认为正确的那部分。在这两年间他没有偷偷摸摸出现在托尼身边为自己祈求原谅——关于协议的那些冲突是他们首先要解决的——但同样的,等那个协议以最好的方式尘埃落定之后,对他与托尼之间的那些更为私人的问题,他有一份截然不同的计划。

美国队长总有计划,而钢铁侠总是不肯配合他的计划。哪怕只是一通电话,一条短信,托尼都不会让他得逞。

史蒂夫再次见到托尼是在协议的签字仪式上,黑色的西装和深蓝色的格纹领带以及利落的发型让他看起来好看得很精神。钢铁侠当着一百多位记者的面非常热情地给了美国队长一个拥抱,然后揽着他的肩膀面冲着那些相机的镜头微笑。这一连串动作完美的无可挑剔,简直是以“复仇者破冰重新集结”为主题的新闻报道的最佳配图。

托尼和史蒂夫被新闻舆论暂时地绑架成了连体婴儿,但史蒂夫明白这些亲密无间都是给公众看的,他们喜欢这个。他签过字后想将签字笔递给托尼,托尼却只是看着那根笔,然后眨了眨眼睛。

史蒂夫一下子就明白了。

他尴尬地将笔放在桌子上,然后迅速收回了手。托尼若无其事地拿起了它,在协议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史蒂夫的胃难受得要命,像是被人用手拧着绞在了一起,但是他还是在脸上堆出了一个笑容来。快门响声和闪光灯如同枪花礼炮,一面庆贺一面忠实地记录下了一切。美国队长没有时间伤感,他的手掌此时此刻就贴着钢铁侠的腰,隔着西装外套和衬衫,努力地探寻着他的体温来聊以慰藉。

-


加粗部分本来是斜体,没有就用加粗代替了。

求个评论过分吗...QAQ

评论(13)
热度(26)

© 黑暗中的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