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而有灵,是因为你的爱,给了你的作品生命。"



[漫威]:盾铁主,ALL铁
[星际迷航]:AOS spirk
[碟中谍]:EBenji only
[NARUTO]:SasuKaka

[EBenji] 特工年会设定的段子

没头没尾的片段文,009设定以及整体的梗来自 @钱能通神 

我的灰我一如既往地爱你!!!

CP大概就是EBenji,其他随缘领悟。

-

最让Benji头疼的并不是那些五秒自动销毁的任务,也不是CIA在背后放冷箭,甚至不是所罗门莱恩的炸弹背心和绳子,而是被迫参加IMF、CIA和军情六处以及Kingsman共同主办的特工年会。

他一直不太明白这个年会的意义何在,也许是让大家一起混脸熟,下次出任务被迫互殴的时候下手轻点?

“这根本是个不可能任务。”Benji咬着吸管小声地对Ethan说,“就连我们的Ilsa该撞的时候都得撞,MI6怎么能指望你下次遇见Bond的时候会手下留情呢?”

“你就这么肯定是我对他手下留情?”Ethan难得放松地靠在沙发上,他的左手中是一杯没怎么喝的香槟,右手臂伸展开搭在Benji的肩膀上,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Benji的胳膊。

Benji有点怕痒地颤抖了一下,他的那杯橙汁已经见底了。

“我从来没有怀疑过。”

他一边说一边丢开那根已经瘪了的透明吸管,Ethan的手指在同时离开了他的胳膊。Benji把喝空了的杯子塞进Ethan手里,下一秒就有侍者来接过了它。Benji为此而不满地皱了皱鼻子,Ethan被他逗得笑了出来。

“MI6的服务一如既往地糟糕。”IMF前内勤评价道,“他们就是看不到我对吧?我举着那个杯子已经三分钟了都没人理我!”

“你一直在抱着杯子咬吸管,他们总不能把杯子从你手里抢走只留下那根吸管不是吗?”Ethan摸了摸技术官的金发,平日里细软的发丝上抹了发胶,手感有点扎人,“毕竟我不会让你和你的杯子有事的。”

Ethan Hunt式情话兼玩笑,但是Benji就是很吃这套。他正准备侧身凑过去给他的男朋友一个吻,冷不防有一道声音插进了他们中间。

Benji无奈地抬起眼睛望着这个正在说话的棕发家伙,这是今天第十七位想和业内传奇寒暄两句顺便聊聊任务经验的外勤特工了,这也是他们之间被打断的第三个吻了。想在年会现场和男朋友天经地义地接个吻真是个高难度任务,坐在不远处的Luther为此对着Benji举了举杯,露出了至少六颗牙齿。

这位特工和前面十六位一样,对外勤技术官这个特殊工种没什么兴趣,他除了礼节性地对Benji点了点头之外就没有搭理过他。Benji无聊地瞪着走道对面的Luther,然后开始想念他的橙汁和吸管——虽然已经喝光了但是至少会让他显得不这么尴尬。

“Benji?”Ethan突然叫了他的名字,紧接着Benji就感觉到有人牵住了他的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技术官歪头对着Ethan露出个疑问的表情。

Ethan手里的香槟杯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连同杯子一起不见的还有那个打断他们的特工。地下宴会厅里灯光充足到晃眼,Ethan的手指搭上他的颈侧,然后一路往上轻轻捏住了Benji的下颌。

剩余的疑问都消失在了这个吻里,Benji的睫毛颤了颤然后合上了眼睛。他单手搂住Ethan的脖子,有点不知所措地任由Ethan含住他的上唇。

他也试着回吻了Ethan,在Ethan更用力地扣住他的手指时。他敢肯定他们此时此刻已经成为了会场中的一个小焦点——除去IMF的人外,至少有二十来个特工正在看着他们接吻。

他们并没有吻上一个世纪那么久,事实上如果不是Benji第三次试图和Ethan亲密接触被打断,他们也许只会窝在那张沙发上偶尔碰一碰嘴唇亲个两三秒就完事。Benji知道这是个补偿,他耳朵有点烫,还好路过的侍者的托盘上有冰镇苏打水。

老Luther早在他们刚刚啃在一起的时候就换了位置,现在那儿坐着一位知名度和Ethan不相上下的人。Benji看了他一眼,他也正盯着他们笑。

“是Bond。”Benji紧张地转过头去和Ethan咬耳朵,“他可能也想和你交换外勤经验什么的,你千万不要去!”

Ethan挑眉,问:“为什么?”

“你不能学他!”Benji的声音可能有点大了,因为那位Bond先生嘴角的弧度比刚才明显了不少,“你明明说你喜欢我的!”

“学什么?”Ethan有点不太明白,事实上他只是听过007的名号,他们的任务一向没什么交集,他对Bond的行事作风也不是很了解。

Benji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直接说感觉怪怪的,像是在吃莫须有的醋。可他就是不想Ethan和007有什么交集,即便他知道Ethan绝不可能那样做。

陷入难题的Benji只能抿紧嘴唇盯着那个已经起身准备向他们走来的人,Ethan也和他一起把目光转向了Bond。被两个IMF小组的特工注视着的Bond一点都不紧张,他把短短一段走道走得像T台,Benji为此又皱起了眉头。

就在Benji清了清嗓子打算挺身而出为Ethan挡下这位客人时,Bond突然绕开了他们和他们身后的这张沙发。Ethan倒是表现得毫不惊讶,似乎一切都在意料之中。只有Benji不敢相信地微张了嘴巴,视线一路顺着Bond看到了一袭明黄色晚礼服的Ilsa。

“所以他刚才没在看我们?”

“显而易见。”

 

END

-

彩蛋:

 

Bond:你好我是007。

 

Ilsa:你好我是009,车你打算什么时候还我?

 

-

 

Benji:等等Ethan,我刚才好像看到那个MI6的内勤把马克杯捏碎了,MI6好可怕!不过为什么他参加年会还要自带马克杯?


评论(17)
热度(94)

© 黑暗中的诗 | Powered by LOFTER